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知道了?”林文岚面色古怪的问了一句,随即压低了声音道,“你爸前些天主动找我上交私房钱,认错态度不错,我没跟他计较这事儿。 ̄︶︺sんцつWw%W.%kaNshUge.”

    云裳惊呆了。瞪圆了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妈,我爸他,他,他主动找你坦白啦?你……没收拾我爸!?”

    林文岚戳了下云裳的脑门,好笑的道,“你爸这是主动认错,我再收拾他,以后有啥事儿你爸哪还敢跟我说?”

    要不是看在老白一把年纪了还腆着老脸各种讨好求饶,她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呢。

    更重要的是,现在是暑假,小七天天搁家里不出去,她也不好意思当着孩子的面收拾老白。

    再咋说也是当爸的,在闺女面前还是要面子的。

    云裳脑子还有些懵,下意识回头看向客厅,白宴诚正在跟老爷子和白宴铭说话,面上神采飞扬的,时不时还哈哈大笑出声,一看心情就很好。

    上眼药没有上成,云裳心情更不好了。虽然没有证据,可她总觉着自己被白宴诚算计了。

    “妈,我爸啥时候跟你说的这事儿?”云裳嘟着嘴,不死心的继续追问。

    “也没多久……”林文岚顿了一下,接着道,“好像是我打你大哥家回来没几天,也就小二十天。”

    云裳:“……”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时间段,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用私房钱的事儿威胁她爹。也就是那一次,老白同志知道自己藏私房钱的事情暴露了。

    所以说,老白同志这是害怕自己干的坏事被揭发,直接壮士断腕,干脆自己检举自己,主动向林文岚同志承认错误,再顺便给她挖个小坑?

    想明白这一点,云裳脸都黑了。

    好你个老白,实在是太坏了!

    就这小心机跟魄力,难怪当年把顾怀庆当面团玩,简直大大的狡猾!

    眼瞅着眼药上不成了,云裳赶紧拿起一块西瓜递给林文岚,讨好地道,“妈,吃西瓜,我今儿出去寻摸的,可甜啦。”

    林文岚咬了一口西瓜,满意的点点头,“这瓜还挺甜,搁哪儿寻摸的,多少钱?”

    “五分一斤,一个六七毛,不贵。”

    “价钱还行。你爸攒了十几年私房钱攒了将近五百块,够买七八百个西瓜了,一天一个够咱家吃好几年。回头再碰见卖瓜的多买点回来,就用你爸的钱买。”

    云裳闻言,直接被嘴里的西瓜呛住了,“妈!你刚说我爸上交的私房钱还不到五百块!?”

    “你这孩子,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林文岚轻轻给云裳拍了拍背,嘴里不忘回答云裳的问题,“上交了四百六,我收了四百五,给你爸留了十块钱当零花。咋,钱数不对?”

    云裳:“……”

    这钱数何止不对啊,简直差老鼻子远了!

    这些年光是她前前后后就给了老白同志不下五百块钱,白清玥也时不时偷偷塞个三块五块的,再外加老白同志这十几年,每个月固定的几块零花钱,林林总总算下来,老白同志至少能有上千块。

    今年上半年她还偷偷数了钱罐子里钱,里面有八百多块,结果,老白同志主动认错,竟然只上交了四百六就糊弄过去了?

    妈呀,老白同志简直是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