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曾天道有言五百年劫难,自当一日也不会多,一日也不会少,不仅天地间各大神通者清晰记着,就是无数知道的妖王散仙,也都同样清晰记着。『『ge.

    即将五百年的临近,所有曾经记得花果山大劫之人,都不禁开始倒数五百年之期的来临,那花果山石岳终于要劫满而出。

    天庭玉皇大帝也是悠悠睁开双眸,心中默等最后时刻的来临,仿佛已看到三界一处,即将石岳的脱劫而出。

    灵霄宝殿中所有人自也都清晰记着,暗暗默数,那石岳就要出来了。

    许久无人在意的太白金星,心中同样在默等着最后一刻的来临,更无人知道早已在人间化一剑仙分身,而往花果山为一“妖王”。

    杨戬终于也不由安定下来,眸光闪烁着心中暗算,那石岳即将出现,不知又当如何?

    四大天王,托塔天王李靖,随着似乎整个天地三界的寂静,也都蓦然想到,那石岳马上就要出来了。

    西极勾陈大帝,北极紫微大敌,南极长生大帝,东极禹皇,尽皆同样都不由睁开双眼,但等最后一刻的来临。

    却即使天庭无尽天兵水军,北极玄灵百万雷兵,五千甲将,北斗九星君,二十八宿,诸天星斗,即使是南天门守门的小兵,也都同样清晰记着。

    那花果山石岳就要出来了。

    自也有幽冥地府,十殿阎罗,各府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也都清晰的记着,不由停下手中一切,暗等默数最后一刻的到来,不禁都是仰天而望,仿佛已看到那人间一处。

    九幽地藏王依旧双目而闭,但心中同样默数,静静跌坐一金莲,光秃秃的脑袋,但却又是骨肉婷匀,眉宇清秀,一极美女子,穿一袭袈裟。

    身旁谛听虚空而坐,却是瞪着铜铃般的眼睛,显然纵其谛听也无法知道石岳究竟被封印在了何处,也只能心中暗数最后时刻的来临,不知当又如何?

    极远之地血海中,依旧血浪翻滚,半截不周山于血浪翻滚的血海上空,冥河老祖依旧端坐十二品业火红莲,以无尽业火煅烧不周山之身。

    随着五百年之期的临近,也是不由眸光暴闪,而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

    远处翻涌的黄泉之内,无尽阿修罗一族也都同样有感。

    黄泉路畔,奈何桥头,已越发显出真身的绝美身影,也终于停下手中的忙碌,仿佛时间停住,身影也停住。

    西天灵山上一片寂静,大雄宝殿内亦是无声。

    如来佛祖缓缓睁开双眸,亦仿佛穿过无限远距离,已看到人间某一处,五百年……

    燃灯古佛眸光闪烁,二十四诸天相继睁开双眼,三千诸佛无声,亿万佛兵寂静,苦海依旧,七宝林簌簌,八德池紫焰腾空。

    南极仙翁携盘古幡造访灵山,一众曾经玉虚宫门下却都完全感觉不到,而无法体会,未见那曾经花果山大劫的震撼,自不知石岳之名又岂是一妖王可尽言。

    不知何处玄都*师同样幽幽睁开双眼。

    中央黄极黄角大仙亦是眼望三界。

    于北俱芦洲几闭关五百年的蛟魔王也再次醒来。

    金翅大鹏同样于某处眸闪金光,曾经的妖猴已非其可比。

    五百年未出的猪八戒小眼睛也同样不禁转动着望来,仿佛已知道在何处。

    南海宝山内悠悠绝美而太上的身影,也终于随着最后时刻的来临,缓缓睁开双眼,清眸悠悠,却仿佛凝固了万古的岁月,与亿万年的等待。

    无数太上而绝美的身影,自轮回中而归,一个个融入其身,转瞬便只剩下一个太上的身影。

    清眸亦仿佛透过宝山,尽撒三界天地,静静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

    无数的土地阴神,曾经的过海八仙,四海龙王一族,占据四海的龙族,许久未出的九灵元圣,不好前往花果山的牛魔王。

    十洲三岛的散仙,即使曾经醒来不知躲于何处的截教金光仙几人,自也都同样清晰记着五百年的时间。

    终于……

    三教大仙的云霄娘娘,神鸟青鸾,龟灵圣母,也都不由随着最后时刻的来临,而同时于三界某处缓缓睁开双眸。

    于但只有大神通者所知的岱屿仙山上,乌巢禅师亦同样清晰记着五百年的时间,而不禁目光向着岱屿仙山外的三界天地望去,即使看不到任何,却也仿佛已看到三界天地中某一处,那石岳的劫满而出。

    再次躲过一劫的文殊普贤两人,干脆躲藏不出的弥勒佛,也都与所有曾经见证花果山大劫的人一般,不由停下手中一切,而默默等待最后一刻,目光不禁向着天地间望去。

    花果山。

    自没有人比花果山记得更清楚,时刻在等着最后一刻的来临。

    临时不知去了何处的红孩儿与沉香,错过与阐教一战,也终于返回花果山,只为默数最后一刻的来临,等待那位石岳大王的回归。

    女皇李靖,薛仁贵,程咬金,独角鬼王,大黑脸,申公豹,九尾地蝎,黑熊精,七十二洞天宫妖王,小猴子,小金乌,都不禁无比的激动,齐聚于花果山之巅。

    而即使是新入花果山的白娘子小青,但听说那位师尊本尊即将的难满脱劫,也都是忍不住心中无比的激动和紧张,不知师尊本尊又是什么样子?

    却哪怕是九天玄女,也都是忍不住的期待,那位谋划一切,与漫天仙佛为敌,独自抗下一切的兄长,不知究竟是什么样子?

    蟠桃园内的土地,瑶池天宫的七衣仙女,尤其是曾被石岳化身张三强过两次的王母,亦都是忍不住的心中紧张,却没有激动,自己等人却来了花果山。

    终于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临近,所有人目光也都仿佛聚集在三界同一处,而同时屏住呼吸,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天地寂静。

    忽然孙悟空忍不住一下纵身天际,踏空向西而望,目运金光暴闪,火红披风猎猎,凤凰战甲亦缭绕起丝丝的凤凰真火。

    所有人见此,也都同时不由向西而望,即使是蟠桃园内的土地,瑶池天宫内的七衣仙女,与王母娘娘。

    一息。

    两息。

    ……

    于三界天地中的某一处,一个身影终于自地面山峦间突然冲天而起,下一刻便即停在天际。

    银发满头,被发而下,只见却已是尽显人形,仿佛自万古洪荒走来,身影中更透着无边的孤独与沧桑。

    一身道袍猎猎,面容尽显苍老,似是经历了亿万年的孤独与心痛。

    时间染白了黑发,岁月苍老了颜容。

    为何你长生不老的妖王,生命却依旧会消逝。

    南海宝山中,瞬间银发激荡,清眸中尽是茫然,亦仿佛凝固了万古的岁月。

    一瞬间无数天机牵引之下,亦是天机尽显,所有大神通者同时有感。

    天庭灵霄宝殿玉皇大帝瞬间不由眸中精光闪烁。

    血海冥河老祖愕然。

    西天如来佛祖眸光幽幽。

    燃灯不由眼角一抽。

    南极仙翁震惊。

    黄泉路畔绝美的身影眼泪无声流下。

    王母身体一震。

    九天玄女玉手一颤。

    孙悟空咬牙。

    但随着身影缓缓转身,淡淡一步迈出,下一刻便即出现在花果山所有人眼中。

    那仿如七十古稀的苍老,那尽显人形的熟悉面孔,银丝被发而下,仿佛自万古洪荒走来,经历了亿万年的孤独而归。

    道袍猎猎,却尽显无边的孤独。

    七仙女不敢置信。

    整个花果山一片寂静。

    为何石岳大王会变得如此苍老?

    女皇无声中眼泪滑落。

    李靖程咬金薛仁贵震惊。

    仿佛又看到五百年前那个独战天地,被发入魔的身影,眼看花果山血流成河,眼看至爱之人陨落,任由那万剑穿身,那转瞬的白头,那无边的孤独。

    小猴子小金乌同样忍不住眼泪流下,父亲!师尊!

    所有人都只觉莫名的心痛。

    为什么你会变得如此苍老?王母不由美眸中满是震惊。

    申公豹震惊,九尾地蝎震惊,红孩儿张大嘴巴,黄眉大王瞪大眼睛。

    九天玄女也不由震惊呆住,又哪还有一丝灵明石猴的影子,竟是成了一苍老的道人。

    白娘子同样不敢置信,那便是师尊本尊?为何看着,却是那样孤独?

    五百年……

    一步一步走来,道袍猎猎,尽显苍老,终于脸上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

    “我回来了。”

    话音落下,目光看都不看满山的蟠桃园一眼,却随着淡淡衣袖一拂,瞬间满山的蟠桃园无论三千年一熟,还是六千九千年一熟,尽皆瞬息成熟,灵气果香遍花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