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回大院儿的时候,两人碰巧在大门口碰上了周明娟两母女。

    看到顾时年突然出现在军区大院儿,周明娟愣了一瞬,随即拉着顾明珠站定,嘴角扯出一抹客套疏离的假笑

    “时年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军区大院儿进去要登记的,你来之前应该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安排人出来接你”

    周明娟说着,视线落在云裳身上,话音马上低了下来,似是意外顾时年为什么会跟白家小闺女搅和在一起。

    “时年,你咋跟你这孩子,咋不直接去家里,搁外头瞎晃悠啥”关键是,咋能跟白家人搅和在一起

    不知道顾怀庆和白宴诚不对付吗

    眼见顾时年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周明娟又扶着顾明珠的肩头,指着顾时年作介绍,“明珠,这是你时年弟弟,比你小两个月”

    云裳立时被周明娟恶心到了。

    顾时年是顾明珠弟弟

    周明娟咋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满军区大院儿谁不知道顾时年早就跟顾怀庆断绝父子关系了,顾明珠算哪门子的姐姐

    就连顾盼归都不敢强行要顾时年喊她姐姐,顾明珠一个小老婆养得奸生女,哪来的脸面跟顾时年拉关系

    真是够不要脸的

    干了缺德事儿,不说见着顾时年低调点,绕道儿走路,还非要凑过来让人打脸。

    不等顾时年说话,云裳先板着小脸儿,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军区大院儿又不是你家后花园,我顾二哥想来就来,干啥要跟你打招呼再说我张春妮阿姨还在呢,你搁我顾二哥面前充啥长辈架子脸可真大”

    云裳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说话的时候,小嘴微撇,丝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之色。

    周明娟没想到云裳小小年纪说话会这么难听,当即脸色涨红,连脸上的假笑维持不住了。

    顾时年嘴角翘了翘,顺着云裳的话语继续补刀“周同志,我跟顾政委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跟你和顾明珠之间更谈不上有关系。我要去哪儿,还用不着跟你报备。”

    如果说云裳说的话让周明娟有些下不来台,那顾时年的一句跟顾政委断绝父子关系,就是当众撕下周明娟的遮羞布,让她里子面子丢了个一干二净。

    顾怀庆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流言,又因为周明娟主动凑过来挑衅的行为,让顾时年重新翻腾了出来。

    这会儿正是中午下班时间,大院儿门口谈不上人来人往,却也不缺回家吃饭的军人和孩子们,再加上边上还有站岗的小战士,几人这番口舌之争,自然一字不漏的传进众人耳中。

    周围路过的人免不了要把好奇的目光投过来,即便没有人笑出声,周明娟还是臊得老脸通红,手一个劲的打哆嗦。

    她怎么样也想不到,顾时年和云裳年纪不大,嘴巴却一个比一个毒,说出来的话像是一记又一记响亮的耳光,每一记都结结实实抽在她的脸上。

    原本经过周明娟的介绍,顾明珠也知道了顾时年的身份,她挺直了腰背,下巴微抬,嗓子眼里轻轻哼了一声,眼睛斜着顾时年,就等着他喊她一声姐姐。

    她都想好了,等到顾时年开口喊她,她就像平日里羞辱顾光宗那样羞辱顾时年一番,要让这个讨人厌的狗崽子知道,她才是顾政委家唯一的孩子。

    不管是顾光宗还是顾时年,都不配踏进顾家的大门,跟她争家产。

    可顾明珠万万没有想到,顾时年不但没有喊她一声姐姐,反而跟云裳一唱一和,摆出一副看不上顾家的姿态,让她和周明娟结结实实丢了一次人。

    云裳也就算了,好歹是白司令家的娃儿,地位比她也不差什么,可顾时年他凭啥看不起顾家

    张春妮一个下苦力的工人,哪里比得上军区政委和大医院的主任

    顾明珠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当即扯开周明娟,指着顾时年的鼻子就骂

    “你算个啥东西我们家认不认你都是两说呢,你凭啥嫌弃我爸既然你看不上顾家,又跑来军区大院儿干啥”

    “时年哥是我家的客人”白清明从后面跑过来,挡在云裳和顾时年身前,“你少自作多情啦时年哥是我家小七的客人,他才不是来找你的。”

    在白清明说话的时候,白清正和白清玥也相继走过来,一左一右站在顾时年和云裳身侧。

    顾明珠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后走过来的白清正,又抿紧了唇,低着头不说话了。

    周明娟看了一眼周围慢下脚步看热闹的行人,铁青着脸,紧紧扯住顾明珠的手往大院儿里拉,“走人家攀上高枝了,不领你的情,你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弟弟”

    “时年哥,你不是早就跟他们家没关系了吗,咋又要认弟弟”白清明好奇的问道。

    顾时年轻笑一声,声音清朗的道,“本来就没有关系,自然谈不上认亲这回事。”

    云裳觉着周明娟放的狠话太难听了。

    啥叫攀高枝

    顾二哥本来就是高枝儿

    京城顾家都只认顾二哥,不认顾怀庆了,顾二哥犯得着攀高枝吗

    顾二哥自己就是高枝

    云裳鼓着腮帮子,用周围人都听得到的声音继续补刀,“啧,你倒是领张春妮阿姨的情分了,可你抢张春妮阿姨儿子的时候,也没见你手软啊。”

    众人“”

    不愧是司令家的娃儿,这嘴巴太刁了,专挑人痛处打。

    白清正和白清玥一前一后的揉着云裳的小狗头,又跟顾时年打了声招呼,这才结伴往家里走去。

    白清明挤开白清玥凑过来,愤愤不平的批判云裳,“小七,你说话不算话,早上明明答应我的,说等我回来再一起出去玩,你咋单独跟时年哥出去了。”

    云裳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拍了白清明一巴掌,“你个大灯泡子”

    老想跟我抢顾二哥,真是太不识趣了

    这么没眼色,活该你老是被便宜爹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