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喝点水。”

    “师傅,让马儿歇会吧,弟子且去寻些吃食来。”

    “师傅,附近实在没得人家,这是野菜,食来当可果腹。”

    到两界山一路近万里遥,以唐僧凡胎*,却是纵使骑马也不可能一两天走完,一日三餐自不能少。

    于是石岳和六道两人便也就有了表现的机会,几乎不让唐僧受一点苦,如此待来日才能让你惦念我二人的好,然后去对那个将我二人杀掉之人萌生怨念。

    而对于石岳找吃食的能耐,却是连六道都不得不佩服,却纵是他太乙金仙境界的大妖王又怎能了解人类间用来果腹的野菜。

    对此唐僧自也是心喜不已,未想这位俗家弟子王五,不仅颇具慧心,所知更还是如此广博,不由便心想:若是一路皆如此,有两位俗家弟子相伴,想当也不会太苦。

    因此唐僧对两人那也是越发的关爱有加,情真意切!搞得两人都不禁有些小小的感动了,尽管唐僧的关心都只是言语上的。

    却是跟石岳了解的完全不一样,没有那般罗嗦,也没了那般的懦弱,反而很多时候都像一个长者一般,遂便忍不住暗想接下来的西游会是个什么样子。不知道那位“二师兄”再整天打小报告,还能不能成功呢?

    而每一次两人外出寻找吃食,唐僧也都会一再的叮嘱:“徒儿路上且注意安全,找不到吃食不要紧,且先饿上一日便是,小心千万莫要被那些狼虫虎豹伤到。”

    石岳也只能汗一下,饿上一日,可真是个好办法!

    晚上露营休息时,石岳便跟六道一人半夜的值守,如此时日一久,唐僧也不由更加的感动,每日半夜都会起身一次,为两人睡着的一个整理下被子,别着凉了之类。

    石岳则是心想,要的就是让你有感情,有血有肉!

    如此一转眼三人便就走了一个月。

    但见此时秋风微凉,枯草遍地,夕阳黄昏下,石岳牵马前行,六道用那杆长枪挑担,唐僧则坐在白马上。

    心有感触之下,石岳突然便开口高声悠扬唱起。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

    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一曲唱完,六道直忍不住眼眸大亮,又何曾听过这般的曲子!而尤其还如此的应景,简直就是在唱这西游一路的春夏秋冬,酸甜苦辣。

    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我等兄弟亦莫不是一直走在这路上?往日花果山之兄弟聚首,大闹天宫,五行山下,如今西游,亦都是我等兄弟之路,便是一往无前,绝不后悔!

    而唐僧听完,内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悸动莫名,直叹这位俗家弟子王五,果然有大慧心!却是在以歌明志,甘愿舍弃人间繁华,不惧路途坎坷艰险,亦要陪自己去那西天求取真经,以普度世间众生万千之苦厄,亦端是那大慈悲之人。

    忍不住的唐僧便在马上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道:“我佛慈悲,徒儿既有如此弘愿,为师亦是深感欣慰,待便一起前往那西天,只是路途遥远,当不知要经过多少载岁月,却亦是苦了两位徒儿。”

    石岳闻听瞬间不禁愕然了一下,怎么自己随便说句话唱首歌都能让这唐僧感触一下,莫非自己真是这唐僧的克星?嘴角忍不住一扯,便赶忙信誓旦旦保证,一定要陪师傅一起前往那西天,纵身死粉身碎骨,亦绝不后悔!

    六道自也不傻,完全跟着自己兄长石岳的话头走,也跟着立刻保证。

    反正也不可能活太久的,便且多给你留点想念好了。

    同时石岳自也知道,这一路上当再不会出现什么危险,虽然以前唐僧到五行山一路只是一语带过,但却也证明其一个人就可以安全走到五行山。

    而唯一可能想将两人除掉的西天太白星,此时也早已被六道轰杀。所以知道这一路再没有问题的石岳和六道两人,便干脆只将本尊留下,然后各自又分身而出,向前飞去。

    到得五行山下,先是陪孙悟空聊了聊,又继续沿着西游路向前。石岳自知道白龙马肯定是不会少的,于是便先寻到了蛇盘山鹰愁涧,却也是一处迭岭层峦的奇险之地,不由便想起,观音当会在这里出场一次。

    只是如何才能躲过观音的驱赶,甚至狠下辣手,又不禁觉得有些麻烦,眸光闪动间遂也只能决定莫名消失一段时间,或者直接向唐僧请假,就说去访友!访到二师兄的高老庄等着去!

    却是假死在观音手下,还要被唐僧看到的难度实在太高,如此倒不如先去看看那位二师兄。

    小白龙为西海龙王之子,而且还是一个被爹坑的家伙,怎么说来都没有多少价值,两人遂只是看了一眼便直接离开了。也不过一条仅天仙境界的蛟龙,却是根本不值得两人下心思。

    接着石岳便又带着六道直往观音禅院而去,但这时便又突然想到,好像观音禅院偷袈裟的黑熊精便正跟观音有着一腿!以及那观音禅院失火时烧死的那众多僧人,似乎也都有着大量工作可做,至少也能狠狠的阴观音一把,总要让唐僧知道是你眼睁睁看着那许多人被烧死的。

    并且既然你敢偷袈裟,我石岳就敢把你的定风珠扣出来,到时候待看你又能如何?反正那偷袈裟的黑熊总也要被你收去当守山大神。

    而想到这里,石岳却又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既然唐僧也是一个被算计的可怜家伙,那会不会袈裟本身就是一个巨坑呢?如来送出的东西又岂会那么简单?若是最后唐僧不身披那锦斓袈裟进入大雄宝殿,又当会如何?

    石岳和六道两人各出分身提前探路谋划暂且不说,却说唐僧携俗家弟子王五和孙刘两人,在又连赶了近两个月的路后,可终算是来到了五行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