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墨川漂亮的脸沉了沉。ωヤノ亅丶メ....

    “你给别的男人送香囊,可问过我同意了吗”

    “那天我告诉过你了。”

    “可我并没有同意。”他想起来心头就窝了把火。

    沈凝登时心下恍然。

    怪不得那天他一反常态,往死里撩拨她,原来是他吃醋了,在用那种方法惩罚她。

    “可我送都送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会不知道”他目光缓缓下移,从她的眼睛落在她的唇上,又继续往下。

    她身体起了一团火,好像他的目光是火源,看到什么地方,那里就开始发烫。

    在心里轻叹一声,她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墨川看上去清心寡淡,可他真的吃起醋来,会比任何人吃的都要凶。

    她只是想向齐燕羽表达一下歉意,却不想因为这样而惹火了墨川,想起上次他撩拨她的手段,她就浑身发软。

    既然逃不掉,她就不如主动出机,掌握主动。

    “可是送出去的礼物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怎么办”她无辜的眼神对他眨啊眨,就像是纯洁的小鹿。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勾魂摄魄的眸光,墨川恨得直咬牙,心痒得恨不能一口将她吃掉。

    她满肚子的鬼心思,他心里明镜似的。

    沈凝仰起头,鼻尖在他的唇瓣上轻触,就那样轻轻擦了擦就退后,然后再上前蹭他,就像是只爱娇的猫儿。

    让他宠到心尖,疼到心尖,恨不能把她揉碎了。

    本来想好好的惩罚她一番,墨川却被她这举动弄得自己野火烧身,不能自拨。

    他压低了嗓音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饶了你”

    眼神浓郁得像是有火在烧。

    沈凝笑着歪歪头,突然道“那这样呢”

    她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

    这不是一个敷衍了事的吻,她亲得非常认真,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像扇子一样浓密,她屏着呼吸,主动用舌尖去撩拨他。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呼吸也跟着一滞。

    小妖精

    他在心底狠狠叫了一声,抱住她一个翻身,将她举在自己身上,因为他怕自己会压痛了她,这样她趴伏在他的胸膛上,她就会舒服得多。

    她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但呼声立刻就消失了。

    他很快就反客为主,那个吻也变得像急风骤雨一样,她的意识也变得迷迷糊糊,只能被动的反应着他。

    她连衣服什么时候被他解开的都不知道。

    只是在最后的时刻,她听到他喘息着说了一句“凝儿,咱们再生一个孩子。”

    “为什么,你不喜欢灵儿吗”

    “喜欢,但是我还想要更多的孩子,我要你给我生好几个,最好生个女儿,长得像你。”

    “不,我不要。”

    “为什么不要你不想要咱们的孩子”

    “不是。”

    “那是为什么”墨川忍不住咬牙,在她的脖子上重重咬了一口。

    她疼得抽了口气,眼泪汪汪的,憋着气道“你为什么咬我”

    “谁叫你不肯给我生孩子。”

    果然,墨川漂亮的脸沉了沉。

    “你给别的男人送香囊,可问过我同意了吗”

    “那天我告诉过你了。”

    “可我并没有同意。”他想起来心头就窝了把火。

    沈凝登时心下恍然。

    怪不得那天他一反常态,往死里撩拨她,原来是他吃醋了,在用那种方法惩罚她。

    “可我送都送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会不知道”他目光缓缓下移,从她的眼睛落在她的唇上,又继续往下。

    她身体起了一团火,好像他的目光是火源,看到什么地方,那里就开始发烫。

    在心里轻叹一声,她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墨川看上去清心寡淡,可他真的吃起醋来,会比任何人吃的都要凶。

    她只是想向齐燕羽表达一下歉意,却不想因为这样而惹火了墨川,想起上次他撩拨她的手段,她就浑身发软。

    既然逃不掉,她就不如主动出机,掌握主动。

    “可是送出去的礼物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怎么办”她无辜的眼神对他眨啊眨,就像是纯洁的小鹿。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勾魂摄魄的眸光,墨川恨得直咬牙,心痒得恨不能一口将她吃掉。

    她满肚子的鬼心思,他心里明镜似的。

    沈凝仰起头,鼻尖在他的唇瓣上轻触,就那样轻轻擦了擦就退后,然后再上前蹭他,就像是只爱娇的猫儿。

    让他宠到心尖,疼到心尖,恨不能把她揉碎了。

    本来想好好的惩罚她一番,墨川却被她这举动弄得自己野火烧身,不能自拨。

    他压低了嗓音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饶了你”

    眼神浓郁得像是有火在烧。

    沈凝笑着歪歪头,突然道“那这样呢”

    她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

    这不是一个敷衍了事的吻,她亲得非常认真,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像扇子一样浓密,她屏着呼吸,主动用舌尖去撩拨他。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呼吸也跟着一滞。

    小妖精

    他在心底狠狠叫了一声,抱住她一个翻身,将她举在自己身上,因为他怕自己会压痛了她,这样她趴伏在他的胸膛上,她就会舒服得多。

    她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但呼声立刻就消失了。

    他很快就反客为主,那个吻也变得像急风骤雨一样,她的意识也变得迷迷糊糊,只能被动的反应着他。

    她连衣服什么时候被他解开的都不知道。

    只是在最后的时刻,她听到他喘息着说了一句“凝儿,咱们再生一个孩子。”

    “为什么,你不喜欢灵儿吗”

    “喜欢,但是我还想要更多的孩子,我要你给我生好几个,最好生个女儿,长得像你。”

    “不,我不要。”

    “为什么不要你不想要咱们的孩子”

    “不是。”

    “那是为什么”墨川忍不住咬牙,在她的脖子上重重咬了一口。

    她疼得抽了口气,眼泪汪汪的,憋着气道“你为什么咬我”

    “谁叫你不肯给我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