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观音从地府返回便眉头紧皱不散,却是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定土珠的得来,实是易也不易,易的是并没有被为难,不易的却是干等了几日。

    可她就是没有脾气,平时普通仙佛都以为幽冥地府是有三方势力共同掌控,但像她这样的真正大神通者却知道,在幽冥地府谁也翻不了天去。你占点地盘可以,但若是想在地府搞事,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

    观音虽也知道那位出不得地府,但只要在地府,纵是如来玉帝也得乖乖低头,这也是为什么幽冥地府只有一个冥河老祖大罗存在的原因。

    毕竟若证大罗,便可一方称圣称祖,谁还又愿意在人手底下过活?冥河老祖却也是没办法,他立教修罗,又诞生于血海,而那位却是后来者,冥河老祖自不愿离开自己的老窝。

    观音同样也是,在外边可以大慈大悲称菩萨称圣,但到得幽冥地府也只能毕恭毕敬,毕竟在那位面前她实算不得什么。人得道时她还在穿开裆裤,现在在人面前依旧跟穿开裆裤差不哪去,自只能恭敬对待。

    不过话说,花果山三猴当初也曾大闹地府,却是并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当时玉皇大帝却也有疑惑,但想起那位平时根本不问任何事,遂也就没多想,尤其若是刻意不管不问的情况下,就更让玉皇大帝心中生出另一种心思,你既出不得地府,本尊为三界至尊天帝,却亦不惧你!

    于是玉皇大帝依旧伐花果山,勿论幽冥地府那位究竟做何想法。

    而另一方面让观音紧皱眉头的却是那巫族的出现,她是得道于封神,可她却是于洪荒时期出世。

    虽然那个时候她观音还在穿开裆裤,更甚至差点殒命,但却是少有真正见识过那一次无量大劫的人,知道巫族的真正恐怖,那时巫妖两族的大战却是真正打到了天倾地泻。

    而尤其是那十二祖巫亦并非真个全部陨落,此时无量大劫示警三界之下,却又再现巫族,自是让她不得不感到万分忧虑,究竟是大劫何来?

    巫族早已经不存于世无数年,妖族亦是分散于这仙佛人各处,又有那人族昌盛,如今可说是三界安定,那么无量大劫又当从何处来?就算是当年巫族再现,在如今之世却亦是难有作为。

    观音从地府返回便眉头紧皱不解,借来定土珠自便是为那锦斓袈裟,却是非四象珠不可。原本的定风珠亦可说是在其手上丢失的,这让锦斓袈裟还原一事自就只能其自己想办法。

    而那定海珠虽有二十四颗之多,但如今却是已为西天二十四诸天佛国,更不为她所有。并且她也已经知道,燃灯那二十四诸天竟被人破了一天,据说是偷走了一颗定海珠,如今却也正穷搜三界的到处找寻。奈何当真个是无影无踪,这般长时间却依旧是没有任何消息。

    对此观音亦唯有感叹无量大劫的临世,先是定海珠的丢失,如今又是定风珠的莫名失落。

    想到这里,观音心中突然便忍不住一颤,只是紧接着眼眸闪烁间,却又很快恢复过来。混元圣人想要借助四象珠重演地风水火,开辟天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就只剩下是有谁想要得到这四象珠了。

    观音却是知道这四象珠,其实亦是那先天之宝,顾名思义便正是先天地而诞生,单个拿来亦可说是威力无穷,但也终究是有限,并非是不可敌,所以虽为先天之宝,却非是那至宝。

    而尤其是,就算对方再得到这颗定土珠,但想寻到那定火珠却绝难做到,更何况她也不会允许这颗定土珠再次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

    于是不动声色间观音便在定土珠上做了手脚,眉头微舒的开始向南海而去。

    然而不过片刻,她脸色便就是蓦然一白,对于她这般大神通者来说,却是纵万里之遥亦有如比邻,所谓天涯若比邻,便正是如此,意念所至,瞬息即到。当然她还无法做到真正的天涯若比邻。

    让她脸色发白,身子都不由微颤的正是普陀山的变化,弟子木吒并没有出来迎接,黑熊精干脆正化为本体躺在一个大坑里睡觉。

    但那大坑从何而来?莫不正是自己那曾经的紫竹林,未想此时竟只剩下一株孤零零的立在那儿,仿佛是对她的嘲讽,正在对她嘲讽。

    无数年从没有过的怒火瞬间便从心间腾地从心中升起,是谁?到底是谁?竟敢惹到本座的头上来。

    她面如寒霜,神识一点点向着自己的普陀山搜索而去,奇花异草全部被拔个干净,并且连土都没有留下!还有那培育了无数年的金莲,本亦都可作为法宝使用,亦可说是那异宝,未想竟也一个不剩。连那一株株仅作为装饰品的宝树都不见了踪影。

    到底是谁?观音眼眸瞬间便不停闪烁起来,思索连连。首先自己这普陀山并非什么人都可进入,却是若无弟子木吒开启阵法相应,非大罗不可闯入。

    然后很快便又联想到曾经王母的天地灵种蟠桃树,也是被人偷盗一空,原本以为会是花果山另一妖猴所为,但显然不可能。是否那女人找不回蟠桃树之下,心里不平,便来本座这里撒野?亦要让本座陪她一起倒霉?

    亦有那太上老君兜帅宫所毁,积攒了无数年的天材地宝全部一空,如今便来本座这里打劫,又是否会是他所为?

    定海珠失窃……

    定风珠遗失……

    一切的一切,都证明背后有着一只大手,正在四处搅乱,显然都是一人所为,到底是谁?竟能有此般心机?

    很快观音便眼眸闪烁着一个个去猜测,彷如陷入了歇斯底里般,天庭北极紫薇大帝?他亦有动机;王母,老君之流,同样有动机;亦有那燃灯,孔宣,冥河老祖,玉帝,以及那人类世界的真武之辈……

    观音突然觉得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这无量大劫之下,浑水摸鱼,如今更摸到了佛门的西游来,这却让她反而开始冷静下来。

    眼眸闪烁间,便又不由想到了唐僧一行,此时应刚好该遇到那马广泰。遂不由心中一动,便决定去看上一看,说不得便能发现些什么,而尤其此时更有定土珠做钓饵。

    然而正当她准备立刻前去时,忽然又神色一动,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木吒已经快要消散的残魂前,紧接着脸色便就不停变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