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二川信得过顾时年,听他这么说,连面都没有露就回村里了。

    顾时年回到人群中,把云裳和林大妮拉出来,小声交代了一番,然后一行人朝前面挤去。

    “二婶,你在这里可太好啦!走,跟我们进去!你昨儿污蔑我姨,我们今天是来镇上告你的!”

    李红梅不防备云裳会突然冒出来,而且身边还站着从省城来的林同志,再听两人是来镇上告她的,当即白着脸后退几步,想把自己猫在人群后面。

    李老太太也马上闭了嘴,抹干净眼泪,两眼直直地看向林大妮。

    这位从省城来的女同志脸蛋白白净净,俊得不得了,穿了一身干练的列宁装,脚上蹬着双绑带小皮靴,鞋面柔软光亮,鞋尖小巧精致,这打扮,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文化人。

    李老太太不知道林大妮是鞋厂工人,也不知道林大妮脚上的鞋子其实是鞋厂内销的瑕疵品,坐在地上,直接被林大妮这双满清河县都找不到的皮鞋给唬住了。

    哎哟哟,老天爷哩!

    红梅这个瞎眼的,就人姑娘这模样,配城里的大干部都绰绰有余,人能看上云二川?

    她咋就生出这么个笨闺女,泼脏水都找不对人。

    这下好了吧,人到镇上告状了!

    李老太太撒开工作人员的大腿,扑过去一巴掌抽在李红梅脸上,“你个丧门星!你咋敢说人省城来的大干部坏话?快,给人林同志赔礼道歉!”

    林大妮牢记顾时年的交代,板着脸,不说话,也不看李红梅,拉着云裳作势要往镇政府里走。

    李红梅吓傻了,抖着嘴唇,着急忙慌的拦在林大妮面前,还未开口说话,云裳抢先道:

    “我姑昨儿订亲,你当着一屋子客人的面指着我爷我奶的鼻子大骂,要坏我姑的亲事,还给我二叔头上泼脏水,把我爷我奶气得都起不来床啦,你不赶紧请医生,在镇政府门口干啥?”

    云裳这番话和李老太太之前的说辞完全相反,李红梅的形象瞬间从受害者变成坏小姑子亲事,气病公婆的恶媳妇了。

    而且听云裳的意思,云二川并没有要跟李红梅离婚的念头,云家老两口还在躺在炕上等着李红梅请医生看病呢。

    周围人看李红梅和李老太太的眼神瞬间变了。

    很显然,与这两人相比,云裳这个小豆丁说的话更可信。

    毕竟,这么大的小孩可编不出一大溜瞎话。

    云裳一说完,林大妮也不给李红梅开口的机会,直接走到两位工作人员身边,从身上掏出介绍信,递过去,又指着李红梅道:

    “两位同志,你们镇政府管不管污蔑造谣工人阶级作风有问题的事情?如果管,这事儿我就在这里说了,如果不管,我现在就去县公安局报案。”

    林大妮的介绍信是街道上开的,并没有工作单位,可正是这样,两名工作人员才不敢随意揣测林大妮的工作。

    毕竟她这一身行头实在太能唬人了。

    而且,能在镇上解决的事情,绝对不能捅到县里,否则丢的可是镇领导的脸。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把介绍信还给林大妮,正义凛然的道,“林同志,你放心,只要有冤屈,我们都能管!”

    “我要告李红梅。”林大妮直直指向面无人色的李红梅,“李红梅昨天中午十二点半左右,在老云家,当着一屋子人的面对我进行了人格侮辱,又造谣污蔑我有作风问题,这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污蔑造谣工人阶级,是在跟工人阶级作对,跟无产阶级专政作对!”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李红梅当即面色如土,整个人抖成了筛子。

    李老太太一蹦三尺高,哭天抢地的嚎开了,“冤枉啊!青天大老爷,我闺女就是一时着急看错人啦,她绝对没有跟无产那啥作对的想法……”

    “安静!不许吵!”

    林大妮这顶帽子扣下来,由不得镇政府工作人员不重视,呵斥了李老太太后,又接着问林大妮,“林同志,你反应的情况非常严重,李红梅是如何污蔑你的,你有没有证据?”

    “同志,李红梅污蔑我和杏林村老云家的云二川同志之间有作风问题,我也能拿出她污蔑我的证据。”

    林大妮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火车票,“这是我第一次来清河县,前天晚上到县城,昨天早上九点钟左右到杏林村,这一点,镇上的车把式可以作证。

    老云家云水莲同志昨天订亲,家里人手不够,我外甥女央求我过去帮把手,我大概十点半左右到老云家,之后一直在老云家帮忙。

    帮忙期间,我没有和云二川同志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跟云二川同志接触过,昨天在老云家的十多个人都可以给我作证。

    李红梅辱骂我,污蔑造谣我的那些言论,是当着一屋子客人的面骂的,你们也可以去跟客人求证……”

    李老太太眼看大势已去,立刻使出杀手锏,滚在地上撒泼打滚,“冤枉啊!我闺女就是骂错人啦,咋就上纲上线啦,以后还让不让我们老百姓说话啦!哎呦,这省城来的文化人也忒狠啦!”

    工作人员见老太太撒泼,立刻冷脸斥责,“闭嘴!你再吵吵,小心我们治你个妨碍公务罪!”

    李老太太立时收声,从地上爬起来,接收到围观群人鄙夷的眼神,意识到事情不好了,干脆用手蒙住脸,扒开人群,撇下李红梅撒腿就跑。

    李红梅见状,眼前一黑,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完了,她娘也不要她了。

    林大妮看向李红梅,眼底闪过不忍的情绪,只是想到李红梅故意坏云水莲亲事的行为,林大妮又垂下眼眸,继续开口道,“同志,李红梅同志既然犯了错,你们一定要秉公处理。”

    云裳眨眨眼,插话道,“我姨可是省妇联都重点看顾的人物,可不能在咱镇上受委屈。”

    赶紧给李红梅定罪,这样云二川就能单方面申请跟坏分子离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