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成员的表现让许丽丽心里气的牙痒痒, 回到宿舍里看着大家也觉得不顺眼, 可是当着苏瑜的面, 她也不好说啥。好在今天正好是周六, 下午许丽丽就郁闷的收拾东西回家了。

    她一走, 宿舍里就传来了笑声, 大家都有些大快人心。

    苏瑜道, “算了,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 以后还是同学室友。给她留点儿颜面。”

    听到苏瑜这么说,大家自然不会再说啥。不给许丽丽面子, 也要给苏瑜一点儿面子。

    上周苏瑜和李萍都没休息, 这周就轮到两人休息了。苏瑜是必须回去的, 苏小志周一就要去部队了,作为家里的大家长,必须带着全家人欢送。所以她还和学校这边请了半天假。

    李萍刚暂代学生会主席秘书的职务, 所以不准备回家,不过苏瑜倒是不准备太过于压榨她, 让她回去休息。最主要是将她升职的事情和家里人说说。

    虽然就是个学生会的干部,但是也说明她在大学里面属于出挑的一类人。

    这时候不显摆,更待何时。

    在校门口分开之前, 苏瑜又教了李萍一招, “每一位成功人士的脸皮堪比城墙。”

    李萍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觉得自己进步的空间还很大。

    因为苏瑜的教导, 下了公交车之后, 她就往军区那边去。站岗的战士对她已经很熟悉了,所以直接放行了。

    这次李国良倒是没开会,毕竟征兵工作已经结束了,他正在办公室里面看地图。

    听到小吴说自己闺女来了,他回过身来,看到李萍进来,微微皱眉,“萍萍啊,以后直接回家就行了,这边毕竟是军区。”

    李萍听到这话,低下头,“对不起爸,我两个星期没见到你了,很想你,不知道你今天会不会回去,所以就过来了。”

    小吴道,“首长,人家别人家的军属还来食堂吃饭呢。”

    李国良噎了一下,他也没别的想法,就是不想让人看到家属经常过来,以后影响不好。他带个头,别人也有样学样。

    “算了,我也就说说。你平时也难得回来。”

    李萍抬头,勉强笑了笑,“爸,其实我来这里除了想看你……还想和你说好消息。我知道爸你……关心我,所以我想第一个和你分享。”这话说的有些磕磕巴巴的,她觉得自己这脸皮还是差了点儿。不够厚。

    听到李萍这话,李国良心里又觉得愧疚了,“什么好消息?”

    “我现在是校学生会主席秘书了,虽然是暂代的,但是只要做的好,很快就能转正了。”

    小吴道,“李萍同志,秘书是干啥的呀?”

    “就是协助学生会主席工作的,帮助领导统筹全局。以前我就只用写文章,现在啥都要管。”

    “哎哟了不起。”小吴高兴的竖起大拇指。

    李国良脸上也有些高兴。他闺女不止考上大学,有文采,还在学生里面当了干部。

    李萍说完之后,笑着道,“爸,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回去了。”

    “算了,一起回去吧,我也几天没回去了。”李国良道。

    这次李萍倒是有幸坐上了一辆军用吉普专车。

    回到大院的时候,一些过路的人从车窗里看到了她。

    李萍一直抬头挺胸的坐着。直到下车之后,还有孩子们指点她,不过她当做没看到一样的。

    当然,进屋的时候,她还是回头看了眼那些皮实的孩子们。

    进了屋里,李母看到父女两人又是一起回来的,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还是嘱咐李萍,不要总是去军区找人,这样影响不好。

    “我每次都是下班的时候去的。”

    李母闻言,心里有些生气。以前闺女是不喜欢吭声,闷闷的。谁也不知道她想啥。现在倒是话多了,但是都是来顶嘴的。

    李国良道,“萍萍一两个星期才去找我一次,也没啥。你就别说了。赶紧吃饭了。今天买肉没,萍萍可是进步了呢,咱家也庆祝一下。”

    “又庆祝,你们也没提前说,我没买肉。家里之前花了那么多钱,我还要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呢。”

    李国良不悦的皱眉,然后掏钱去门外找小吴,让小吴去食堂那边打个肉菜过来。

    正趴着写作业的李爱红道,“爸也太偏心了。每次都是大姐回来了,才加菜。”

    李萍道,“要是你们进步了,爸肯定也会给你们加菜的。而且我加菜,都是大家一起吃,爸也是想找机会让你们吃点好的。”

    李国良道,“没错,你们大姐说的对。你要是能进步,我也给你加菜。”

    “……”李爱红顿时无话可说。

    李萍认真道,“爸,我刚回来,发现大院的孩子们放假都闲着,要不以后我放假的时候,给大家补课吧。”

    李爱红李爱军李爱党:“……!!!”

    李国良道,“你能行吗?”

    “爸,我的成绩还算不错。高中和以下的课程,我都没问题。很多高中老师,也只有高中的学历呢。”

    “我看可以。”李母首先道。她也知道其他孩子成绩不好,和老大的差距太大了。

    作为母亲,当然是希望每个孩子都好的。

    李萍严肃道,“但是如果我管,我就得和老师一样,能批评能处分,要不然管不住。”

    李国良点头,“这个是必须的。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以后就找时间给他们补课吧。这一个一个的成绩也太差了。这么好的世道,怎么都不知道珍惜的!”

    李爱红姐妹两和李爱党顿时打了个哆嗦。

    李爱红道,“爸,我自己能学。不用大姐教。”

    李国良直接无视。自己能学,也不至于每次考试成绩都那么差了。

    李萍看了眼自己的弟弟妹妹,然后进屋里去放东西。她打算等去学校之后,找苏瑜姐再学习学习,如何管教学生。

    苏瑜姐连许丽丽都能管住,肯定有法子。

    苏瑜没回家里,而是跟着自己对象一起去了市政府家属大院这边,陪着宋爸宋妈一起吃饭。

    她已经好久没来老宋家了。宋妈特地给她做了好吃的。让她去走一趟。

    知道苏瑜在学校里面的成就,宋爸高兴的嚷嚷着要多喝一杯酒,被宋妈给拦住了。

    “别打着小苏的名义喝啥酒。”

    宋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在未来儿媳妇面前被扫了面子,觉得丢脸了。

    苏瑜笑着道,“叔,阿姨是为你好,这白酒还是不能喝。不过我听人说有些药酒喝了对身体好,回头我帮你找找看。”

    宋爸一听还有对身体好的酒,就道,“好好好,你说说是啥药酒,我自己去找。咋能让你找呢?”

    “没事,我们学校五湖四海的学生多,人脉更广呢。这个不妨事。”

    宋妈道,“瞧瞧,为了你这张嘴,还要让小苏麻烦。”

    “小苏孝顺!”宋爸道。他觉得自家儿子要是换成闺女就好了,闺女更孝顺。不像臭小子,只会让他生气。

    宋妈白了他一眼,又看着笑眯眯的苏瑜道,“你兄弟要当兵了,是准备去哪里啊?要不要我和老宋帮着参谋一下?”

    两口子是从部队出来的,对部队的事儿了解的多。

    苏瑜笑着道,“看部队是咋分配的,反正当兵的不就是当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吗。只要能做国家的城墙,到哪里都一样。”

    宋爸一听,兴奋的拍桌子,“小苏这话说的好,咱当兵的不就是国家的城墙吗。谁敢来,就得摧毁咱们!不行,为了小苏这一句话,我要多喝一杯,老秦,你不能拦着我。”

    宋妈:“……”

    吃完饭之后,宋妈就偷偷的和宋秘书说了两句话,说的宋秘书脸红不自在了,才放宋秘书送苏瑜回去。

    两人刚下楼,就看着许副市长媳妇在楼下遛弯,不过苏瑜觉得这是专门等着自己的。

    看到苏瑜下来了,许副市长媳妇脸色有些不好,不过还是直接过来道,“小苏啊,好久没见了呀。”

    “是啊阿姨,你最近可还好?”

    “都还好,就是丽丽让我操心。这不,今天哭着回来的。”

    苏瑜叹气,“这可真是让人难受,这事儿闹的太大了,学生们都不服气,学校领导都惊动了。要是不处理,就担心学生们跑外面来告状,到时候……”

    许副市长媳妇心里一跳,不动声色道,“你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阿姨,你太看得起我了吧。”苏瑜笑着道,“阿姨你都不能做到的事情,我咋可能做到呢。你来找我,我觉得还不如找学校领导。他们要是不高兴,换了我都是有可能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许副市长媳妇无话可说。但是依然道,“丽丽说你给她安排的工作太多了。”

    听到许副市长媳妇这么说,苏瑜的脸上也有些愤怒了,“阿姨,丽丽要是真的这么说,那就真是寒我的心了。所谓爱之深责之切,重要的事情她干不来,我要是不给她安排别的事情,别人早就会看不惯她了。阿姨,你要是不能理解我的做法,可以去和许副市长商量一下。”

    她说完,气呼呼的就拉着宋秘书走了。

    宋秘书绷着脸跟在后面。

    许副市长媳妇愣了愣,也郁闷的上了楼。觉得自己来找苏瑜真是找错人了,一个学生,能帮多大的忙?

    到了外面,苏瑜坐上车后,就搂着宋秘书的腰笑,“你猜她会不会去找学校领导?”

    “应该会。”宋秘书道。

    苏瑜笑着道,“肯定会。我和你说,她找了几次,啥时候找的,找了谁,我可都记住了呢。回头给你留一份,以后邱书记要用的时,这可都是一本账。”

    有些事儿现在不说,不代表不管。而是留着等以后用得着的时候,一击即中。

    许副市长家里。

    许副市长媳妇回来后,就和她男人抱怨着这事儿,说苏瑜这边帮不了忙,还是要去学校一趟。

    “还去干啥,不嫌丢人?”许副市长生气道。

    因为闺女这点儿破事,他媳妇都去了几次学校了?结果闺女还是被人给开除出学生会了。不止做了那么多白用功,欠了人情,还丢了人。

    许副市长媳妇道,“那咋办,你能忍得了这么丢人的事情?反正我必须去找他们问清楚。”

    “要去你就去。但是只能以学生家长身份去,不能以我的名义去。”许副市长一点也不想管这事情了。当然,他心里多少有些生气,觉得学校那边的人有些不给他面子。明知道是他闺女,还做的这么绝。这是纯心让他难堪了。

    另外一边,宋秘书已经将苏瑜送到小区门口就停下来了。

    苏瑜诧异道,“咋了?”平时可是要送到家门口的。

    宋秘书下车,期期艾艾的看着她。看的苏瑜浑身不自在。

    “你干啥啊?”

    宋秘书握着拳头,紧张道,“是这样的,今天我妈问我们准备啥时候定亲。说我要去外放了,以后咱见面机会少,你去看我的时候,怕不方便。所以提议要不先定亲,比处对象要更近一步……”

    还没说完,他就脸色发烫的说不下去了。

    苏瑜摸着下巴道,“不就是定亲吗,多大点儿事儿。你直接说就成了,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我还以为啥事呢。”

    “你同意了?”

    宋秘书惊喜道。又道,“我妈就问问,你要是不同意,回头我就和她说因为我工作忙,没时间,暂时不考虑。”

    苏瑜点头道,“行啊,那你就这么和你妈说吧。”

    “……”

    看着宋秘书突然一脸吞了苍蝇的样子,她忍着笑道,“你刚说你妈的想法,那你的想法呢?”

    宋秘书扭捏道,“我,我当然是以你的想法为主。但是要是说光听我的想法,那我肯定是希望定下来的。”

    苏瑜背着手看天,一脸高深莫测,“定下来也不是不行,反正要是我发现你有一星半点的不对劲,我就打断你的腿,然后把你踢一边去。”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宋秘书保证道。

    苏瑜觉得按照目前这个表现来说,这话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当年那傲娇的小狐狸,已经成了温顺的绵羊了。

    她点头道,“行吧,看你这么诚心,勉强同意了。不过暂时不行,最起码等放寒假。”

    “好,都听你的。”宋秘书满面红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