因为所有天雷似乎被什么吸引,全部凝聚向一处,其他人也都瞬间施展无边法力,几乎是瞬息便越过无比恐怖的雷罚之地,出现在最后一片的音绝之地前。

    但只以众人可沟通天地的绝对修为,冥冥中自有感应,再往前便当是一片音绝之地;自也并非是表面的声音攻击,又或者可以说是一种听不到的音功,能够直接攻击人神识的一种诡异“力量”!

    很明显亦是因东皇钟散乱的力量,经亿万年而形成的一片绝对的绝地!要想经过,便即要能抵御住东皇钟真正全力下的攻击。

    却是纵六道有神秘黑甲,九天玄女亦有天书九彩石等众多法宝,数百年时间也都未能闯入这最后一片绝地,而无比好奇其内究竟有什么?

    直到当那浩荡的钟声,响彻天地三界,终于两人也瞬间明悟,其内当正是那曾经洪荒巫妖大劫后而消失的至宝东皇钟!而再次转而试探着想要进入音绝之地。

    但只两人占尽先机之下,又为何愿意放弃东皇钟,反而向外迎向众人?若是石岳知道,自会立刻推测出,定是因为两人感觉进入无望,才会不得不放弃!

    很明显即使是两人同样可说无上的修为,无边的法力,亦有绝对异宝在身,可也同样无法抵抗住东皇钟真正全力的攻击,而只能选择放弃。

    却是无人所知,哪怕是妖皇东皇太一,也未能真正炼化过本名混沌钟的东皇钟;只因是伴其而生,才被称之为东皇钟,但实际却纵是其曾经洪荒天帝东皇太一,混沌钟之主,也未能全部发挥过东皇钟的真正威力。

    于是亿万年之后,东皇钟携全部威力而再次出世,不得不说是坑了所有人!

    六道第一个退出,给了佛门一个小小惊喜,不死不灭!

    终于纵是“如来佛祖”,也不由是第一次看得眼角一跳;更还有消失了亿万年之久的九天玄女,竟然会与那妖猴走到一起,心中不得不承认花果山之势只怕是已成,而微微皱起眉头。

    另一边众人也终于是不由再一次“偶遇”。

    明显冥河老祖最是有“心机”,感应到前方音绝之地的恐怖,便干脆不进入,也不离去,直接端坐莲台,阿弥陀佛!谁爱进谁进,我老祖就只在这看着。

    玉皇大帝勾陈大帝两人也不由脸色一片阴沉,好不容易走到最后了,不想竟又出现一处无比坑人的绝地,连一方教祖的冥河老祖都不敢擅闯!

    同时心中却也又忍不住激动,很明显已然是到了最接近那东皇钟的地方,但只看何人能越过眼前之地,而得那至宝东皇钟了。

    两方大帝也是只能脸色阴沉的无奈,不想三教大仙云霄携神鸟青鸾竟也最先走到最后,反而是几位天地五方五老尚未见踪影,而都不由想到刚刚之前的争斗。

    甚至不敢相信,西天佛老携两大佛祖,怎会跟那玄都、北极、以及黄角大仙争斗在一起?那位轩辕黄帝显然还不够与三大佛祖为敌。

    也同样是都不禁疑惑,那南极仙翁,南海观音,瑶池王母,尤其是那位乌巢禅师,怎会不前来?那人间界老母道场被毁,又是去了何处?

    所有人心间都不禁升起疑惑,但占尽先机又怎会轻易错过机会。

    于是冥河老祖端坐莲台,装作老僧入定,阿弥陀佛。

    玉皇大帝脸色不禁阴沉。

    云霄青鸾美目闪烁。

    镇元子直接不由眸光一闪,手中拂尘上黄光一闪,便顿现出一名弟子,大罗金仙!瞬间便就是看得所有人不由眸光一闪,尤其是玉皇大帝,原本却也是携四大天师而来来的,不想竟会接连陨落在震天箭下。

    而下一刻但只见现出的五庄观弟子一躬身,转身便手持镇元子拂尘而踏入前方音绝之地。

    所有人也都不由目光瞬间落在其身上,很明显就是起炮灰作用,为镇元子试雷!

    但只不想就在其身体踏入音绝之地的瞬间,便即突然一道浩荡钟声从音绝之地内传出。

    瞬间便仿佛虚空要爆裂开来,混沌破碎,无数恐怖的细线现出,身后无尽雷罚之地中也直接便凝聚出万道狂雷,选中几个“方位”,狂劈而下。

    与此同时,几人身影也不由眸光暴闪,直接闪身急退。

    而五庄观弟子更是仅一道浩荡钟声,便直接被轰成虚无,连一丝元神都没能留下,仅仅一道钟声,便秒杀一位大罗金仙。

    终于纵是镇元子也不由脸色阴沉下来。

    冥河老祖眸光暴闪。

    玉皇大帝同样眸中精光闪过。

    云霄与青鸾美目中亦是都不由闪过一道不敢置信。

    仅仅一道钟声,竟恐怖到如此程度,如此绝地,谁人又能闯入?

    而雷罚之地中的佛门三大佛祖自也是跟着不由倒了霉,但好在依旧有数件至宝,并让石岳也不禁感到诡异的,竟然似乎从头到尾那位同样算是大名鼎鼎的地藏王,竟都仿佛局外人一般!

    曾经花果山其未出手,如今同样是未出手,最诡异自是如来佛祖竟也是没有任何意见。石岳自也是记得其未来代理佛的身份,疑惑不禁在心间一闪而过,但只记在心里。

    并就在五庄观弟子引发浩荡钟声响起的同时,石岳也已是与六道短暂的交流完毕。

    兄弟之间,再次相见纵是再开心,自也没有必要表现于外;更尤其六道还已经找到自己的“道”,或者自己的“人生”,作为兄弟,自就更不应该当一个电灯泡!而同样选择直接退出,另寻他法。

    同时也果然,于地绝之地中的分身,一取出定土珠,立刻便就引来一个身影,明显比风灵灵儿更大的一个萝莉,不想竟依旧是个萝莉,大一点的萝莉!

    而且很明显,风绝之地最弱,所以作为风灵之王的灵儿还未能完全化形,可以理解为年龄最小,都是东皇钟力量所衍生出的生命。

    但地绝之地大一点的萝莉,却已是真正完成化形,并明显有了一定智慧,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一出现便直向石岳手中的定土珠盯去,并明显是准备直接抢!

    但只看到石岳身旁明显完全化形的风灵,再看看石岳,却又忍不住犹豫了,不由脆脆的声音响起。

    “你是谁?”

    与此同时另一处水绝之地的石岳另一金乌分身,却是不由犯了愁,并脑中更没有一个清晰的头绪,究竟该如何才能最终得到那混沌钟?

    但只能先试着收服围绕岱屿仙山的地风水火之灵,既然已经衍生出生命,那就先收服再说,就是对收取混沌钟没有帮助,往后花果山却也可以多四个小小的助力,再起码也可以让自己那小猴子多几个玩伴。

    同时心中自也是清楚,所谓地风水火,可说就是天地间一切的四大本源;用后世西方魔法解说,也即是形成天地最初的四大本源元素!然后又演化出五行本源,进而亦可演化天地,几是与先天阴阳二气一般的存在。

    完全可说四个家伙都是那天生的四大本源之身,再用后世西方的魔法解说,即使是说成风之主神,土之主神也不为过!

    或许其他洪荒大能不放在眼中,但石岳感觉却不一样,或许是因为后世西方的魔法影响,亦或者说是一种魔法情节,而潜意识中直接便就不由对可能的四个家伙大感兴趣。

    当然自也有另一方面主要的原因,既然是东皇钟力量所衍生出的生命,那么说不得收取东皇钟便就真得应在地风水火四灵之上。甚至还有更深处雷罚之地的漫天五行神雷。

    唯一让石岳疑惑的一点,可说是因东皇钟力量而衍生出的风灵灵儿,竟然说不出个所以然。

    ‘混沌钟?东皇钟?不知道啊,我一有意识就在那里,也跟师傅一样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禁制,无法离开,别的地方也不敢去,旁边两个家伙都好凶……’

    瞬间石岳便即明白,小家伙算是一有意识便直接被东皇钟给无形中镇压封印了!而更忍不住想要一见其他的三个小家伙,想要将其带离岱屿仙山的唯一途径,也只有破去东皇钟的力量,或者说是只有炼化那东皇钟。

    结果于水绝之地中,既无定海珠相诱,但见整个天地间充斥的都是无尽水元之力,虽可说是至柔,但同时却也是比风绝之地中更恐怖!

    竟然以准大罗之体的金乌之身,也能感到冰寒刺骨的寒冷;风刃可以划破大罗金仙亿万年的仙体,水绝之地中则是石岳也想不到的漫天雪花,雪飘万里!整个由雪花组成的世界,充斥无尽水元之力。

    却纵是石岳,踏入水绝之地的瞬间,便再不敢随意擅动,而是仔细的向四周观察而去;在感应到不禁冰寒刺骨的同时,又不禁心中一动,定火珠或许不能引来那位水灵,但当可成为其克星!

    于是眸光一闪之下,几就在另一边土灵开口的同时,同样心念一动,便将定火珠取出。

    结果瞬间无尽的火元之力便即是石岳也不禁忽略的,直接从定火珠内爆发而出,惊动另一边火绝之地一个同样大一点的萝莉,不由便就是双眸猛的一亮,闪身直往水绝之地中飞来。

    于土绝之地内,石岳同时也是眸光一闪,试探着开口。

    “你可曾见过一口钟,如果你能带我寻到那钟,那我就将这颗珠子送给你。”

    大一点的萝莉,只见一身土黄色的衣裙,明显便就是小眉头一皱,却说出一句石岳也不禁一愣的话。

    “那珠子本来就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