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见两人愣住,却是也不着急,只顾忍受着手指传来的剧痛,就那般一边默默挖土,一边静静的等着两人的答复。心中却也是对两人比较喜欢,而尤其是石岳随口说出的那一句话,更是直接就打动了他。

    如此仅过得片刻,便见那王五遂才张口道:“师傅,倒不是我二人不愿拜您为师,只是我二人都尚未娶亲生子,各自家中又都仅有一人。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生养之恩却是不得不报,不然纵成佛,又何以有颜立于这天地间?”

    石岳一番话说的落地有声,但话音刚落便又立刻暗叫一声坏了,因为唐僧明显微微愣了一下,让他忍不住便想,不会刺激得太过了吧?

    可面对着唐僧他却也是实在忍不住,毕竟面对的是唐僧啊!

    总是不自觉的就想刺激一下,或者逗一逗,因此而说出的话也可谓是句句玄机,几乎每一句都另有深意,都是有针对性的,却也是完全无意识的。

    不过好在唐僧只是仅仅愣了一下,便又兀自挖起了土,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纵使石岳也不得而知了。

    石岳赶忙岔开其思维道:“但若是只做个俗家弟子的话,我二人倒是都没问题,对吧孙六?”

    六道也赶忙配合的点头,此时心中却犹是兴奋异常,未想这佛门的西游大计竟全在自己兄长的算计之内。

    唐僧不由皱着眉喃喃道:“俗家弟子……”

    石岳立刻解释道:“就是不用摩顶受戒,像师傅那般光头,亦即师傅在外之弟子,师傅您看怎么样?”

    却非是佛门在外之弟子!而且此时石岳也已经终于明白了摩顶受戒的真正含意,根本就是只把头顶剃光!先前那西天太白星便正是光溜溜的头顶,包括往后的猪八戒和沙僧。但又有些纳闷,似乎原本的孙悟空也没有真正的摩顶受戒。

    而唐僧又如何能想到他这些门道,遂只是微一沉吟,便道:“如此亦可,往后你二人便即是为师在外之弟子,便且不赐予你二人法名,亦不需拜我,闲时可随时来听我讲经。只是……那许多,为师却是实在没了力气。”

    但见此时的唐僧却是已经全身都被汗湿透,双手亦是血糊一片,话刚说完便直接一屁股瘫坐在地,两人则赶忙上前虚扶一下,却也同样是双手满是鲜血。

    这一幕却是让石岳看得不由心生不忍,纵千错万错,可他唐僧又有何错?亦不过是被那观音算计的一个可怜凡人。但随即却又想,我石岳这却也是在帮你,在救你,至少会给你个做回真我的机会,却终需此般磨砺一番。

    而就在三人挖土的同时,六道分身也已经顷刻将那名西天太白星轰杀并返回。自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费,直接一棒子就给轰成了血雾,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双叉岭这边,两人则将那五十具尸体一具具全部拖过来,只是坑还显然不够大,还差得很多很多,三人所挖的坑也不过仅能放下两人而已。

    遂只好堆起,然后再往上撒土掩盖,而那小山一般的尸体也又让唐僧莫名愣了许久,却是想着那许多人都是因他而死,心中却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如此将五十具尸体尽皆掩盖好,自是也只能掩盖了,三人便收拾行李再次上路。同时却也排了下辈分,毕竟俗家弟子也是弟子,这时唐僧又不知道自己后边会收三个徒弟,所以这大师兄自然就成了石岳,二师兄成了六道。

    这一下却是直让石岳心里古怪了许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大师兄,那自己兄弟孙悟空怎么办?若不是大师兄大徒弟,又岂能还是那个完美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石岳却是并不愿意在此处压孙悟空一头,亦或者说是一种护犊情节,哪怕是自己也不愿意占去本该属于孙悟空的东西,自己兄弟也本就应该是那完美的!所以遂便决定等见了孙悟空就立刻退位让贤,毕竟在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面前,自己两个凡人也实在是没资格做人师兄。

    不过这二师兄三师兄的名分,他却就不准备让了,唐僧总共才不过收了三个徒弟,显然这都有功德之力定额的。就怕到时候观音会出来搅局,或者突然狠下杀手,来一句自己两人本是妖怪就完事。

    如此一路默默算计,他和六道倒还没觉得什么,但*凡胎的唐僧腿脚却就很快不行了。而尤其这所谓的双叉岭,根本就不是一个山岭那么简单,而是一片有着二百多里远的重山!

    结果这第一天便只走了十里路,第二天唐僧干脆就走不了路了。这时石岳才蓦然想到,唐僧这一路西天取经好像走了十几近二十年,却是也不得不说是个大毅力之辈。

    没有办法,石岳便只好让其骑在马上,也不用节约什么马力,或者等留给那小白龙吃了,两人干脆一人挑担,一人牵马开道。

    就这样一路却也再没遇到什么妖怪,不过都只是一些普通的狼虫虎豹,石岳直接便弯弓射杀。而让他忍不住感到奇怪的是,竟然也一直没遇到那位镇山太保,难道是看自己师徒三个根本不需要其帮忙,于是便不出来了?

    同时石岳自也清楚,西游大戏的真正帷幕却是从两界山开始揭开的,双叉岭只不过是一份饭前点心。

    而两界山便正是人类间五行山的另一个说法!不由便有些激动起来,孙悟空却是终于要到了出世的时候,也到了自己花果山收帐的时候!一个个想分西游大蛋糕的,谁他娘也别想落好!

    如此一路将近走了一个月,若不是确定唐僧就是唐僧,石岳都差点失去耐性。习惯了纵横飞掠于天际,突然又要像人类一般陪唐僧翻山越岭,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而这一个月竟然也都没遇到那个神秘的镇山太保刘伯钦,出了双叉岭便就是一片大荒漠,而那几近无限遥远处,便正是直插云霄的五行山!

    石岳也更清楚,这一片荒漠却是那一次太阴用先天至宝十二品灭世黑莲,轰击那五行山所爆发出的无形冲击波冲击而成,几近席卷了方圆上万里,将四周全部夷为平地,然后才形成了如此一片荒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