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林家人开口,程果抢先道,“林叔,婶子暂时抢救过来了……”

    等到林老太太从抢救室转进病房,林家人都下去了之后,程果才捶着腰,过来搀起白老爷子,慢慢往楼下走去。

    “老大媳妇,你林婶能不能撑到跟老二两口子见一面?”

    程果嘴角泛起一丝苦意,摇了摇头,“爸,这事儿说不好,得看文岚他们啥时候回来……”

    老爷子长长叹了一声,道,“你林婶要是走了,老林估摸着也撑不下去了。回头你多劝劝老二媳妇,她也就跟你能说的来。”

    程果跟林文岚一向处得好,心里也担心林文岚,老爷子这么一说,马上应了下来。

    ……

    白宴铭带着白清正赶过来时,林老爷子正坐在病床边上,紧紧握着老太太的手,一眼不眨的盯着床上呼吸孱弱的老伴儿。

    林家三兄弟和两个媳妇也都眼睛红红的等在边上,焦急地等待着老太太醒过来。

    而白清明和云裳,则跟林大舅和林二舅家两个年龄稍微大点的孩子,一溜儿坐在病房门口,没有一个人说话,都仔细听着病房里的动静。

    白清正过去摸了摸云裳脑袋,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会儿,转身去了医生办公室,找程果询问林老太太的情况去了。

    到了凌晨的时候,老太太终于清醒了过来,眼睛不再浑浊,看人时,眼神炯炯有神,异常清明,就连平日里很是灰败的脸色,此时也有了一丝红晕。

    在众人强忍悲伤的情绪中,老太太对着林老爷子浅浅的笑了笑,眼神温柔,脸颊处竟然还能隐现出酒窝的痕迹,连说话也比平日里精神,“他爹,我又糊涂了好长时间?”

    林老爷子脸上也挂出笑意,捧着老太太的手在自己脸上蹭了蹭,笑着道,“不长,就两天。你前儿还跟我说话来着,能认得老三家的几个娃子。”

    老太太高兴的笑了一下,视线落在老爷子几乎全白的头发上,脸上又露出心疼的神色,“他爹,你这头发都白完了,以后干啥得抻着点儿,有活儿就留着让三个小子干。”

    “好。”老爷子笑着应了一声,跟老太太开玩笑,“三个小子不听话,你就还跟以前那样训他们,竹板子我还给你留着呢。”

    老太太略显艰难的抬起头,笑着跟三个儿子道,“你们听到了吗,以后不孝顺你们爹,我还拿竹板子抽你们!”

    不等三个儿子说话,老太太又看向林老爷子,“他爹,好久没坐了,扶我起来坐会儿。”

    ……

    听着里面的动静,云裳低头捂着脸,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指缝间溢出来。

    她心里清楚,老太太这是回光返照了。

    也就是说,林文岚和林大妮很有可能见不到老太太最后一面了。

    病房里老太太的声音还在继续,跟林老爷子说着以前的事儿,从两人认识起,到结婚,再说到几个孩子小时候的糗事,连大家记忆里那些犄角旮旯里的模糊小事儿,老太太也能清清楚楚的说出来。

    林老爷子脸上也一直挂着笑意,像拉家常一般,跟老太太说着话,想法子逗老太太开心。

    病房里气氛轻松的不像是医院,倒像是两口子吃过晚饭,睡前在炕头闲聊,亲近又贴心,还有一股脉脉温情流淌在两人之间。

    老太太说了一阵儿,大概是不想跟老爷子闲聊了,转头看向三个儿子,笑着道:

    “文山,这才几天不见,你咋就老成这样了,都快赶上你爹了。”

    林文山心里正难受的紧,又不敢在老太太面前哭,眼角都憋得发红了,却被老太太一句话,说的心里又有些心塞,还有几分委屈。

    他跟他爹差了二十多岁,他妈这到底是啥眼神儿,说他跟他爹一样老。

    老太太朝三个儿子招了招手,几个在常人眼里还算呼风唤雨的大人物,立时齐刷刷蹲在床边,跟小孩子似的,一脸孺慕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挨个儿摸着三个儿子的头,笑着道,“一转眼都这么大了。文山,你是大哥,以后帮妈照顾好你爹,看着你俩弟弟,别让他俩犯浑。”

    林文山趴在床边,脑袋垂在老太太腿上的被子上,哽咽着点点头。

    老太太推了推林文山的脑袋,笑话他,“一大把年级的人了,咋还跟吃奶的娃儿一样,擎跟妈撒娇了。”

    林文山老脸不自觉发红了,挪开脑袋,继续地头蹲在床边,等着老太太的吩咐。

    “你们大姐工作忙吗?她没说她啥时候回来?还有文锦,我前儿听你们爹说,咱家文锦找到啦?小七也找到啦?都这么些年了……我还没见过文锦和小七是啥模样。”

    老太太说话的时候,眼巴巴的瞅着病房门,好似两个闺女马上就能推门而入似的。

    老二林文峰迅速跑出去,把云裳拉近病房,推到老太太跟前道,“妈,这是小七!你看看!咱家小七可好看啦!文锦跟小七一样,俩人长得都像你,好看!”

    老太太高兴的弯起眉眼,抬手摸了摸自个儿的脸,又拉着云裳打量半天,不住的点头。

    “文峰没说错,小七看好看,像我!”

    云裳不自觉也露出最灿烂的笑脸,喊了老太太一声,“外婆。”

    “哎!”老太太高兴的应了一声,摸着云裳眼角的红痣,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你妈这些年可惦记你哩……”

    老太太拉着云裳不撒手,从云裳出生起的模样,到她不小心弄丢云裳,再到林文岚找云裳坏了身子,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云裳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了,可这会儿再听老太太再次说起,依然听得认真,舍不得错过老太太说的每一个字。

    “外婆,我妈和我小姨快下火车了,等天亮了,你就能见着小姨了。小姨也长得可好看了,是大学生,工作也好,对象跟小姨是一个单位的。外婆,你赶紧养好身子,咱四月份好打发我小姨出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