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之地,孙悟空依旧处于闭关状态,只是潜意识里发出神念要重新拿起那金箍棒,于是金箍棒便仿佛受到召唤一般,远隔千万里亦划破天际而来。

    但不管孙悟空是什么状态下召唤的金箍棒,至少都说明一点,曾经那个不惧天地的猴王已回归!

    花果山,六道在明,石岳太阴在暗,享受难得的天伦,静等着孙悟空的回归,猪八戒的求救。待不知的是,这次猪八戒还敢不敢来,但也总归会有一个人前来。

    往后猪八戒还有那许多锅要背,自不能一味的让其害怕,也该养一养其胆子了,石岳就准备将其养成西游路上的一大杀神。当然也仅是顶缸背锅而已,便彷如那黄风怪一般,莫名其妙的就死了猪八戒的手里。

    却说那猪八戒正在干什么,却是一耙将好师弟沙僧撂倒后,其自己又找一处草科睡大觉去了,去休!去休!且睡醒再说,老猪我现在困着呢。

    待一觉睡至半夜,看星移斗转,自知已到三更时分,小眼珠转转,又忍不住哼唧道:“我要回救沙僧,诚然是单丝不线,孤掌难鸣。罢!罢!罢!我且进城去见了老和尚,奏准当今,再选些骁勇人马,助着老猪明日来救沙僧罢。”

    猪八戒摇摇摆摆的纵上云头,一路直到馆驿,此时却正人静月明,见两厢下都寻不见唐僧,只有脚力白龙马无精打采的伏地而睡。

    但见得却是浑身水湿,后屁股有好大一块青痕,猪八戒立刻小眼珠转动着走过去道:“哎吆吆!还真是双晦气了,怎个这亡人不曾走路,身上却有汗。腚有青痕,啧啧啧,想是有人打劫师傅,把这马也一起打劫了吧。”

    小白龙自认得猪八戒,压根就是一不能用好坏形容的混货,见其一旁风凉话,忽就口吐人言叫道:“师兄!”

    正甩啦晃荡的猪八戒直接就被吓一跌,赶忙抓着自己的钉耙就往外走。

    小白龙则一骨碌爬起,嘴巴咬住其衣袖,再次口吐人言道:“二师兄啊,你何故如此怕我。”

    猪八戒哆嗦着猪嘴战兢兢道:“你今个怎的忽说起话来了?你但说话,必有大不祥之事,我老猪能不走吗。”

    小白龙无奈道:“你知道师傅有难么?”

    猪八戒直接摇头:“不知不知,老猪我什么都不知。”

    小白龙道:“你是不知!你与沙僧在皇帝面前弄了本事,思量拿到妖怪,请功求赏,不想妖怪本领大,你们手段不济,斗他不过。好道也着一个回来,报个信息,就这般没了音讯。”

    “那妖怪倒是神通,变作一俊俏男子与皇帝认了亲,把我等师傅变作一个斑斓猛虎。见被众臣捉住,锁在朝房铁笼里面,我却是看得心如刀割。你两日又不在不知,见你二人都是不返,我只得拼了性命化龙身去救,未想却不及那妖怪一回合,更差点伤了性命。”

    小白龙只管扯住猪八戒不让其走,将事情讲一遍。

    哪想猪八戒闻听,却是小眼珠转转道:“真个有这样事?”

    小白龙几近怒道:“莫不成我哄你了!”

    猪八戒顿时一副慌了神的样子道:“怎的好?这可怎的好!你可能挣得动么?”

    小白龙眼睛有些发直,这是问的什么话,缰绳而已,你真当我小白龙是普通的畜生啊!

    小白龙继续微含怒气道:“我挣得动怎的?”

    猪八戒立刻道:“挣得动便挣下下海去吧,这般行李待老猪我挑回云栈洞即可。”

    小白龙闻听,顿时怒极,一口便再次要住猪八戒衣服,大眼珠子中眼泪直往下掉,道:“师兄,白龙求你了,千万莫丢下师傅而去。”

    猪八戒哼哼道:“不丢下能怎的?沙师弟已被他捉住,我老猪是战他不过,不趁此散伙,还等什么?”

    小白龙只是咬住其衣服不放,若说与唐僧这一路相随,也是有了真感情的,很多时候其了解唐僧却是比任何人了解都多。

    沉吟片刻,小白龙忽又流着眼泪道:“二师兄,莫说散伙的话。此番劫难,想观音菩萨亦不会出手相助,若想救得师傅脱劫,你只需请一个人来即可。”

    猪八戒小眼珠转转,不由问道:“你说说教我请何人?”

    小白龙道:“你趁早驾云去上花果山,请大师兄孙悟空来,他有那大神通法力,管教救了师傅,也与我等报得这被欺之仇。”

    孙悟空不在这里,猪八戒倒是一点不怕,就算在,他老猪也没有怕过。

    闻听小白龙说请孙悟空,猪八戒立刻哼唧道:“兄弟你还是另说一个吧,那猴子往常便跟我有些不睦,前者在那白虎岭上又发生那档子事,更将我老猪压在那地底,不知怎样的恼我呢。倘若见到我,再一个看我不顺,他那哭丧棒又重,只需给我来上一下,我又哪还有命活?”

    猪八戒瞪着小眼珠就要走,小白龙自不会放其离开,立刻又道:“大师兄这次决不打你!他是个有仁有义的猴王。你见了他,且莫说师傅有难,只说一句师傅想他,他都会立刻赶来!”

    “待到此处见这样个情节,以大师兄和师傅的感情,必然个大怒!断乎要收拾了那妖怪,二师兄你报信有功,大师兄又怎会打你?”

    猪八戒闻听,顿时小眼珠又乱转起来,“对啊!此节老猪我却是想差了,那奎星神君虽个厉害,可再厉害还能敌得过那阴险的弼马温?呵呵,呵呵呵,说来我老猪这却是想走也走不得,须得将这头上的箍儿给取掉才行。”

    “那观音菩萨也是忒不仁义,竟这般坑我老猪,看来想报仇只能靠那臭猴子了。臭猴子也是忒有心机,竟然那般隐藏修为,看来也是等着坑人啊,我老猪须也得好好努力了。”

    猪八戒的努力自是寻思着往后再打杀那妖怪,其留下的妖体万不能再浪费,不然个以后还不得一直被臭猴子压着?

    猪八戒这般想着,嘴上却做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道:“也罢也罢,你倒这等尽心,我若不去,显得我不尽心了。我这一去,果然那猴子肯来,我就与他一路来了。他若不来,你却也不要望我,我老猪便也不来了。”

    猪八戒这边抓着九齿钉耙踏云悠哉而去。

    与此同时,浩无人烟三万里的沧海之地,孙悟空的身影也蓦然出现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