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天地,苍苍莽莽,为谁留恋,为谁殇。

    再次出现,白骨精的脸上依旧残留着那无限的留恋,自知三命将绝,眼泪直不停从脸上滑落。然后几乎没有丝毫犹豫,身影便再次向着孙悟空方向飞去。

    “这次便且让我看着你消失在这天地间,多看你一眼,我亦只想多看你一眼。你当初为我那般痛苦,我已是满足,纵为你三死又何惜?只是我亦想与你相伴,却终是奈何,无那福缘。”

    雪花悠扬,漫天飞舞,天地间一片寂寂。

    天地无情,天道有情,可是那上苍也在叹息,为谁心殇,为谁狂。

    十里之外。

    蓦然的天象变化,瞬间便让唐僧不由大惊,难道自己这徒弟又得罪了哪位大神,已在以天象警示?

    而孙悟空之前自也是一眼便看出了老妇正为之前的妖怪所化,未想竟能从自己棒下逃脱,却不知用得是何妙法?竟能脱下一具尸体而逃。

    这让孙悟空不由便猜测,说不得那妖怪又是脱尸而逃,忍不住心间便冷哼一声,“若再敢出现,老孙必让你逃无可逃!”

    对于天象的变化,孙悟空也自是立刻施展火眼金睛向天际看了一眼,并非人施法所为。

    既非人为,那便为正常天象。天地本不仁,又怎会有感而降雪示什么警!纵真是如此,老孙却亦不惧了这天地,敢有心害老孙师傅性命,纵是这天,老孙也敢打破了他!

    而这时唐僧心惊之下,也终于再下决心,忽就对孙悟空道:“你还有甚话说!出家人耳听善言,不堕地狱。我那般劝化你,你却只是行凶?把平人打死一个,又打死一个,此是何说?且去!且去!快走!”

    说着唐僧便急摆手转过身去。

    孙悟空不由愤道:“她是之前那妖怪!”

    唐僧再次转过身来,怒道:“你这猴子胡说!怎就有这许多妖怪?却不说你是个无心向善之辈,有意作恶之人!你去罢!快走!”

    孙悟空心中不由大颤,一种再次被师傅抛弃的感觉,蓦然便在心中升起,直忍不住悲愤到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可再一想到这位师傅,当初怎般个救自己脱劫,以及那万分珍贵的一枚人参果,却犹不信唐僧真是此心。

    遂心中一动,孙悟空便眸光闪烁着试探道:“师父又教我去,回去便也回去了!只有一件事,徒弟不能相应。”

    唐僧面无表情道:“你有甚不能相应?”

    这时一旁早已经乐坏的猪八戒,立刻抢着答道:“师傅,他这是要和你分行李呢。跟着你做了这许久和尚,不愿空着手回去,你便且把那包袱里的什么旧褊衫,破帽子,分两件与他便罢。”

    孙悟空立刻大怒,不由眸闪凶光向猪八戒望去道:“你这猪妖,若再敢胡说,老孙必打杀了你!”

    孙悟空杀心起,不由便让猪八戒心中一紧,小眼珠转转,暗道:看来这弼马温是真急眼了,我老猪还是先莫招惹他,且让这老和尚收拾他。

    孙悟空又接着看向唐僧眸光闪烁道:“实不瞒师傅说,老孙五百年前,居花果山水帘洞大展英雄之际,收降七十二洞妖王,更拥妖兵百万!头戴的是紫金冠,身穿的是赭黄袍,腰系的是蓝田带,足踏的是步云履,手执的是如意金箍棒,着实也为那一方大妖王。”

    “如今跟了师傅,却把这么个紧箍儿,勒在我头上!回去便且回去了,只是如此却难见我花果山儿郎。师傅若不要我,便且将我头上这箍儿取下,跟师傅一场,莫非连这些情义便也没了?”

    瞬间唐僧便不由心中一颤,自知孙悟空头上那紧箍为那赝品,想世间也只有他与孙悟空知道。此时苏悟空提将出来,显然是抓住了他最大的漏洞。

    意思很简单,师傅你若与俺老孙真没了情义,便揭破了老孙头上的紧箍为那赝品之事,待再让那猪妖告诉观音,且让那观音再来加害俺老孙!

    可说是一句话便将唐僧逼到了死角,心中直忍不住颤抖,“自己救他脱劫,便即是让他端不会有好下场,又怎能忍心再害他?且罢,且罢,我既万般不忍,待真有那时,他能代我下那油锅,挨得那九十九鞭,我亦能代他一死。”

    唐僧遂忍不住叹口气,但见猪八戒犹在一旁瞪着两个猪眼睛看着,只得再假装道:“你且起来,我便再饶你一次,却不可再行凶了。”

    孙悟空心中瞬间大喜,师傅他果然并非本意,但不知却又是为何?待寻机却还要问上一问。

    立时猪八戒便又再次傻眼,这就完了?

    就在这时,孙悟空突然便就眸光一闪。

    但见漫天飞雪的寂寂荒道上,此时竟又出现一老公公,可谓是白发苍髯,双眸浑浊,身穿一袭鹤氅,一手拄龙头拐,一手捏佛珠,口中念念有词,正不知念得是什么经。

    猪八戒不由瞬间大喜,唐僧也是不由看得心喜,立刻便启手微笑道:“阿弥陀佛。那公公路都难走,却还不忘口诵佛经。”

    猪八戒紧跟着小眼珠转转道:“师傅你且莫要夸奖,那却是个祸根呢。”

    唐僧心喜之下,亦不由问道:“怎般个祸根?”

    沙僧依旧不动声色,孙悟空眸光闪烁,待要看看这猪妖又是怎般个说法,这次老孙便要让你们见到她的真面目!

    猪八戒嘿嘿一声,道:“大师兄打杀了他的女儿,又打杀了他的婆子,这个正是人家老儿寻将来了。我们可撞在他的怀里了。呵呵,师傅啊,你便得偿命,合该个死罪;老猪为从,问个充军;沙僧喝令,问个摆站;那大师兄使个遁法走了,却不苦了我们三个顶缸?”

    孙悟空瞬间冷哼一声,直忍不住嘿声道:“这次便且让你们见到他的真面目!”

    说完孙悟空便手握金箍棒,眸光闪烁的直向那老公公迎去。

    立时白骨精便不由心中大颤,眼泪夺眸而出,一步步直往后退,心中更忍不住大呼:“为什么,我如此变化亦不过想多看你一眼,你竟有这般神通,当真一眼看出我本身。”

    “为什么……”

    “为什么……”

    白骨精一步步向后退。

    只觉时间飞逝,竟是过得那般快,快到她不及反应,只是双眸泪流的直直看着孙悟空,“我只愿这一刻永恒,就让我这般永远的看着你,永远的看着你,纵死不悔……”

    “竟想以眼泪蛊惑吾师!妖怪受死!”

    孙悟空眸闪凶光,一声大喝出声的同时,那无匹的绝杀一棒,亦轰然向着白骨精头顶打下。虽看似一棒,实确是已让其逃无可逃,今日必殒命于此。

    但见白骨精这一次身体却没有向后瘫倒,或是因为那深深的执念,而是僵在了原地。

    亦仿佛这一刻真成了永恒,化为了那石雕。

    那眸中尚有泪水残留,但不知是为谁而流。那眼底深深的执念,究竟留恋的又是谁。

    孙悟空只觉心中莫名一痛,下意识便茫然的向那“老公公”伸出一只手,似想要抓住什么。

    就在这时,那老公公身影恍惚间,忽就化作一具莹白如玉的白骨。紧接着又白光一闪,化作一白衣飘飘的身影,柳眉翠黛,杏眼银星,就那般痴痴的望着他,接着就化为星芒点点,消散于天地间。

    “不!”

    瞬间孙悟空便只觉地转天旋,眼泪直接奔涌而出。

    “不!”

    孙悟空闭眼低头,头不停的缓缓摇动。

    “不!”

    “不!”

    “不!”

    “这不是真的!”

    “不!!!”

    孙悟空紧闭双眸,蓦然仰头向天,一声不甘的巨吼,直震天地。

    与此同时,他身体也蓦然爆发出耀眼金光,火红的披风忽就从肩头无限延伸,瞬息席卷大地。金甲耀眼,金箍棒悬浮于旁,散发出灿灿金光,翁鸣颤动不停。

    两条火红凤羽,亦仿佛燃烧的火焰般,瞬间从头顶金冠探出,无限延伸,盘旋天际。

    同时方圆千里之内的所有东西,飞禽走兽,巨石苍松,也都立时缓缓从地面浮起。

    孙悟空仰头向天,紧闭双眸,不断的摇头,接连发出一声声不甘的巨吼。

    “不!!!”

    “不!!!”

    “不!!!”

    随着三声震天的巨吼,瞬间大地崩裂,地动山摇!三声巨吼落下,仿佛整个天地都微微震颤了一下,接着就是三道惊天霹雳,撕裂天地,蓦然出现在天际。

    同一时间幽冥地府中,亦是蓦然响起一声震怒到极致的暴喝。

    正处于无比玄妙状态的石岳,忽就直感心痛若狂,眼泪忍不住的便滚滚而下。与孙悟空一石双生,可谓是心灵相通,自瞬间便知道是孙悟空出事了。

    立时身周九龙便狂舞天地,龙吟震天,直让附近不远的冥河血海,掀起那滔天血浪。无数的修罗一族尽皆满脸惊恐的随血浪翻滚浮动,同时张慌四望。

    十二品业火红莲,紧接着从血海中窜出,刚一窜出便就是一声惊呼响起道:“大罗?这地府中什么时候出现第二个大罗了!”

    结果话音刚落,三道惊天霹雳便同时撕裂天地,炸响在整个幽冥地府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