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成子不由目光一呆,瞬间便也是清醒,因为知道师尊元始天尊绝不会阻自己的番天印,那么又是出了何变故?那先天无方旗之首的中央戊己杏黄旗,怎会突然出现,还阻自己法宝?

    瞬间清醒,便即是忍不住眸光暴闪,紧紧盯向远处天际立于天穹之下,无风自摆,爆发出万丈玄黄之光,同样惊世而现的中央戊己杏黄旗。

    自不知道元始天尊早已失中央戊己杏黄旗,但明显怕已是出现在别人手中,最让其疑惑震惊的则是,何人竟能从师尊元始天尊手中偷得那中央戊己杏黄旗?

    至于抢,其也绝不相信有人能从圣人手中强抢法宝,可谓洪荒亿万年,圣人又何曾丢过法宝?除非是已然赐下的法宝,沾染了无量因果。

    而其余人看到,也都同样是不由再惊。

    陈抟老祖在石岳意识中或许是后世传说中的神仙,也可谓大名鼎鼎,但在三界之中,因为几乎从未出世,却也是鲜有人知,绝对算是一名晚辈,不过是三清圣人之首的老子座下。

    但见到传说中师叔元始天尊圣人的法宝出现,也是不由一脸的莫名其妙,然后皱起眉头,眸中精光闪烁,怎么可能?

    黄龙真人同样不由被惊住,目光定定的望向属于元始天尊独有的法宝,一脸的茫然。

    黄眉大王满眼那是什么?一时间也忘记了逃跑,不得不说反应完全不止慢了半拍,不愧为敢于两度变化如来佛祖之人。

    女皇同样不由一阵美眸闪烁,自也是曾有幸见识过一面,可谓先天五方旗之首的中央戊己杏黄旗!后才知竟是圣人手中法宝,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一名女子手中,亦不知是何方女仙?

    曾于五百年前解过花果山一劫,于那传说中的大荒大禹同时消失,不想竟也是应劫而回归,那花果山宿敌的禹王,岂不也已经回归?

    美眸闪烁间,心中又不禁期待,期待那白发飘飘身影的出现。

    下方法海无限震惊的同时,也是不由眼花缭乱,一动不敢动,生怕动上一下,立刻便就会被察觉,心中也突然不禁期待起来,西天灵山也能现身一人,岂不就是自己的机缘?

    白娘子小青却都是不由看得眼睛发亮,不知又是哪位妖族大能?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期待下,果然下一刻一个白衣飘飘,银发飞扬的优美身影,便即显身身于天穹之下,一脸的冷漠,仿佛不沾尘世的仙子。

    广成子三人都是不由看得瞬间眸中精光一闪,未经历花果山大劫,却并不代表三人至少其中广成子黄龙真人便可能曾见闻过,亦可谓上古大荒时期威名一时的巨怪无支祁!那禹王宿敌!

    黄眉大王,法海,白娘子,小青,则都是不由一脸的那是何人?

    女皇美眸中同样不由闪过一道亮光,随时准备出手,以帮助应对那番天印。

    但不想就在所有人以为中央戊己杏黄旗为其所有时。

    突然于那天穹之下,万朵金莲之中,竟又是显出一人。

    只见依旧是一女子身影,气质却又大不相同,仿佛无上的仙子,又似一优雅的精灵,尽显尊贵与庄重,更仿佛一位天地之母,虽面目朦胧,不知为何竟似被“什么”遮掩。

    但究竟是被“什么”遮掩,却就是广成子也完全看不出,无支祁同样不知,平时所现却都是随意幻化来的相貌;其真实相貌竟是一片看不清的朦胧!究竟是为何,却即使是无支祁也说不清了。

    可即使是面目朦胧,也依旧尽显那绝美,尊贵,优雅,与庄重,仿佛无上的仙子,更仿佛一位天地之母。

    淡然一手伸出,随意便将那先天五方旗之首的中央戊己杏黄旗握在手中,瞬间身周便即是万朵金莲围绕,玄黄之光笼罩天地。

    终于所有人都是不由看直眼睛。

    亦可谓洪荒大能的广成子或许见闻过上古巨怪无支祁,但再次出现的女子又是何人?竟有仿似那瑶池王母一般的气质。

    陈抟老祖,黄龙真人,也都是不由看得眸光一闪。

    即使是女皇,也同样不由美目一阵幽幽闪烁,其又是何人?

    黄眉大王直接眼睛发直。

    法海也是不由瞪大眼睛。

    白娘子小青两人心中已经只剩下了激动,那位神秘师尊究竟是什么身份?

    而更无人所知,就在身影出现的同时。

    于天庭瑶池天宫内,王母却也是瞬间有感,不由猛然睁开眼睛,已经消失许久的感觉,那冥冥中曾撼动过的王母天位的莫名之人,竟又再一次出现!

    却也是瞬间便即不由大惊,一阵美眸急闪。

    但转瞬过后,不知想到什么,明显却又平息下来,美目幽幽,仿佛能窥透三界,若是注定无量大劫难逃,自己又何必再强占三界王母之位,却不知又会是何人?

    放下,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纵享亿万年王母至尊之位,可却也无了那逍遥之身。

    却是无形之中,几乎亿万年未变的心里,也终于是发生了变化,欲寻求解脱,从人人都向往的无上尊贵之位解脱,而去寻求自己之道。

    可自己之道又在何方?无上的尊贵,亦是亿万年的孤独……

    突然便即又是不由眸光一闪,一个声音自天地间传来。

    ‘谛听求见娘娘。’

    美眸一闪,玉手伸出瞬间一个玄妙法诀。

    下一刻谛听身影便即一闪被拘至天宫内,虎头,独角,龙身,狮尾……闪烁着一双充满智慧的铜铃眼睛,一出现便直接俯卧在地,表示对无上尊贵的王母娘娘臣服。

    王母亦直接开口,冷冷的声音道。

    “地藏王叫你何来?”

    自不可能不知道,西天大名鼎鼎的地藏王菩萨,已然是成了魔。

    谛听隆隆的声音仿佛闷雷,亦是直接开口。

    “非是魔上叫我来,而是谛听有一事相告。”

    “何事?”

    依旧是声音冷冷。

    “那张三有一弟子,如今正在人间落难。”

    淡淡沉重而又闷雷般的声音落下,瞬间整个瑶池天宫便都是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