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光宗十几岁就能在盲流子堆里混的风生水起,后来又因为认亲一事,多次对顾时年下毒手,甚至干出买凶杀人的事情。『→お℃..可以说,顾光宗骨子里就带着顾怀庆身上的狠辣基因,并且他的手段和心性凉薄程度,一点儿都不弱于顾怀庆。

    这些年之所以一直被顾时年死死踩在脚底,那是因为顾时年一开始就给顾光宗挖了深坑,借助时局,让他从此无法翻身,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罢了,并不是顾光宗幡然悔悟,放下了心里的怨念和成见。

    由此可见,顾光宗的脑子是绝对够用的,并且也足够识时务,这样的人,又如何听不出女人话语里隐隐流露出的不满和嫌弃之意。

    顾光宗当即停下脚步,回过头,脸色很是难看地问,“咋着,觉着我成分不好没指望?马红妮!你也不看看自个儿是个啥货色,让人拉出去游街的破鞋,还带着个拖油瓶,你有啥资格嫌弃我!?”

    要不是被顾怀庆拖累,成分不好,他也不会年近三十还找不到正经媳妇,只能跟这么个名声不好的女人凑合着过日子。

    毕竟大家半斤对八两,谁也别嫌弃谁。

    可谁能想到,这个马红妮现在竟然有了别的心思,见天儿撺掇他找关系摘帽子,这不是嫌弃他是啥?

    他都没嫌她带着个吃干饭的小丫头片子当拖油瓶呢,她凭啥嫌弃他?

    真是惯得她!

    顾光宗发火了,马红妮面色一僵,顿时想到之前挨饿的滋味,很是温顺的低着头服软了。

    “我没那么想,我就是……不想让你再干临时工了。那活儿辛苦不说,还老遭人白眼,受人闲话。我就想着,你念过高中,是文化人,看看能不能考个大学,毕业后也去坐办公室,以后再也不受人闲气了。看你受气,我心疼……”

    说到最后,马红妮声音越来越小,甚至带上了丝丝哽咽。

    两人好歹凑合着过了两年,马红妮很是了解顾光宗,也知道他发火后该如何哄他。

    果不其然,面对马红妮的精湛演技,顾光宗一肚子怒火消散了大半,脸色也好看许多,“行了,这事你别操心了,我心里有数。”

    等到顾光宗进了堂屋,马红妮撇了撇嘴,不敢再劝顾光宗去省城投奔张春妮,转身带着女儿躲进厨房烧饭去了。

    屋子里,顾光宗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看着那两串电话号码,琢磨半天,把纸张扯下来,塞进了口袋。

    当初要不是顾时年和顾盼归撺掇他去给顾怀庆收尸,他也不会受顾怀庆叛逃一事的牵连,三天两头被街道和革委会的人叫去汇报思想,更不会连报名参加高考的资格都没有。

    同样都是顾怀庆的种,凭啥他就要受顾怀庆的牵连?

    那俩人合起来坑了他,自己却一点不受影响,搁外面混的风生水起,凭啥?

    顾光宗眼底戾气闪过,也顾不上吃饭,捏紧口袋里的纸张,急匆匆出门往邮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