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直接愣住,半天都说不出话,心中却是纠结万分,因为黑莲菩萨的意思很简单,这是让他一起坑观音菩萨啊!自是让他心中瞬间便无比为难起来。

    坑观音菩萨,那是他想都不曾想过,也不敢去想的事情!可要是提醒,却又是黑莲菩萨吩咐的,“你等都莫要告诉她我来过,今日我定要再打她一次。”

    结果顷刻唐僧便急出满头的大汗,不由便扭头向身边三位看去。

    孙悟空嘿嘿直笑,看来这大徒弟当是跟黑莲菩萨也认识。

    猪八戒此时想通过来,两个小眼睛正在发直。

    小白龙的马眼珠子同样已经不会动。

    随即唐僧便只好“阿弥陀佛”一声,干脆再不做他想,但潜意识里却是心想,几人若不说,那自己也便不说,要怪罪便一起怪罪罢了。

    然而对于唐僧来说多少还好接受一点,因为毕竟已经见识过一次了,所以还不至于震惊到傻住。

    但猪八戒和小白龙两人却就是第一次听说了,直接便被太阴一句话给震呆住了,仿佛思维都停顿了下来,只因为这信息实在太震撼了。

    关键就是一个“再”字,说明已经发生过一次,那位从没有听说过的黑莲菩萨竟然打过观音,而且今天还要再来一次!

    尤其是,竟然还提前告诉自己几人,这不是在坑我老猪吗?

    猪八戒很快便反应过来,亦如唐僧一般想法,不告诉观音就是坑观音,他猪八戒还没有那个胆量。但若是说了,那他娘就是自己坑自己了,刚刚那毁天灭地般的恐怖威压他可是记忆犹新,就算是死,他也不会去惹那位黑莲菩萨的。

    不由猪八戒也像唐僧一般,开始挨个向身边三人看去,唐僧在阿弥陀佛,臭猴子在嘿嘿坏笑,白龙马也正向他望来,显然是跟他一样想法。

    然而几人却不知,这完全就是太阴的无心之举。可说虽存在了无数年,但因为少与人相处,自也就没有石岳那般的心机。甚至连此时的孙悟空都比不上,想到什么便直接说什么,却也并非是故意为难几人。

    对此石岳也只能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有些小脾气,更没有那般多心机,却是比那太上无情的观音强了万倍,如此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并且同时几人也都收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观音会过来!

    可观音过来干什么?猪八戒小眼珠子顿时又乱动起来,接着想啊想的,忽然便眼睛一亮,很难得的竟然想到了最大的一个可能,说不得那水里的妖怪就要成为自己的三师弟了。

    顿时猪八戒就忍不住呵呵了一声,唐僧忽扭过头来道:“八戒,且将你帽子戴好,既为我徒弟,往后须得注意下形象。”

    瞬间猪八戒一张脸就垮了下来,这次却是真不敢对唐僧怎么样了,那真正死亡的威胁让他也不得不屈服,不过自己不动手,却不代表着不去鼓动臭猴子动手。

    猪八戒老实的“哦”一声,赶紧将自己的僧帽戴上,不过想到那位三师弟,顿时脑子却又不由灵活了起来,怎么才能让那位极可能的师弟往后更惧怕自己?还须得让其牢记老猪我的厉害!老猪我却也会那一脚。

    眼珠转动间,猪八戒忽就向孙悟空道:“大师兄,你怎的弄这些骷髅头上来?要万一吓到师傅怎么办。师弟我还等着你把那妖魔引上来,再好好收拾他一顿呢。”

    看其小眼珠发光的样子,孙悟空自不难猜出其想法,于是嘿笑着答应一声,很干脆的就又钻进了流沙河。既然你这猪妖愿意往死里得罪那沙师弟,老孙自便随了你意。

    一旁的白龙马顿时便不由摇了下马脑袋,却是也不笨,观音菩萨既然会过来,那基本就是为收服那妖怪的。但再想到或许很快就要发生的事情,顿时便又让他忍不住脖子一缩,马眼珠子中也更不由充满了期待,大神间的斗法他却是也从来没有见识过。

    只可惜当初花果山之战时他没能去看上一眼,也更听闻过孙悟空那惊天动地的神通。所以当初一听到孙悟空名字,他便直接就服了,而且是拜服,服得五体投地,以后就跟着孙悟空混了。

    敢与天为齐号齐天,谁还能有这样泼天的胆子?所以小白龙如今能跟孙悟空同路,其也是感到无比荣耀的。亦如那二郎神杨戬一般,可说是龙族的一枚热血青年,叛逆却不乏热血,在他心中孙悟空就是那大英雄般的存在,此时亦不过是能屈能伸大英雄。

    而此时的唐僧,目光却不由落在那山一般森森的人头白骨上,却是因为他手里的那串佛珠,竟然传给他一种激动而渴望的莫名情绪。

    唐僧自也清楚,那无数的人头白骨,自便是河里的那红发妖怪所造的孽无疑。在这一点上因为对我佛的信仰,他反应反而比猪八戒和小白龙迟钝一分,此时因为佛珠的异常,他却才想到观音菩萨过来,可能便正与那河里吃人的妖魔有关,说不得就又是一个三徒弟。

    这让他下意识的便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接着便不由向那山一般的骷髅头走去,只觉越是靠近,那逼人的阴冷气息便就是越重,甚至都让他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这却是与胆量无关,只是觉得那如山的累累头骨仿佛都是从地狱而来一般,上边充满了地狱的气息,既为佛门子弟,自便当渡尽世间亡灵恶鬼。虽然他还没有取得那大乘佛经,但却不妨碍他帮忙超度一番,渡不渡得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那份赤诚的心。

    便既要过去超度一番。

    只是未想这边刚一靠近,那丝丝的阴冷气息便突然开始向他手中的佛珠涌入,这一点确实让他瞬间便就感觉到了,就彷如那刺骨的寒风,正如刀子一般割在他的手上。

    结果“啪嗒”一声,那佛珠不由掉在了地上,而那无尽的阴冷气息也开始以更快的速度向着佛珠内涌入。虽不明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下意识的立刻盘膝而坐,开始默念佛经。

    而此时唯一感应到其异常的却就只有太阴一人,自是立刻便传神念过去石岳那里,问究竟是怎么回事。结果石岳听到后,仔细一感应,也是不由诧异的眸光闪烁起来。

    随即石岳便将刘洪之事讲了一遍,然后太阴沉默半天,便又再次传回一句“我一定要再打她一次”。

    如此唐僧盘膝坐地,仿佛在超度那山一般骷髅头内的无数亡灵。白龙马便干脆跑到一块大石头后躲了起来,并非常人性化的伸出一个马脑袋,准备先看两大食人妖大战,等会再看两位菩萨大神的斗法。

    反正关于坑观音菩萨的事,他小白龙才不会出头,上边还有师傅大师兄和猪八戒三个人顶着,就算观音菩萨怪罪,也怪罪不到他一个脚力的身上。

    再说了,那可是连观音都敢打,都能打的黑莲菩萨,怎么的也得是个法力无边之辈吧?不得罪那个,就要得罪这个,那便干脆装作不知道好了。

    而潜意识里事实上唐僧和猪八戒也都是这般想的,只不过此时的猪八戒却是另有期待,“三师弟啊三师弟,菩萨我老猪不敢惹,待却要趁此机会让你记住,我这二师兄也会臭猴子那一脚,端要让你知道个怕字怎么写。

    猪八戒一手抓着九齿钉耙,一边两个小眼睛满是期待的盯着流沙河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