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当然不能说了!

    她才十六岁,顾时年要是现在就打恋爱申请报告上去,领导会怎么看他?

    诱拐未成年少女的变态?

    恋童癖?

    到时候别说组织上同意他们处对象了,上面说不定会先给顾时年一个大处分。

    等明年她就十七岁了,勉强算得上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到时候顾时年再打恋爱报告上去,也没人会觉着他太禽兽。

    再加上家里人也认可他们的关系,等组织上批准以后,她和顾时年就算是过了明路的对象,任何人都不能跟她抢顾二哥。

    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放出一点风声,给团里这帮小姑娘打打预防针,免得有不长眼的冒出来犯她的忌讳。

    云裳在事关顾时年的事情上,小心眼多的很。像是完全把顾时年当成自己的私有物,恨不得在他脸上打上属于她的标记,让所有人一看就知道顾时年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舞蹈队的这帮姑娘可不知道云裳的小心思,听她这么说,一个个就想的多了。

    等明年就知道了?

    这是说,顾连长的对象明年也会调来宜城军区?或者是,顾连长明年会给组织上打申请报告,公开他有对象的事情?又或者是,顾连长明年要跟他对象结婚……

    反正不管是哪种情况,顾连长有对象一事已经确认无疑了。

    看快到午饭时间了,云裳跟几人说了一声,心情大好的拎着小提琴离开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谁都不能耽误她去吃饭!

    通过短暂的接触,云裳也大致摸透宿舍几个人的性子了。叶黎这人智商不够,小心思却不少,总是故作不经意间提起自己申市人的身份,在自傲的同时,言谈间也隐隐流露出对农村出身的刘春梅的鄙夷。

    刘春梅的心思倒是要比叶黎深一点,表面绵软老实,骨子里却是个不吃亏的。这一点,从她昨天三言两语就坑走叶黎一盒面油,让叶黎吃闷亏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来。

    剩下的吴湘则是三人里双商最高的一个,也是最低调,行事最沉稳周全的一个人。

    她的家庭条件应该不错,很有教养,跟人打交道时,分寸感会把握的恰到好处,不远不近,相处起来非常舒服。

    云裳就喜欢跟吴湘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跟她相处,不用像应付别人一样,整天费劲巴拉的应付各种八卦问题。

    回到宿舍,吴湘和刘春梅已经回来了。

    看到云裳进门,吴湘笑着道,“你可算回来了!姚珂刚过来喊你去食堂吃饭呢。”

    云裳把小提琴收进柜子里,也笑着道,“正好,我肚子也饿了,我去喊姚珂,咱们一起过去食堂。”

    “行。”吴湘应了一声,拿出饭盒,喊了刘春梅一声,几人到隔壁喊上姚珂,一起往食堂走去。

    一行人没有人提起叶黎,大家集体默契地忽略了她。

    “云裳,早上a队那几个人没有为难你吧?”穿过水泥窄路面,姚珂特意落后几步,小声问云裳。

    大概是担心她多想,姚珂又接着道,“你别担心,你是从大军区调过来的,大家就是好奇你调过来的原因。毕竟宜城的条件比不上临阳那边。”

    “没事儿,大家都很热情,没有人为难我。”云裳说完,又压低了声音道,“她们主要是想通过我打听顾连长的消息。”

    姚珂了然的笑了笑。

    宜城地处中部偏南,主食多以米饭为主,面食为辅。云裳先去打了一份发黄的米饭,再看着橱窗里大洋瓷盆子上堆得满满当当的水煮青菜和黑乎乎的咸菜疙瘩,直觉着自己的嘴巴都泛酸了。

    她昨天本想尝尝部队的咸菜疙瘩,哪知刚凑过去,就被那股子又酸又苦的味道给呛回来了。

    这东西别说吃了,就是闻一下都想吐。可是这东西又是食堂里常年不下桌的配菜,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眼瞅着刘春梅已经拿着个大馒头,一口馒头一口咸菜的啃了起来,云裳踌躇半晌,打了半份青菜,又从空间往口袋里偷渡了一个水煮蛋和几份牛肉干,正大光明的摆在桌上吃了起来。

    她是昨天刚报到的,身上有零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怀疑。

    有同伴在,云裳当然不会吃独食。鸡蛋只有一个不好分,可牛肉干却每人分了好几条。

    吴湘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咽下牛肉干,舒服的长叹了一声,“唉,可算是活过来了!云裳,听我的,这些零嘴你省着点吃,要不然以后有你后悔的。”

    想到她从家里带来的一大包零食,她仅仅用了半个月就吃完了,吴湘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云裳发出了来自灵魂的警告。

    姚珂也在一旁连连点头,“我这几年就靠家里偶尔寄过来的零嘴过活呢,听吴湘的没错。”

    “没事儿。”云裳笑着朝吴湘眨眨眼,“零嘴吃完了我再让顾二哥想办法给我寻摸。”

    文工团最近要忙元旦的演出和过年期间的演出,完事又紧接着要准备三月份的全军文艺汇演的事情,估计会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假期,她出不去,只好麻烦顾时年过来看她了。

    空间里那么多物资,她都可以假借顾时年的手拿出来,自然不会亏了自己的肚皮。

    听云裳这么说,姚珂和吴湘对视一眼,齐齐嫉妒的不想说话了。

    倒是一旁的刘春梅,咬着牛肉干抬起头,一脸惊讶地问,“这么好饭食你们还吃不下,那你们要吃啥?这大馒头可是细粮!在我们老家一年都吃不上一回,现在天天能吃着大馒头还不够吗?”

    说完还一脸不赞同的摇摇头,“我们文艺兵也是军人,要像真正的战士一样严格要求自己,坚决杜绝娇骄二气!”要不是一点菜都不买会被人笑话,她连这咸菜疙瘩都不想买了,每个月省下的钱寄回去够家里人花半年呢。

    云裳看着刘春梅手里还没有吃完的牛肉干,嘴角微抽,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到底是多大的脸,才能让她干出一边吃着她的东西,一边指责她吃得太好,身上有娇骄二气的行为?

    别人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这个刘春梅,碗还在手里端着呢,就开始指指点点的想骂娘了。

    特别是这种故意装傻给人扣帽子的行为,真是又蠢又坏的典范了。

    姚珂和吴湘脸色一下也难看起来了。

    李春梅这番话,把她们两人也指责进去了。、

    大家既然进了部队,都是奔着好前程来的,要是背上了娇骄二气的指责,以后还怎么入党,还怎么提干?

    虽说大家家里头或多火烧都有些背景,可是凭自己的本事入党,脸面上也有光彩不是。更别说在部队上,党员和非党员在提干上存在的明显差异了。

    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谁不想跑在最前面,让别人在后面仰望自己?

    云裳直接被刘春梅气乐了,也不跟她吵,脸上挂着礼貌疏离的笑意,拿过刘春梅的饭盒,把里面仅剩的几根牛肉干慢条斯理的夹了回来。

    “这大馒头可是细粮。既然你光吃大馒头就够了,那这些牛肉干我就留给有需要的同志了。免得你吃的太好,身上沾染了娇骄二气。”

    “噗嗤!”

    “噗!”

    “哈哈……”

    云裳这番骚操作一出来,不光是吴湘和姚珂忍不住笑了,就连隔壁桌的几个战士也被逗乐了。

    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同志干脆凑过来,笑嘻嘻地道,“白云裳同志,我!我就是需要牛肉干的同志!她不吃我吃!”

    这些牛肉干在刘春梅饭盒里过了一圈,云裳自然是不肯吃的,这会儿见有人跳出来给她架梯子,帮她打刘春梅的脸,自然是要成全对方的。

    云裳把夹回来的牛肉干放到男同志碗里,担心他不够吃,还把自己碗里的也拨了过去。

    “谢谢白云裳同志啦!”一下得了这么多牛肉干,男同志的桃花眼几乎笑成了一条缝,声音爽朗地道,“对了,我叫温成杰,是吹小号的!以后在队里遇上啥事儿就跟我说,我罩着你了!”

    知道对方也是文工团的人,云裳脸上的笑意真切了几分,也大大方方点头应了下来。

    嗯,这算是又交了一个朋友。

    刘春梅没想到云裳看似绵软好说话,行事却如此果决且不留余地,听到众人的笑声,略带高原红的脸颊一下涨成了大红布。

    她放下筷子,手足无措看着云裳,一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的样子。

    云裳最是厌烦有人在她面前摆出这幅假惺惺的白莲花姿态,好像她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明明是刘春梅自己小心思多,见她面皮嫩,年纪小,不像叶黎那样是从大城市来的,就装做没心没肺的傻大姐模样踩着她往上爬,结果翻车后,却挂着憨厚脸装可怜,摆出一副被欺负的姿态。

    这特么到底谁欺负谁啊!

    云裳故意不看刘春梅,对姚珂和吴湘道,“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宿舍了。”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