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坚决不会承认,这半柜子新衣服,都是他看余家的女娃娃穿在身上还行,打发警卫员偷偷置办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白清玥穿上新衣服,把余家女娃娃们比下去。

    云裳看看老爷子给自己准备的大半柜子零嘴玩具,再看看他给白清玥置办的新衣服,瞬间就不感动了。

    老爷子一点儿都不贴心!

    明明她也是大姑娘了,也知道爱美了,为啥只给她准备零嘴玩具,还有头花,到了白清玥这里,就成了鲜亮鲜亮的漂亮衣裳了?

    这简直是*裸的歧视!

    老爷子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云裳,喜滋滋的关上柜子,抓起一把零嘴塞到云裳口袋里,让她把白清明也喊进来。

    云裳已经对自家老爷子无语了,见他还想跟白清玥玩神秘,玩惊喜,出了门,很是小心眼的拉着白清玥,提前把老爷子给她准备的惊喜抖落出来了。

    看着白清玥一脸无奈的进了书房,云裳痞痞地吹了个口哨,抱起窝在沙发上睡觉的大肥猫,心情大好的上楼休息去了。

    次日一早,云裳在迷迷糊糊中被林文岚摇醒了,还没睁开眼,就听到林文岚问道,“裳囡,我要跟你大伯母上街,你要不要去?”

    云裳瞬间清醒了,‘去’字到了喉咙口,又猛地想到,她还打算去军校看顾时年来着。

    咋办?好想逛街,可是又想见顾二哥,好为难啊,到底该咋选?

    云裳怼着手指,艰难抉择了好一会儿,还是选不出来。最后双手拉着林文岚的衣摆,哼哼唧唧地道,“妈,我想大哥了,要不咱先去学校看大哥,完事再去逛街。”

    今天是除夕,要是她跑去逛街,不看顾二哥,顾二哥知道了得有多难过啊。

    再说顾二哥对她那么好,她要是把逛街看得比见顾二哥还重要,那也太没良心了。

    所以,最好是撺掇着林文岚先带她去看顾二哥,完事再去逛街,这样两不耽误最好了。

    林文岚哪能不知道云裳在想什么,戳了戳她的脑门儿,笑吟吟地问,“裳囡,你是想看你大哥,还是想去看时年?”

    天天在家里念叨顾时年,这才刚到京城,就把顾时年甩到脑后,喊着要去看白清正,真拿她当傻瓜糊弄了。

    说来说去,还是小丫头太贪心,既想逛街,又想去看顾时年,小心眼子可真多。

    云裳难为情地笑笑,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妈,你去逛街了,我等会让小哥带我去学校看大哥和顾二哥。”

    虽然她也喜欢逛街,可是顾二哥更重要。

    毕竟要过年了,她得去给顾二哥送温暖,送爱心。

    林文岚扯过床头的毛衣,边往云裳头上套,边说道,“你爸问过了,你大哥他们下午能回来。咱先上街买东西,下午就搁家等你大哥他们就行。”

    反正闺女打小就跟顾时年亲近,这么多年,她早就酸习惯了,也不指望着闺女良心发现,把她排心里头第一位。

    云裳可不知道林文岚心里又吃起了小醋,手脚利索的穿好衣服,下床收拾好自己,蹦蹦跳跳的拉着白清玥,跟在林文岚和程果身后逛街了。

    今年春节不放假的通知早就公布下去了,可皇城根的大街小巷,依然充斥着节日的气氛。各家各户门口春联年画的内容焕然一新,既喊出了干g命促生产的口号,又应了春节的意头。

    大街上人来人往,除了赶去上班的人,大部分都是出来置办年货的主妇跟孩子们。

    云裳和白清玥紧跟在林文岚和程果身后,挤进了百货大楼。里面早已是人山人海,每个柜台前都排起购买年货的长龙,几人刚进去还没站稳,身后就排了二十来号人,仿佛全京城的人都挤到这间百货大楼似的。

    老爷子早就置办好了年货,包括云裳和白清玥的过年穿的新衣服,林文岚和程果出来,也就补点老爷子没有想到的琐碎东西,还有红纸年画什么的。

    最主要的,还是想带着云裳和白清玥出来转悠一圈,毕竟母女三人还没有一起逛过京城的百货大楼呢。

    不过刚一进去,林文岚就后悔了。

    百货大楼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小闺女夹在人群中,脚都离地了,不用走路,就能被拥挤的人群带着自动前行。

    可就算这样,几人也无法停下,太拥挤了,就算大家掉头也不好出去。

    云裳就这样,被人群夹着在大楼里转悠了几个小时。等众人从百货大楼出来,云裳觉着全身的骨头都不是自己的了,人都被挤瘦了一圈。

    回到家里,老爷子亲自动手写了几副小春联,让大堂兄他们贴到各个房间门口。白宴诚和白宴铭两兄弟正挽起袖子,一人拿着一把扫帚打扫大门口。而林文岚和程果这对妯娌则进了厨房,帮着江婶儿一起准备年夜饭。

    云裳和白清玥满屋子转悠了一圈,发现没有她俩的活儿,便一个抱着肥猫上楼睡觉,修养自己快被挤裂的骨头,一个拎着白清明的耳朵进了书房,看小人书打发时间。

    就在云裳瘫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的时候,顾时年跟白清正结伴儿出了校门,登上回大院儿的电车。

    知道云裳到了京城,顾时年顾不得去隔壁顾家,抢在白清正之前,推开了白家的大门。

    白清正在后面差点忍不住要翻白眼了。

    这到底是我家,还是你家,咋推门进去的姿态比我还要熟练自然?

    顾时年这一年里经常去隔壁顾家,也在顾老爷子的‘引荐’下,成了白老爷子相当看好的后辈。

    看到顾时年进门,老爷子脸上立时带上了笑意,很是满意他回大院儿先来白家,后回顾家的举动。

    虽然知道顾时年是奔着云裳来的,可老爷子心里还是觉得无比舒坦,觉着自己赢了隔壁的顾老头。

    顾时年挨个儿跟白家人打了招呼,又特意过去跟林文岚问了声好。林文岚自然知道顾时年是来找云裳的,也没有为难他,指了指楼上的房间,直接把人打发到楼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