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一早, 老苏家全体成员一起开了个欢送会。连准姐夫宋秘书也过来了。算是庆祝苏小志同志马上要加入解放军队伍, 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同志。老苏家也即将成为军属家庭。

    苏瑜还特别让刘梅和苏琳买了肉, 包了一大锅的饺子。希望苏小志在外平平安安, 顺顺利利的。

    可把苏小志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家里做饭的时候, 苏瑜就领着苏小志进屋里说话。

    宋秘书虽然有些吃醋, 不过想到他也要和小苏同志定亲了, 心里又偷着乐。还大方的拉着苏大志聊天。让苏大志紧张的心口都要跳出来了。他一点也不想和这个比自己小的未来姐夫聊天。

    房间里,苏瑜掏出十块钱来给苏小志。

    “出门在外的, 没钱不成。但是你们做军人,用钱的地方不多, 这十块钱就当给你应应急用的。平时在部队的时候对人要真诚。别和人家闹事儿, 知道吗?”

    苏小志这个脑子, 指望他去耍心眼是不指望了,她早就明白了,这个老苏家没这个基因, 从大到小没一个有心眼的。

    所以干脆让苏小志刷耿直男孩人设,没准能运气好的结交到几个看重他人品的同志。

    苏小志边抹泪边将钱往兜里揣。

    “姐, 我以后每个月的津贴,我都寄回来给你。我会努力的,以后升职之后, 津贴会越来越多, 等我当干部了, 比在厂里还挣的多呢。”

    这大饼画的挺好看。苏瑜也不真的指望。这年头想在部队升职, 没有军功是不可能的。

    军功又意味着要受伤, 要流血。

    与其说她指望苏小志以后挣大钱,还不如说指望他这个军人的身份,给家里多带来一些政治基础。

    她叹着气,拍了拍苏小志的肩膀,“在外面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平时训练不要怕苦怕累,平时多流汗,上了战场少流血。”

    苏小志连忙点头。

    “别管多苦多累,千万别做逃兵。”这话苏瑜就说的比较严肃了。要是出个逃兵,那他们老苏家可真要玩完了。

    苏小志拍着自己的心口道,“姐,我肯定不做逃兵的,那是孬种。”

    “姐也就指望你了。”谁让你哥还比不上你呢。

    苏瑜叹气,这一屋子基因也太差劲了,不知道刘梅的娃以后会不会遗传,希望能多遗传点儿刘梅的,老苏家也算改变基因了。至少不会这么没心没肺的。

    家里的饺子下锅了之后,传来一阵阵的香味。

    作为苏小志在家里正经吃的最后一顿饺子,大家倒是都挺照顾他的,给他装了满满的一大碗饺子。

    苏大志想着弟弟马上就要走了,心里难受,虽然平时很讨厌他这个不省心还总是和他吵架的弟弟,但是咋样也是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呢。

    “小志啊,多吃点儿,吃饱了好上路。”

    “……”

    “……”

    “……”

    苏瑜直接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不会说话就别吭声!打自己的嘴巴三下。”

    苏大志:“……”乖乖的拍自己的嘴。

    刘梅都不好意思帮着自己男人说话了,赶紧给小叔子夹菜,“小志,多吃肉,吃饱了打敌人。咱全家光荣。”

    苏小志大口的吃了。然后对着苏大志道,“哥,以后我不在家里,这个家就交给你照看了,要听大姐的话,要是你惹大姐不高兴,我回来了揍的你爹妈都不认识。”

    “……”苏大志直接擦了擦眼睛。他就没这个兄弟。没心没肺的臭小子。

    吃完饭之后,宋秘书和苏瑜一起带着苏小志去商场买东西。

    虽然苏小志去了部队啥都有,不过苏瑜还是准备给他置办点能用上的。

    这样苏小志去了部队之后,也会一直念着家里,回忆家里的时候,都是美好的记忆,就不担心他天高皇帝远的搞叛变了。

    到了商场里,苏瑜就帮着挑东西。宋秘书则一本正经的教小舅子在战场上生存的技巧。

    遇到敌人炮轰,卧倒。

    遇到子弹来了,卧倒。

    卧倒的动作一定要快,方向一定要准确,角度一定不要偏离。

    苏小志好奇道,“宋哥,你上过战场?”

    “那可不,我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为红军服务,帮助打鬼子了。”

    “哇,宋哥,你可真是厉害。你咋不去当军人呢,当军人多光荣啊。”

    宋秘书微微扬起的嘴角僵了僵,严肃道,“国家和平之后,继急需大量的人才,我就服从国家需要,去大学念书了。”他当然不能说,从小被炸的次数多了,听到□□声就犯晕吧。

    而且……他的内心可能真的没有他爸那么强大,能忍受得了生离死别。

    看着眼前的苏小志,他不免有些担心了,今年入伍的时间比去年要提前一些,这种情况对于他这种曾经在部队待过多年的人看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国家需要人了。需要军人的时候,当然是要打仗了。新兵早日训练了,等到战争来临的时候,就能直接上了。小志很有可能会在新兵时期就上战场。

    “小志,听哥一句,不管你有没有成就,一定要活着回来。缺胳膊断腿也没事儿,你姐肯定不嫌弃你。”

    小苏同志到底是女同志,心里更柔软。更容易受伤。

    听到宋秘书这话,苏小志哆嗦了一下,“哥,你们咋都不能说点儿好的呢?”

    “因为这就是现实,不管咱们咋想的,做军人,面对的就是这些。”

    苏小志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后背直冒寒气。他觉得自己好像走上了一条很不得了的路。

    苏瑜这边已经买了很多东西了。虽然苏小志这边衣服都有穿的,不过她还是给苏小志买了很多的鞋垫。以前军训的时候,她就听说过了,训练的时候脚上最容易出汗了,对脚很不好。还准备了一些针线工具,让苏小志以后自己缝制衣服,不要搞得太邋遢。

    另外又扯了两根红绳,编成了一个手串,放在了苏小志的手腕上。苏瑜也不知道这个有没有用,反正以前听人说戴这个可以辟邪保平安,当然,聊胜于无。关键是让苏小志同志感受到来自家人的温暖。

    “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苏小志红了眼圈,“姐,我一定好好的。”

    说着伸手就要抱苏瑜,旁边的宋秘书眉头一跳,赶紧挤在两人中间,和苏小志抱了抱,“这么大的人,还抱人,不怕让人笑话的。”

    苏小志吸着鼻子,“我又没想抱着你。”

    宋秘书道,“咋了,还嫌弃我?就你那一身臭汗,别让你姐给熏到了。”

    苏小志闻了闻自己的袖子,“哪有,我昨天才用了姐买的香皂呢。”

    宋秘书眉头跳的更厉害了,然后眼睛发直的看着苏瑜。

    苏瑜板着脸道,“啥香皂,那就只是肥皂。”

    苏小志道,“那都一样。”

    宋秘书这才放心了,难怪他没闻到苏小志身上有啥熟悉的味道呢。

    离开商场的时候,宋秘书凑在苏瑜身边,小声道,“红绳,我也要。我也经常出差呢。”

    苏瑜白了他一眼,“下次给你。”

    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和孩子一样的。

    第二天一早,整个纺织厂小区里面热闹起来了。

    大家都知道老苏家苏小志成为一名光荣的新兵的事情了,工会这边的干部们带着一些工人敲锣打鼓的来老苏家欢送苏小志。

    本着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原则,老苏家全家人胸前都戴着一朵硕大的红花。

    街道办事处的同志们还带着一个照相的老师傅过来,给老苏家全家人照了一张全家福。

    照完相之后,大家就一起送苏小志上大卡车。

    苏小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脸上一脸的兴奋激动,没心没肺的咧着嘴笑。觉得自己早该当兵的。当兵多光荣 。

    上了大卡车之后,苏小志和一些其他的新兵们朝着大家招手,都是年轻的孩子,即将远离家庭,大家一点儿也没觉得舍不得。连家里人也没人哭哭闹闹的。

    这是光荣的事儿,必须欢送。

    苏瑜原本觉得自己应该也可以没心没肺的和大家一起欢送的,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还有些舍不得这个臭小子了。

    她觉得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这臭小子毕竟是这个家里,自己的头号拥护者啊。

    苏小志看着自家大姐红着眼睛强颜欢笑,心里一下子就酸了。大姐肯定舍不得他,他挥着手喊,“大姐,等我回来!”

    车子缓缓开动起来,大家继续跟着车子走,沿路接了不少的新兵之后,车子越开越快,最后消失在视线里。

    苏琳突然一下子红了眼,“大姐,小哥走了吗,啥时候回来,这周日回来不?”

    苏瑜:“……”这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你小哥去保家卫国了。好好念书,这次考试要是考的不好,去做临时工。”

    苏琳鼓了鼓脸,又道,“姐,你说我能当兵不,我听说有女兵。”

    “……你就别想了,你去当兵,我担心拖国家后腿。”

    “……”

    苏小志的离开,让老苏家人情绪多多少少都有些低落。毕竟平时不管关系咋样,都是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的人。就算是刘梅这个当初企图赶走小叔子,独霸家产的恶毒嫂子,这会儿也是有些唉声叹气的。

    不过苏瑜倒是很快就打起精神了。她向来都能够很快的调节自己的情绪。保证自己不浪费任何宝贵的时间。

    现在小志也走上了一条属于他的路了,自己也要忙自己的事情。

    没准老苏家以后还真能成为军政世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