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只话音落下,对方阵中却又走出一人,不说话更无标志法宝在手,即使石岳在场也会难以猜出其身份,不过但看位置亦当是属于十二仙之列,不由就是冷斥一声。『『ge.

    “小辈焉有资格与我清虚师弟对阵!既是你使元屠阿鼻二剑,我亦有一宝剑法宝对你。”

    说罢,于其身旁虚空中蓦然便现出一剑,但只是静静的悬浮,却就仿佛一无声的王者,蕴无穷玄妙道意,绝不在任何法宝之下!

    瞬间所有人都是不由看得眸光一闪。

    先天杀伐至宝的元屠阿鼻二剑不由就是一阵嗡鸣,同样立刻散发出层层杀气道义,与其相对峙。

    却即使是对方阵中的广成子,清虚道德真君,明显眸中也都不由闪过一道惊色,未想到其竟能掌诛仙四剑之一的绝仙剑。

    石岳倒是清楚,曾经也曾疑惑过,诛仙本有四剑,既然诛仙已出,那么其余三剑又在何处?

    可谓天道第一杀伐凶器,集诛仙阵图以诛仙四剑,便可布下天道第一杀阵,诛仙剑阵,一旦发动便非圣人不可敌,非四圣合力不可破。

    曾经天道封神一劫中,元始老子及西方二圣共破诛仙阵,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四剑便尽皆被阐教弟子所取,广成子取诛仙剑,赤精子取戮仙剑,玉鼎真人取陷仙剑,道行天尊取绝仙剑。

    但显然四剑并非谁都可掌,本就为天道第一杀伐凶器,非有大气运之人不可掌,圣人自在其列,更非后世小说中所说一般,普通修真者竟也可拥有,即使是借鉴其名。

    广成子虽取诛仙剑,但因为曾三谒碧幽宫,结下无量因果,却也无机缘掌诛仙剑,显然又回到圣人手中。

    赤精子取戮仙剑,明显纵其圣人弟子,也不够资格掌戮仙剑,但不知又遗落到了何处,不然也不会应劫在元屠阿鼻二剑之下。

    玉鼎真人取陷仙剑,结果就是消失无踪,同样不知又遗落到了何处。

    若是石岳在场,定会立刻忍不住联想到,或许曾经那元始天尊让四人去取诛仙四剑,本就有另一层“深意”!同时也是对其他几圣的“交代”,并非是想要诛仙四剑,而不过是要借四人之手。

    然后将诛仙剑还于通天,你广成子若不想还也可以,只要你能承担圣人的因果,其余三剑则各有机缘。

    诛仙已出,不想绝仙又现!自纵是广成子,清虚道德真君,文殊普贤,黄龙真人,都是不由看得眸光一闪,而未想到,不想道行师弟竟有机缘掌绝仙剑。

    尤其是文殊普贤,眸光闪烁间心中又不禁有些左右为难,花果山大劫中若非石岳放过,两人自根本不可能活命。

    而也原本亦是以观音马首是瞻,更隐约感觉到那位曾经的师妹或许还隐藏了更加可怕的实力,但只师尊法旨,纵已身入西方教下,却也不得不遵。

    可再看到那位曾经的师妹南海观音,竟然抗师尊法旨而不现身,两人心中却又忍不住动摇了,而但只是不动声色的观望,见机行事。

    绝仙剑出,也同样让杨戬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纵有神兵三尖两人枪,可又如何能与诸师叔伯法宝相比?

    而花果山一方,包括法海看在眼中,则都是忍不住暗惊,竟有可匹敌先天杀伐至宝元屠阿鼻二剑的剑。

    仿佛是为了享受所有人震惊的目光,蕴着无穷玄妙道义的绝仙剑出现,明显同样已经无数年未出的道行天尊却并不立刻动手,而是过了数息,等所有人都震惊过了,才手一伸,倒提绝仙剑走出。

    女皇也不禁眼睛一闭,大红宫袍的身影直接便即向后一闪,退开人群以及中央戊己杏黄旗玄黄之光的笼罩。

    蓦然睁眼,元屠阿鼻二剑亦猛的爆发出冲天的毁灭气息,杀伐气息,各自从幽黑的元屠,猩红的阿鼻二剑中爆发而出,瞬间形成一股杀道的意境,笼罩天地,而演一界。

    纵隔着很远,都能清晰感应到其内弥漫的无尽杀意,与杀戮的气息,竟让整个天地都不由变了色。

    所有人都是不由再次看得眸光一闪,而心中暗惊,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元屠阿鼻二剑的威力,也是忍不住心中期待,元屠阿鼻对绝仙剑,又会如何?

    即使是女皇心中同样没想到,甚至不由微微皱起眉头,而去感悟本为冥河老祖亿万年所悟的“杀道”,是谓杀天、杀地、杀众生!

    另一边道行天尊倒提绝仙剑,亦同样是不由眸光一闪,早知传闻中两大先天杀伐至宝元屠阿鼻二剑,手中有天道第一杀伐凶器的四剑之一绝仙剑,修为亦高过一层,自亦丝毫不惧。

    踏空几步间,便在所有人目光下走过远远的距离,踏进由元屠阿鼻二剑所演,充满无尽杀意与杀戮气息的一界,紧接身影便即消失,远处的女皇大红宫袍身影同样消失,与另一边无支祁对两大荒龙皇的争斗却又不同。

    而眼见如此,于天际中的杨戬眸中精光一闪,突然也微仰头看向天际中的神秘女子,紧接开口。

    “你是何人?那杏黄旗如何会在你手中?”

    只见更高处天穹之下,七个身影闻听,竟无一人作答,依旧是静静的立在虚空。

    广成子等人也都是不动声色抬头望去,心中自清楚杨戬心中所想,是想要谋那五方旗之首中央戊己杏黄旗,因为若被其讨回,自纵是圣人也不好再讨要。

    “哼!如此便且走过一场!”

    见对方竟不搭理,让其脸色不由就是一沉。

    但随一声冷哼,额间第三眼也蓦然睁开,只是更让其想不到的,竟依旧看不到对方相貌,而不禁就是眉头一皱。

    仿如无上的仙子,更仿如一天地之母,手持中央戊己杏黄旗,纵相貌朦胧,可依旧掩饰不住那尊贵绝美高高在上的淡然气质。

    自也是早已经吸引所有人注意力,可谓一众阐教圣人门下弟子,天地间什么女子没见过?无论那圣人师叔的女娲娘娘,还是那瑶池王母,何时天地间竟多出如此一女子?持杏黄旗,而又站花果山一方?

    结果广成子摸不准,便也不着急,或者暂且回避,师尊的法宝又岂是会出现在他人手中的?又岂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实也是就等着暗中的杨戬师侄主动出手,果然是直接就盯上了对方。

    眼见纵是天眼竟也看不出对方相貌,不禁就是眉头一皱,身影在原地一闪,下一刻便化作一道金光,冲进中央戊己杏黄旗的玄黄之光内,其内同样是自演一界。

    与此同时,清虚道德真君的声音也再次淡淡响起。

    “今日当完此一杀劫,且先破其花果山之势。”

    话音落下,手中散发着道道神韵的羽扇,猛然就是一扇扇出。

    瞬间便即是浩瀚的神威凝聚于一扇,仅一扇扇出,花果山亿万妖兵所凝聚为一股的大罗金仙之势,便即被击散。

    于天际中的薛人屠没有受一丝伤,但身上的花果山之势,却直接崩溃,分为数十股,让其不由就是瞬间大惊。

    而紧接清虚道德真君座下的玉麒麟亦一闪而出,并同时亦出现一头云霞兽,两神兽冲出,便各选一人,天马之王上的薛人屠,以及下方明显与众不同的人类李靖。

    其余众人,陈抟老祖,黄龙真人,等后现身的几人,也都直接向下方冲去,与独角鬼王,大黑脸魔王,以及有了花果山之势加成的程咬金,瞬间战在一起。

    即使是法海,微微一愣之后,也都不由眸光一闪,直接选一花果山妖王对上。

    一场乱战瞬间爆发!

    但同时却又是一场压倒性的乱战,至少天上就还有广成子,清虚道德真君两人,依旧是云淡风轻,淡淡的观望着各方的变化,更有两*宝未出。

    似乎哪一方都占据了绝对上风!

    远处的无支祁无至宝在身,已然显出狼狈。

    中央戊己杏黄旗玄黄之光内杨戬似乎同样神通占据了上风,对方终究是修为太低。

    即使是元屠阿鼻二剑以杀道所演一界,也明显顷刻便现出不稳的迹象,败亡在即。

    而于下方,亦转瞬便即是一面倒的压制,有两大神兽带头,已然是如下雨般,无数的妖王冲上天,瞬息便即丧命应劫。

    仅只有无人注意到的文殊普贤,在微不可察的出工不出力。

    与此同时,于远处小猴子小金乌两小兄弟也终于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