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忍不住心中的兴奋,接下来自是大宴数日,想起自己兄弟石岳和师姐,遂便问及众人其闭关期间石岳是否回来过,结果水帘洞内一众妖王皆是纷纷抢着摇头。

    话说花果山众妖在见识过神秘石岳大王的强大后,那心中的自豪感简直就是爆了棚,如今连续十余年不曾相见,那也是想念的很,却不知为何如今竟尚未返回,莫非被那东海龙王给强留在了东海,不得返回?

    接着便立刻有人提议出兵伐东海!这次却是连孙悟空都不禁感到汗了。

    于是便赶忙摆手,说绝无那可能,那东海龙王亦不过人间一小神,又如何能奈何得自己兄弟?他自己就能灭了那东海,虽然从没有跟石岳比过,可心里却总有被石岳压过一头的感觉。刚开始时尚还对那种感觉有些不喜,甚至抵触,此时随着时间的潜移默化,却是早已变成不能被石岳这位兄弟落下。

    只是听说石岳尚不曾返回,却多少有些遗憾,无法相问自己走后之事,亦不知究竟去了何处。

    这让孙悟空不禁纳闷的直挠头,却终是想不明白,想要去东海打听一下,可又抹不下那个面子,然后不知怎的竟又想起石岳所封的花果山二大王。

    随即问起猕猴六道,哪曾想满洞妖王竟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一个所以然,纵使四方元帅这样的花果山元老级人物也是都不由摇头。

    却是众人早已经刻意的将其淡忘,毕竟此时的花果山也是人才济济,藏龙卧虎,仅结丹的妖王便不知凡几,那样一个仅在化形阶段的二大王,谁又愿意真正臣服?其又不是花果山太子!据说也不过是立了点小功,然后石岳大王随口封的。

    却是没有人相信其也能像两位大王一般,可以在如此短时间内成就如此天人实力,两位大王那可都是天生的神圣!那六耳猕猴有什么资格跟两位大王比?

    接着众人便又七嘴八舌的说起了牛魔王,在孙悟空闭关期间竟来了三次之多,尤其最后一次还说了下次再来时会带上其余四位贤弟一起前来拜山,只要大王再稍等几日,那五位在西牛贺洲威名一方的大妖王便会一同前来拜山。

    只是众人却不知,这中间却少了一位原本应该有的六哥猕猴王。

    不过话说此时同样已经威名一方的大妖王六道魔君,却是也正在往花果山赶,并且还在北俱芦洲时跟其中的鹏魔王发生过极大的摩擦。

    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相比较来说,那六耳猕猴其实同样是世间一大异种,此时或许也只有石岳知道,那六耳猕猴将来会有怎样惊人的成就。

    石岳甚至还听说过一种非常匪夷所思的可能,那就是真假猴王大战时,其实就连如来都没有分出究竟哪个才是孙悟空,最后无奈之下便只好随便按住一个,让另一个给敲死了,死的其实是那真悟空!

    当然也是众说纷纭,无可考证,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六耳猕猴就真的实在不简单了,完全就是在如来眼皮底下偷天换日,不但让满天神佛都察觉不出,竟然还将真的孙悟空给干掉了。

    却说这六耳猕猴,生来便耳听八方,不知比那顺风耳强过多少倍,亦是道理自通,万物自明,许多事情都是很轻松便能想出个前因后果。能为孙悟空和石岳两人点出那神仙所处之地,当然也能感应出自己的机缘在何处,于是在两人离去后其也立刻起身,准备搏上一把,并从此走上自己的大妖王之路。

    后终在一仙山古洞发现自己的机缘,却是那同样可证大罗的九转玄功,甚至比二郎神的*玄功还要玄妙,然后凭着莫大的毅力,一举修至三转,证道金仙之境,成就一方妖王。

    可纵是如此,却终也改变不了其是六耳猕猴的命运,出身于那花果山,一个永远也忘记不了的地方!曾经亲眼所见两位大王的出世,亦曾经无限仰慕崇拜过两位大王,可他终究是六耳猕猴,是天地间一大异种,心里边自难免心高气傲,相处时间久了,便感觉大王亦不过如此。(将来有一天或可取而代之)

    然而这其中却有一个异数,那就是那位神秘的石岳大王,运命的轨迹竟是模糊不清,让他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前后,不由便让他对那位石岳大王充满了好奇。

    都说王者的道路是孤独的,可若有亲人相伴,若有兄弟相依,谁又愿意受那无尽孤独?

    却是在偶然之下突然被那位石岳大王封为花果山的二大王,并得以赐名,与两位大王兄弟相称后,终于他孤独的一颗心也开始动了。

    先不管其作为天地间的一大异种如何心高气傲,可能与两位大王以兄弟相称,终也是无比自豪的。谁让其出身花果山呢?两位大王那可是真正的天地所生,所以他心里自难免也感到荣幸万分,忍不住的激动莫名,并且那位神秘的石岳大王还对他赐名六道。

    这一切的一切,真的让猕猴六道感动了!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若能有如此两位兄弟,纵是与那满天神佛为敌又何妨?更何况三人实质上又本是同样出身于花果山,这世间还有谁能比两位大王与他更亲近?

    于是在修有所成之后,偶然之下听说那抢夺异宝黑莲的巨妖,竟是自己那位神秘的石岳大王后,亦是跟孙悟空一样,恨不能自己也出现在当场,与那石岳大王并肩为战,纵使与天地万妖,满天神佛为敌,亦不枉那兄弟一场!

    于是这后来的事情便亦是可想而知,心怀激荡之下,便忍不住的袭击了西牛贺洲一位菩萨的法场,却也有着三层意味。

    一是选择立场,与自家的石岳大王站在一边,纵与满天神佛为敌亦无妨;一是看中了那位菩萨的一根神木,想要抢夺来当作自己往后的兵器;同时也是心高气傲之下想要展现下自己的实力,传出自己的威名,我六道魔君却是连那菩萨亦敢抢,亦能抢的,终有资格做大王你们的兄弟。

    不过凭着其自己独特的异能,却是对那位神通广大的黑纱蒙面女子亦有所感,感其与石岳当为那人间夫妻一般,为石岳至亲之人,遂也便下决心,若寻得机会,定要去将天庭的那位昂日天官给打杀了。我六道魔君兄弟的女人,又岂是他人可以触碰的!

    这种情况若是让昂日天官给知道,想来也会憋屈郁闷到去自杀,却说那毗蓝婆彩衣仙子的分身对昂日天官这个便宜儿子,或可说是本质上的哥哥,几乎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两方元神合而为一之下才总算承认了其这个儿子,可却也明显比以前冷淡了许多,未见那彩衣仙子说话时的语气亦与之前毗蓝婆菩萨大不相同?此话不提。

    却说猕猴六道在自己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的独特异能下,却终感应到一丝连大神通者都无法推算的关于石岳的一丝天机。

    最近竟突然隐感石岳或有生命之危,当然这也是他运命已与石岳相交相关的情况下才能够感应到的,于是便有了这次的回家,准备回花果山看一眼。

    衣锦还乡也好,王者归来也罢,花果山终究是他的出生之地,亦可说是其最大的心魔,若说那真假猴王大战死的是真悟空,其中一层原因绝对会是因为这花果山。

    同样是金盔金甲,一身橙黄发亮的皮毛,一根玄木大棒,若非是那独特的六耳,俨然就是一狂暴般的孙悟空,只是那面相比孙悟空略显狰狞。

    却是这花果山三大妖王,虽同属猴身,更甚至石岳还与孙悟空同石共生,但面相,体型,却都完全不同。

    石岳俨然一灭世金刚,有着近人类的古铜色肌肤,乌黑发亮的体毛,更有脑袋上那诡异的披肩毛发;孙悟空则是长了一副玉面,一身金黄的皮毛,更兼那优美的体型,再加那一身仿佛为其量身定做的凤翅紫金冠,黄金锁子甲,藕丝步云履,却端不愧为美猴王之称!

    而相比较石岳来说,猕猴六道反而跟孙悟空更像,只是面相略显狰狞,长身长臂,橙黄发亮的体毛也与孙悟空近似。三人眸光神韵亦大不相同,石岳睿智不失诙谐(其实是心里什么都清楚),孙悟空灵动耍宝(猴性难改),猕猴六道则是沉静寡言(出言必有的)。

    再说三人的兵器,同样是大不相同,孙悟空是名副其实的金箍棒,两端各一金箍,中间是一段乌铁,发出灿灿金光时更仿佛一根金光闪闪的棍子;石岳的量天棍本体则是那量天尺,通体幽黑,可说是玄之又玄;猕猴六道的则是从佛门抢来的一根玄色神木,同样是来历非凡,炼化后更可如念随心,可大可小,最大的不同就是不那么齐整光滑,而是一根真正的大棒子。

    金盔金甲,肩扛玄木大棒,威名一方的大妖王六道魔君,纵横飞掠于天地间,也是忍不住心中激荡难平,仿佛那近乡情怯,我六道终于归来!但看那孙悟空大王何以对我。却是也早已耳闻自己的家乡花果山如今已拥妖兵数十万,真个是人人带甲,气震山河。自是也难免为之自豪。

    然而六道却不知,此时他的死对头鹏魔王也正跟随牛魔王一起向花果山赶去,五王联袂拜山即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