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情景石岳自是也看到了,随即眸中就是凶光一闪,但想到还有蟠桃会可以狠咬天庭或者是王母那娘们一口,便又不得不忍了下来,先让那哪吒小儿多活两日也不迟。就是不知道孙悟空要抢王母的话传回去会是什么后果,那娘们儿知道了又会是个什么表情,当然那十万天兵也未必有人敢传那样的话,传回去谁知道会不会连自己一起倒霉,他可是亲眼见识过那娘们儿的刻薄。

    石岳却是还等着直接偷了王母的蟠桃树呢,他发现量天棍空间内虽没有阳光,但灵气却还是极充沛的,这个神话时代也跟后现代完全不一样。所谓万物有灵,皆可化形得道,万物所需要的却都是那灵气,而日月精华则是可有可无,于是便想着栽上些蟠桃树,就算少了日月精华结出一些变异的蟠桃也好。

    孙悟空偷蟠桃,他便干脆连树一起偷!

    话说孙悟空对于自己的临时灵感得意无比,下方花果山隐藏的百万妖兵同样感觉与有荣焉!大王越牛鼻,他们就越荣光,纷纷便脸红脖子粗的朝天咆哮嘶吼起来,为自家大王加油,只可惜天上的孙悟空完全听不到。

    不过那百万妖兵齐声咆哮的情景,却依旧是惊天动地,从天上看去原本平静的花果山都不由变得波云诡谲起来,好像整个花果山都活了一样。

    孙悟空正兀自得意无比的仰天大笑,忽见那十万天兵阵营却又飞出一人,却是一小儿形态,约莫十三四岁,头顶扎两个小辫儿,红裤头,红肚兜,脚踏两个火轮子。肩跨乾坤圈,手持火尖枪,背负一刀一剑,腰缠缚妖索,并挂一红色绣球,面貌也是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瞬间孙悟空就乐了。

    孙悟空遂忍不住嘻哈大笑道:“你是谁家的娃儿?怎的弄这般模样,也忒恶心人了些。”

    瞬间石岳又没忍住,咬牙“靠”出声,心想这孙悟空一张嘴果然越来越毒了,他奶奶的,也罢,暂且就先让孙悟空帮自己出出气。

    只见那天际脚踏风火轮的哪吒闻听,也是满脸的怒火,立即大怒道:“泼妖猴!岂不认得我?我乃托塔天王三太子哪吒是也!今奉玉帝旨意,特来捉拿于你!”

    孙悟空却是毫不生气,大笑道:“原来是那无胆李靖的小太子,你怎的这般比你父有种?奶牙未齐,胎毛未退,尚还穿一肚兜儿,也忒是恶心人,竟敢来挑战俺老孙。啊哈哈,快快返回,俺老孙且留你性命,再晚就扯了你的肚兜与裤头儿,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顿时石岳又忍不住嘴角直抽,一旁六道也是不由眸含笑意,没想孙悟空竟会变得这么流氓了。

    那哪吒闻听,亦是怒极,但见斗嘴不过孙悟空,遂“呀”的一声大叫,摇身一晃,顿时变成了三头六臂模样,身上六件兵器刚好一手一件。

    瞬间孙悟空又是一声大喝。

    “你是何方妖怪?长此般模样,怎敢说是那无胆李靖之子?”

    孙悟空一声喝不要紧,天庭本阵中的托塔天王李靖却顿时暗哼一声,话说李靖自从知道哪吒为灵珠子转世后,就从来没承认过哪吒是自己儿子。

    如今无数年神仙做下来,李靖自是也早已经什么都明白,这世间魂魄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形成与消散中,莫非没了你灵珠子转世,我儿便没了那魂魄不成?

    李靖却是一直都坚定的认为是灵珠子强夺了自己小儿的*,并吞噬了自己小儿的魂魄,如此又如何能喜欢哪吒?尤其在知道其师太乙真人,本为那洪荒时期一颗太乙珠化形得道的事情后,这心里的龌龊就更甚了,此话暂且不提。

    却说哪吒见斗嘴不过孙悟空,遂便再不多说,直接摇身一变,使出三头六臂神通,也是其如今这具法体唯一能使出的神通。

    三头六臂,各手持一把兵器,脚下风火轮一转,瞬间便化作一道火色长虹向孙悟空飞去。

    与此同时,那缚妖索亦化作一条银色长蛇,闪电般从其手中飞出,绣球飞舞,火尖枪尖啸,双手大剑齐出,乾坤圈也立刻从其手中旋转着飞出。

    孙悟空见此,也不待多言,但见瞬息间两人便已经交战在一起,孙悟空遂感觉到哪吒的不简单,竟也有着那天生神力!手中金箍棒与各般兵器撞击间,都有那“轰鸣”声响起,一道道无形的冲击波向四周激射而去。

    几乎是瞬间,天际那天庭阵营的十万天兵,便被两人打斗时所散发的冲击波冲倒一片,两人虽都未施展神通法术,可那打斗却依旧是惊天动地,无数云彩顷刻间便被冲击的无影无踪。

    这一幕当真是让所有人都看呆了,托塔天王李靖更是脸现惊恐之色,没想那哪吒小儿竟此般厉害,往日里竟隐藏了实力,莫非真想暗害于我?

    水帘洞门口石岳也是不由目光闪烁,一旁六道眸放异彩,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显然也感觉到了那哪吒的不简单,但同时却也能感觉到当是跟自己实力差不多。

    然而如此不过三五回合,孙悟空遂便失了耐性,直接在天际摇身一晃,瞬间成百上千的孙悟空便一起出现在哪吒四周,举棒便向其当头砸下。

    哪吒再能耐也不过三头六臂,六般兵器,又如何能抵挡那成百上千的金箍棒?

    但见仅一个回合,那哪吒身体便直直向下落去,待至半空,两个风火轮便突然呼啸一声出现在其脚下,让其堪堪在空中站稳,不由脸孔涨红。

    待双腿一跌,身影又瞬间飞至与孙悟空一般高,不由满脸怒意道:“你这泼妖猴,亦不过如此,哼!”

    孙悟空闻听,遂忍不住哈哈大笑。

    哪吒顿时又哼一声,犹不服气道:“只可恨我那九龙神火罩如今已失了效用,不然你又如何能胜得过我?哼!”

    孙悟空顿时大笑道:“什么破罩子,俺老孙却不信你小娃儿多一个破罩子就能胜了,休要再废话,快快返回本阵,不然定不饶你性命。”

    哪吒冷哼一声,忽又冷笑道:“你这泼妖猴才是口出狂言!想我那九龙神火罩,本是我师祖以九条洪荒火龙生生炼制而出,单不说那九颗龙珠释放出的神火便是金仙难抵,还更可以催放出堪比太阳之火的三味真火,就算是太乙金仙被我那九龙神火罩收了,也只有身化灰灰一途!又何况你这妖猴?”

    “哼!想来你尚不知,我却知你当有一兄弟名石岳,你兄弟却深知我那九龙神火罩的厉害,当初可是被我用那三味真火炼得死去活来,浑浑噩噩,浑然不知自我,俨如一野兽般嘶吼咆哮,当真个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孙悟空闻听,立刻大怒道:“你这小儿,忒是能吹牛皮,想俺老孙兄弟,亦是如俺老孙一般天生的神圣,更亦是那神通广大,又如何能被你这小儿所擒?”

    哪吒立刻冷笑道:“那你可记得你那兄弟石岳曾莫名消失过整整十八年?”

    孙悟空立刻双眸圆睁,喝道:“是又如何?”

    哪吒冷哼道:“那便是了,我又何以能知道?因为那十八年他便在我的九龙神火罩中度过,啧啧!整整十八年呐,无分日月的被我那三味真火所炼!日日如野兽一般,在地翻滚咆哮!当真个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还有何不信?”

    下方水帘洞口,六耳猕猴六道已是双眸血红,忽猛的扭头看向石岳,低沉着声音道:“兄长,当真有此事?”

    石岳同样是听得脸色发青,眸中凶光暴闪着微微点头道:“此小儿来日我必杀之!只是今日尚不是时机!”

    就在这时,天际中突然就是一声响彻天地的咆哮。

    但见天际中,此时的孙悟空却已俨然进入了狂化状态,睚眦欲裂,仰头向天,狂吼不止,却是此时才蓦然想到,当初自己兄弟消失那般之久,自己不但未个真心去找,反而还心生怨念,怎生此般之久都不来看自己一眼,当真个亦瞧自己不起?

    然而此时想来,却是悔恨万分,想那兄弟,本与自己同石共生,共同孕育亿万年之久,乃是世间之至亲,又何以会抛下自己?未想竟真个是为人所害!

    再一想到自己兄弟所饱受那般之苦,以及往日里对自己的多般担待,更甚如兄如父,纵是被人那般所害,饱受那般折磨之苦,返回亦不曾多言一句,莫不是怕自己担心?而自己又都做了什么?

    想起此般种种,孙悟空瞬间便被无穷的怒火所淹没,恨自己每日里只知逍遥自在,却全然不顾自己兄弟的死活,更恨有人竟敢那般折磨自己兄弟。直觉胸腔中有一股火焰在燃烧,亦犹如那神火焚身一般!

    然而此时在天庭十万天兵,以及下方花果山的百万妖兵看来,随着他那睚眦欲裂一声声暴怒的咆哮,其气势却也在不断的暴涨,显然是再一次突破了,已证道太乙天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