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观音出主意拖延时间先布下天罗地网,再将花果山一众一举捕杀时,又如何会想到石岳早已经针对这一天,早早就布下那三十六天罡中的六甲奇门大阵。

    以身外化身之术,将体表三十万根体毛遍布花果山方圆千里之内,以他本尊为阵心,只需随着他心念一动,三十万化身便可立刻成形,瞬间发动那六甲奇门大阵,此时便等着天庭三十万天兵天将的全部入殻。

    但见随着他一声响彻天地的大喝,瞬间花果山方圆千里之内便以他为中心,突然涌现出无数数不清的化形期黑毛妖猴,个个体型彪悍,几乎就是石岳的未成长体。顿时便将花果山的百万妖兵尽皆惊得目瞪口呆,这才是石岳大王的真正神通!化身万万!

    然而甚至让他们来不及震惊,紧接着下一刻,整个天地间便就是“嗡”的一声响,顿时花果山方圆千里之内都是猛的一颤,仿如龙蛇起陆,地风水火再演,无尽的狂暴气流直接从地面席卷而上,瞬间便与那满天的陨石雨对撞在一起。

    但听无数声“轰轰”巨响,顿时方圆万里之内就是一阵地动山摇,漫天的陨石雨顷刻化为齑粉,星空摇摆,落如雨下,仿如撕裂了虚空,形成一幕炫丽奇诡的景象。

    所谓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天庭有十二元辰,普天星象,对花果山布下天罗地网,石岳则以三十万化身为基本,布下六甲奇门大阵,主杀与困,你对我花果山赶紧杀绝,那便一起不死不休,终要让这天地都失了颜色!

    无尽的狂暴气流不断以石岳为中心,从地面而起,席卷八方,直冲天际,仿佛亦擦爆了空间,携裹着无数银蛇,直向三十万天兵的阵营冲去。

    结果仅一个撞击,便瞬间有无数天兵直坠而下,瞬间花果山便变为了一头洪荒猛兽,让无数遥远处观望的人都不由看直了眼睛。

    两名无常鬼瞬间沉入地下。

    一名大修罗亦紧跟而下。

    一群人类修仙者,满脸都是震惊不敢置信。

    牛魔王亦忍不住身子一颤,直接趴伏在地,小眼珠子转动着自语道:“俺的个娘嘞!早知道那石岳大妖王是个恐怖的变态,没想藏那么久竟突然来这么一下,他不会是故意在等着阴天庭那帮玩意儿吧?”

    蛟魔王一脸惊恐。

    鹏魔王满脸震惊。

    狮驼王目光灼灼。

    禺狨王同样也来了,只不过几兄弟都是单独而来,同样满脸的惊恐之色,忍不住心想幸好自己没有太多得罪花果山,这看来天庭也未必能收拾得了花果山啊。

    马广泰猪刚鬣直接化作一团黑风向远处飙去,嘴里犹忍不住骂道,他奶奶的!都是一群变态,以后俺老猪再也不来看这热闹了。

    白骨女眸中满是茫然,就像六耳猕猴六道一样不懂,他不是花果山的大王吗?花果山既隐藏着如此实力,他又何以要独战那天地?更被人所擒……

    但见那远处的花果山,此时已俨然变成了一头洪荒猛兽,一下下不停的狂暴撞击着天庭那随时崩溃的大网,直使得方圆万里之内都是一阵地动山摇。

    而花果山的百万妖兵更是看得血涌瞳仁,个个通红着双眸,纷纷都忍不住心想,原来石岳大王竟有如此毁天灭地的神通,更能身化万万!却是并不知石岳完全是以大阵之力为之,只不过是以他自己为阵心,看起来就仿佛是他施展的神通一样。

    而那三十万化身却也有法力穷尽时,本就都不过是化形阶段的化身,根本施展不出太多那种强度的杀招。并且石岳为了最大限度的陨落天庭的天兵,也已经将大阵之力全部放在了杀招上,可尽管如此,向着天庭阵营几下狂猛的撞击之后,也明显已让那天罗地网支离破碎,三十万天兵更是十去五六,当真是给天庭来了一下狠的。

    而就在那最后一击发出之后,那三十万化身也顷刻化为齑粉,消散得无影无踪,这时石岳却又突然手握幽黑的量天棍,直接冲天而起。

    因为他知道,那三十万天兵虽让他用大阵灭杀了过半,但那些有着太乙境界的星将天官却没有多少损失,天庭依旧有着将花果山一众赶尽杀绝的能力,不得不再亲自上阵将其更多的灭杀。

    而就在他冲天而起的同时,从天际之上也突然传来一声雷鸣般的暴喝。

    “妖猴!敢尔!”

    石岳瞬间一声冷笑,也不嫌太迟了点!根本就无动于衷,纵身云端,直接便身影一晃,瞬间三千化身齐出,布满天际!

    这一幕直接就将残余的十余万天兵吓破了胆,立刻惊慌四散而逃。毕竟其才刚刚出手间便灭杀了十几万天兵,甚至还有几名太乙境界的星官不小心被那狂暴的气流冲击得星体爆裂。

    此时再见其又突然化出“数不清”的化身,自是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那个惊恐。而石岳却也完全没将他们放在眼中,待会自有花果山的百万妖兵与其拼杀。自己的任务则是像孙悟空一般,对战那满天仙神,殊死一战!只为逆了这天!

    三千化身齐出,皆是手持幽黑量天棍,让人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才是其本尊,几乎就在出现的一瞬间,两名最欢腾的龙神便接连爆体陨落。

    与此同时,但见那天际中才迟迟飞来一道紫色长虹,划破天际,眨眼便出现在花果山上空。这时石岳才眸中凶光爆闪着停下手,随即三千化身便闪动间连连消失在量天棍旁。因为他发现来人给他的感觉竟然比那太乙真人还强横数筹,这让他心中忍不住便不由一惊,难道是天庭隐藏的一名大罗?

    只见来人身穿一件紫色金龙袍,几乎跟玉皇大帝的一模一样,相貌上则是标准的人类,并且还有几分帅气,来到现场同样没有立刻出手,而是直接向着下方花果山的那百万妖兵看去。

    石岳直接眸闪着凶光道:“你是何人?”

    来人立刻冷哼一声,喝道:“你这乱世妖猴,没想竟是如此凶恶,今日却是断不能饶你性命!且让你知道本尊是谁亦无妨,本尊正是紫微北极玉虚大帝!”

    “诸星听我紫薇号令!十二元辰,普天星象,北斗七元、左辅右弼、三台星君,南斗六司,中斗三真、擎羊陀罗二使者,二十八宿,斗中天罡地煞,神仙诸灵官、周天列曜星君、天罡大圣、魁罡星君……”

    但见随着其每喝出一个人名,便瞬间有一颗或数十颗星辰降落,化为人体,眨眼间便已经出现数百人,并且每一名都是至少金仙境界的星君,这时石岳才蓦然想起眼前之人是谁,不就是那位在封神之战中早早死去的伯邑考吗?

    石岳忽就眸闪着凶光大喝道:“伯邑考!你他娘还有完没完了?有种跟老子单挑!”

    北极紫薇大帝瞬间目光向石岳射来,一个连其自己都遗忘很久的名字,没想此时竟会被人叫出,而且还是眼前的乱世妖猴,不由便再次大喝道:“诸星听我紫薇号令,此便为那乱世妖猴!合不该存于这世间,当一起合力击杀!诸天兵天将听令,且下天将花果山一众妖魔尽数斩杀,一个不留!”

    但见随着其话音落下,诸天星官立时便闪身飞出,以石岳为中心,排布出一片星空景象,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竟无一处不是人,而其手中亦同时出现一柄金色长剑,显然是准备直接将石岳绝杀当场。

    与此同时,漫天天兵天将也仿佛倾泻的洪水般,直向下方花果山的百万妖兵落去,瞬间便是杀声震天,并胶着在一起。

    天庭天兵兵强甲良,花果山妖兵妖体强横,人数众多,兼有赴死的意志,竟是两方一个撞击,便瞬间胶着在一起。

    花果山妖兵虽接连被杀,肢体横飞,却也是稳稳挡住了天庭天兵的进攻,当真是寸步难进,一寸山河一寸血。

    如此不过顷刻间,整个花果山就是血光滔天,百万妖兵十去其一,十余万妖兵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花果山,血流成河,漫山遍野都是花果山妖兵的残碎肢体。

    但即使如此,近百万妖兵却依然无惧色,他们都还清楚记得自家石岳大王的话,殊死坚守!当让天庭知道,花果山一寸山河一寸血!花果山旗帜永不落!待来日,终会跟随石岳大王,伐上天庭!誓报此仇!

    而尤其石岳大王亦在苦战那满天数百名仙神,没有抛弃他们,依旧在为他们撑起一片天空。

    是谁在独战那天地?宁死不屈服,面对满天仙神亦浑然不惧,一往无前。

    孙悟空背后尚还有兄弟,有花果山的百万妖兵,而他石岳背后又有谁?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战?

    纵横于花果山天际间,一人独战满天仙神,石岳竟在不知觉中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为了什么?我石岳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战?却不知道此时远处并不急于出手,正紧紧盯着他看的北极紫薇大帝竟是越看越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