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妮还真是在警告顾光宗。希望他不要犯傻,拿顾怀庆的那封遗书搞事儿。

    顾怀庆诈死叛逃一事牵连甚广,当初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带走调查,如果不是顾老爷子和顾时年反应够快,他们一家的处境说不定还比不上现在的顾光宗。

    即便顾怀庆犯的事儿已经过去好几年,可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性,影响太过恶劣,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敢随便提起。

    可以说,顾怀庆携女诈死叛逃一事就是一颗臭不可闻的炸弹,不管是谁,沾上就讨不了好。

    顾光宗敢拿顾怀庆留下的‘遗书’搞事儿,简直是自己找死,愚蠢到了极点。

    毕竟当初去西北给顾怀庆收尸的是顾光宗,那封遗书他是第一经手人,并且是第一个确认遗书是密信的人。

    如果顾光宗发现遗书有问题,当初在西北时,为什么不向组织上坦白,而是选择隐瞒此事情,把密信当成普通遗书寄给了张春妮?

    顾怀庆叛逃一事暴露后,顾光宗同样有无数次机会坦白密信一事,为什么他还是选择了隐瞒?

    现在他想拿遗书搞事儿,就要先交代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瞒而不报。

    可以说,大家从一开始就是一条船上的人,顾光宗胆敢翻船,他自己同样也讨不了好。

    最重要的是,顾光宗这次过来的目的是解决成分问题,事情一旦捅出去了,张春妮和顾时年完全可以反将他一军,说他为了立功,为了解决成分问题,故意胡说八道来污蔑陷害工人阶级和部队军官。

    顾光宗不是没脑子的蠢货,这些问题他早就想到了,之所以来到省城,拿遗书的事情威胁张春妮,无非是在赌张春妮对他还有一点母子情分。

    可是这会儿看着张春妮那双冷静到近乎冷漠的眼睛,顾光宗提着的心慢慢坠了下去,心头无端端蔓延出一股悲凉情绪。

    他赌输了。

    张春妮真的能狠下心,彻底不要他这个儿子了。

    顾光宗张了张嘴,想问问张春妮,问问她这些年有没有一丝一毫记挂过他这个儿子,可是看着张春妮平静冰冷的面孔,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太阳透过矮墙斜照过来,将顾光宗的影子拉得很长,他傻站在那里,两眼直勾勾盯着张春妮,眼角发涩,眼神涣散,像是在认真记住张春妮的脸,又像在透过张春妮,看别的东西。

    顾光宗心里很清楚,即便张春妮之前对他还有一丝关心,经过今天的事情,他和张春梅之间最后一份母子情分也断了。

    张春妮心里同样也不好受。

    当年顾光宗跟她断绝关系,跟着那个女人回了省城,让她伤透了心。可即便如此,在知道顾怀庆和周明娟苛待顾光宗,把还不满十八周岁的顾光宗丢到边境后,张春妮愣是豁出去把顾怀庆拉下马,给顾光宗讨回了公道。

    那时候的张春妮虽然伤心,可她依然还当顾光宗是自己的儿子,默默关注他在清河县的情况。

    可以说,只要顾光宗不继续作死,时间久了,张春妮很有可能会原谅他,也很有可能回再次认回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