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明一脸委屈的道,“可你就是小七啊!咱姐叫小五,我是小六子,你是小七,我没叫错!”

    云裳跟看二傻子似的看了白清明一眼,咽下嘴里的小米粥,接着问,“那大哥叫啥?”

    “大哥……”白清明挠了挠头,“大哥,就叫白清正。”

    云裳果断抓住时机跟白清正告状,“大哥,小哥不喊你哥哥,喊你名字呢!”

    白清明没想到云裳会这么无耻,还没有反应过来,脑门上就重重挨了一记脑瓜崩。

    回过头,发现自家无良大哥正慢悠悠收回手。

    白清玥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正想跟着笑话自家蠢弟弟,客厅里电话适时地响了起来。

    云裳立时来了精神,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丢下筷子,一阵风似的窜过去接起了电话。

    顾时年听着云裳在电话那头生龙活虎的欢叫声,提了一晚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老太太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电话,站在顾时年旁边,听到孙女的声音隐隐约约从话筒中传出,不禁将耳朵贴了过去。

    “时年娃子,裳囡说了啥?白家几个娃儿好不好相处?没有欺负咱裳囡吧?”

    云裳听到老太太在电话那头喊话,想到自己暴揍白清明的举动,很是心虚的看了一眼注意力放在这边的白家几人,侧过身子道,“顾二哥,你把电话给我奶,我先跟我奶说几句话。”

    老太太一接起电话,云裳马上扬着嗓门问,“奶!我可想你哩,你和我爷想不想我?”

    一句话,让老太太憋了一晚上的的眼泪流了出来,捂着电话,也扯着嗓门喊,“想哩,咋能不想我乖囡哩!跟奶说说,白首长家的娃儿好不好相处?晚上睡得习惯不?”

    “住的习惯,跟咱家一样,我一个人住一个屋。”云裳说完,坏笑着看了白清明一眼,“奶,我大哥大姐可好啦,说要带我出去玩,还给我保驾来着。”

    老太太一听不对劲了,推开老爷子准备抢电话的手,皱着眉头问,“咋还保驾啦?白家娃子欺负你啦?”

    “奶,没人欺负我。小哥昨儿跟我闹着玩,结果他打不过我,让我按地上揍了一顿。我大姐还按住小哥让我揍他哩!”

    白清明:“……”完了,老脸丢尽了。

    白清玥听到云裳夸她的话,高兴的眉毛都飞起来了,冲白清明做了个挑衅的表情,又侧着耳朵听云裳讲电话。

    知道云裳在白家一切都好,老太太松了一口气,和老爷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叮嘱了云裳几句,又说起家里的安排。

    “……裳囡,我和你爷打算带你妈回村里住几天。这都五月啦,再有一个月就得夏收啦,你爷一个人在家吃不好睡不好,拷累的很,我得回去看着你爷一点。”

    “家里的事儿我都安排好啦。栓子也跟我回村里,你二叔以后住铝厂宿舍,就在厂子里吃食堂。妇联工作轻松,你姑自个儿能给她和时年娃子烧饭,也不耽误啥工作……”

    知道电话费不便宜,老太太匆匆说完,很快将电话递给了顾时年。

    “阿裳,跟白清明打架了?”

    “顾二哥,不是打架,是单方面按在地上摩擦。”云裳说完,听到顾时年在那边轻笑,也不由跟着傻笑起来。

    哪怕顾时年没有安慰她,也没有教导她该如何在白家生活,只是一声温柔的轻笑,云裳也打心底里的觉着安心。

    就好像顾时年就在她身边一样,从来没有离开过。

    云裳笑着笑着,嘴角慢慢耷拉下来,小嗓音软软的,委屈中带着一点哽咽,“二哥,我想你了。你啥时候来看我?”

    顾时年虽然看不见云裳,却能想象到她此时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的小模样。

    原本还算冷静理智的内心,被云裳一句‘想你了’击中,憋在心里的各种疼惜的情绪,瞬间溢满了整个胸腔。

    “阿裳,再等等,二哥安排好汾阳的事情就去找你。”

    云裳下意识点点头,想到顾时年看不见,又马上“哦”了一声。

    顾时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发现时间不早了,马上转换话题,说起了正事,“阿裳,你找机会跟林姨说一下林大妮的事情,看看林姨那边能不能找到线索。”

    “嗯,我记住了。”云裳应了一声,又接着问,“二哥,二丫的事情有没有进展?”

    “阿裳,这事儿没那么快查出来。我昨儿去公安局看了举报信,信上的字迹跟二丫的字迹不同……”

    云裳愣住了,诧异地问,“不是二丫干的?”

    “现在说不好,不过你放心,我会盯着二丫,要真是她干得,二哥一定给你出这口气。”

    两个人絮絮叨叨说了好半天,直到大家吃完早饭,云裳才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

    眼见白宴诚对着镜子戴好军帽,准备出去上班,云裳蹭蹭蹭地窜过去,伸着小胳膊拦在白宴诚身前。

    白宴诚一下就乐了,蹲下身,笑眯眯的问,“云裳,你这是要跟我去上班?去吧,让你妈给你换套衣服,爸带你去军区玩!”

    云裳嘴角抽搐了一下,板着脸,很是认真的提点白宴诚,“你昨儿答应我要给顾二哥的买房的,啥时候能买好?我都想回汾阳找顾二哥了。”

    白宴诚面上笑意僵住了,一抬头,发现小刘从门外进来,不等他喊报告,起身吩咐道:“小刘,你今儿不用陪我出去了,早上就去外面找房子,尽快把买房的事情落实下来。”

    小刘愣了一瞬,瞅了一眼地上的小豆丁,憨憨地问,“首长,我去了,万一你要用车咋办?”

    白宴诚很是无奈的摆摆手,示意小刘赶紧出发,“没事儿,我去蹭老梁的车。”

    小刘挠着脑袋离开后,白宴诚干咳了一声,道,“云裳,你真不跟我去军区转转?”

    云裳摇摇头,“不去,我要在家睡觉。”

    “军区可好玩了,能坐办公室里喝茶……你不是喜欢打架吗,军区到了还能看人打架呢。”

    “军区有冰棍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