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条不够百分之八十, 阅读失败……

    靳澄冷笑, 他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沈蔚初觉得可能是真的, 因为靳澄真的跟块石头一样, 脾气特别的硬。

    因为不愿意谈起自己的父母,所以平时被问到什么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时候,每一次靳澄的回答都是队友。

    粉丝当他在烧团魂。然而人在靳澄人生很长的一部分时间陪在他身边的都是队友, 十几岁开始, 队长应礼负责队外的事务,队内的琐事都是简璟在管。对于靳澄这个老幺,大家总会格外照顾一些,哪怕现在都三十的人了, 靳澄在组合里依然能享受到老幺的待遇。

    即使是只比他大月份的安夏, 虽然天天跟他互掐,其实还是照顾居多。就连平时都不爱说话的顾棠栖, 虽然不会表达出来, 对靳澄也是容忍多一点。

    身为独生子女的靳澄的人生,似乎从认识这几个人开始空白的人生也变得五彩缤纷起来,那些年幼时的缺陷好像都被弥补了,所以人前再怎么凶的靳澄在哥哥面前都会很不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沈蔚初第一次看到靳澄跟成员们在一起的时候会被吓到。那么酷的人, 居然老老实实站在那里让队长揉他的头发,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靳澄跟人有亲密接触。

    靳澄就像是个天生不愿意跟人接触的人, 特别的排斥肢体接触, 除非工作需要一般都不会跟人有过分的肢体接触。

    为此粉丝还盘点了钢铁直男靳澄的“直男瞬间”, 镜头前温柔地看着女主角, 一ng立马把人搭在身上的手拿开,搂着别人腰的手就松开,贴在一起的身体立马拉开距离,盘点的特别生动。

    粉丝根本不担心会过早失恋,因为她们根本就觉得这货怕是这辈子可能都找不着对象了。

    所以会有很多组合内的cp粉,盘点的那些和成员亲密接触的瞬间还是非常有爱的,就像是个在外浑身都挂满刺的孩子,只有回到家才会卸下自己的伪装。

    这个时候的靳澄,似乎有点点可爱。

    然而目前来看,靳澄可一点都不可爱。他从昨天开始就一直黑着脸,机场被记者堵到的时候,强忍着脾气没发出来,一路上视线在沈蔚初身上扫来扫去,都要把沈蔚初给扫上一千万个弹孔了。

    沈蔚初也是心虚,他没想到这事会闹到记者都跑到靳澄脸上来问,更加没想到靳澄居然直接承认了。

    这一路沈蔚初是忐忐忑忑生怕这货一根筋没接上就在半路上爆发了,然而今天来送机的粉丝像是故意说好的一样都送了靳澄粉色的娃娃,其中有一个很大的粉色兔子。

    靳澄面无表情的接过兔子,脸色说不上好坏,只是和沈蔚初擦肩而过的人时候丢出一句,“这事没完。”

    因为这句话,沈蔚初担惊受怕了一路。

    彤姐还不怕死的让靳澄给粉丝发应援照,靳澄居然脾气很好的任由她拍了照发了微博。如今靳澄的微博成了粉色的海洋,平时高冷的人设一夜之间就崩塌了。

    沈蔚初偷偷上靳澄的微博看了一下画风,粉丝们都疯了,下面的配图全是粉色的靳澄表情包,早期出道的时候靳澄所在的组合出过一些画风可爱的mv,都被粉丝截图做成了萌萌哒的表情包。现在凶巴巴的表情都被加上了粉嘟嘟的腮红,整个人都凶萌凶萌的。

    沈蔚初很紧张,他觉得这些账肯定都要算在自己头上。

    这样全程绷着脸挑战沈蔚初神经的人在见到成员后,一秒钟切换,整个人都柔和下来了。

    应礼他们像是故意欺负自家老幺一样,居然给他带了一捧粉色的玫瑰,很大很耀眼,都不知道是怎么带过来还不被记者发现的。

    玫瑰是简璟准备的,递给靳澄的时候,靳澄脸色虽然还是那么臭,但是沈蔚初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家伙是喜欢的。粉色会让人的心变柔软,这个家伙也逃不过。

    应礼给靳澄准备的是一个粉色的零食包,说是自己的助理准备的,粉色的棉花糖包装黏在一起打开里面一看全是糖果,除了零食包还是有靳澄最喜欢的甜食,是他喜欢的牌子店里做的蛋糕,打开一看果不其然也是粉色的蛋糕,上面写着“释放天性”四个字。

    这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的礼物。

    靳澄很是嫌弃的拿手指挖了一点奶油吃了一口,甜腻的味道让他都有点绷不住的抿了抿嘴。

    看着这样的靳澄,沈蔚初莫名的觉得,有点可爱哇!

    组合中的小可爱安夏准备的是粉色的兔耳朵,说看到靳澄抱着毛绒绒的玩偶睡觉觉得特别可爱。

    顾棠栖的就更过分了,他给靳澄准备了一件粉色的t恤,上面印着粉嘟嘟的靳澄的表情包,凶萌萌的。

    这一堆来自哥哥们的爱,靳澄无奈的站在那里,被几个人围着强制换了衣服,手里还抱着花,坐在地上,身前还放着蛋糕,头上戴着兔耳朵,背上还背着零食包。

    靳澄一点脾气都没有,虽然一张脸也是臭到不行,但是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怒气。

    这家伙的脾气好像到成员面前就被抽离了。

    安夏掏出手机要拍视频,连平时都会格外宠着靳澄的简璟都忍不住拿出了手机。沈蔚初偷偷的跟着拍了照录了视频,如今这风声鹤唳的时候,他多准备点黑图,感觉就像身上多了一块保护的盔甲。

    拍完照安夏居然还随身的包里摸出一个粉色的波板糖递给靳澄,开玩笑的说:“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送你粉色的东西了,你终于可以把你的小跑做成粉色了。”

    安夏是组合中的小天使担当,从出道一直可爱到现在,粉丝们一直都喜欢送他萌萌哒的东西,估计这个糖就是粉丝送的。

    靳澄当场把糖给掰碎了,安夏也不客气无视靳澄的黑脸,直接拿过来把糖跟人分着吃了。沈蔚初也分到了一块,人家吃着甜甜的,他吃着觉得有毒。感觉靳澄的报复进度条从在机场遇到记者开始就已经在读条了。

    队长拿了一块糖顺势塞进正在跟工作人员调试音响的简璟嘴里,然后冲沈蔚初笑笑,说了句“不用担心这家伙”。沈蔚初不知道队长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一点都不担心靳澄会生气,他是担心靳澄会秋后算账把这些事都算在自己头上。

    简璟试完音响设备挨着靳澄坐在舞台中间,吃了一块蛋糕,然后说:“没什么好觉得尴尬的,你这么帅,干什么都是帅的,喜欢粉色,喜欢毛绒玩具又有什么问题,谁都没有资格干涉别人的喜好。”

    “对呀。”安夏因为是易胖体质不敢吃蛋糕,正叼着糖在那里舔着,“你喜欢什么就说出来呀,你还怕自己的人设崩掉呀?”

    靳澄正在专心致志地吃蛋糕,然后抬眼看了一旁跟工作人员商讨细节的沈蔚初,冷笑一声,“我就从来没走过人设。”

    “作为队长!”应礼过来了,抓着靳澄的头就是一顿揉,“我肯定还是希望你们能过的更轻松一点,至于其他的,无所谓,我们这些人的经历还不够这些人看的吗?这些小事就不用纠结了,今年你生日我送你一个这么大的兔子。”

    说着比了一个巨大的手势。

    靳澄没好气的踢了自己队长一脚,“队长,我求你做个人吧!”

    队长笑着蹲下身一把箍住靳澄的脖子,靳澄求饶的大喊出来,“换成熊!!!我要熊!熊!!”

    几个打打闹闹的结束了今天看场地的工作。明天才是彩排的日子,今天还算是有空闲。哥几个约了晚上一起喝酒,沈蔚初以为没自己什么事,他跟工作人员交接完工作回酒店的时候,刚进房门就被靳澄给拎出来了。因为工作需要,他每次跟靳澄外出工作都是住套房的,主要还是为了工作方便。

    沈蔚初都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带到楼下的酒吧了,因为是艺人的缘故,就算是在本该享受酒吧的热闹气氛的地方,五个人还是选择了包厢。

    应礼他们对沈蔚初也不陌生,去年组合重新出道后,成员们在一起工作的时间很多,助理们自然也是随行的。沈蔚初给大家的印象非常好,因为他总是乖巧地跟在靳澄身边,不管是靳澄多任性的要求他都能给他解决。

    原以为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助理,没想到今年居然给靳澄搞出这么多事来,更让人惊讶的是,他搞这么多事靳澄居然还要带着他,连这种成员之间的私人聚会都带着,确实挺意外的。

    几个人坐在一起闲聊,也不怎么喝酒,毕竟后天就是演唱会了,大家都希望能把状态调到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