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为什么要允许她去看跟蓝文珊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艾琳娜在跟谭暮白离开诗奈尔所在的地方之后,不解的问谭暮白。

    谭暮白看着水洗过的湛蓝天空,微笑了一下:“不管怎么样,重获自由的人,都应该跟自己被禁锢的过去做一个正式的告别,不是吗?”

    艾琳娜紧紧皱着眉毛:“诗奈尔不像是一个为了重获自由而感到开心的人。”

    她刚才观察过诗奈尔。

    诗奈尔在听到谭暮白说她‘已经自由’之后,脸上没有高兴的神情。

    自由对未来生活的茫然。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自由了之后,可以做什么。

    “可爱的小鸟如果从出生的时候起,就是生活在鸟笼里,那么,就算是鸟笼的门打开,她也不会主动离开这个笼子。”

    “您是说,诗奈尔就是这样的笼中鸟?”

    谭暮白点点头,将手拢在一起,一边跟艾琳娜往前走,一边呼吸冬日里新鲜却又有点发寒的空气。

    “有些鸟,离开笼子会死,而有些鸟,离开笼子会飞向更加广袤的天空。”

    谭暮白仿佛是在说诗奈尔。

    也仿佛不是在说诗奈尔。

    艾琳娜想了一下,问她:“谭小·姐觉得,诗奈尔会怎么样?”

    “我又不是上帝,我怎么知道她以后会怎么样呢?”

    谭暮白笑了起来。

    艾琳娜觉得谭暮白说的也对。

    诗奈尔以后会如何生活,还要看诗奈尔是什么打算。

    谭暮白并不能左右她以后的决定。

    “我总觉得,诗奈尔对蓝文珊的感情非常特别。”

    诗奈尔低语。

    “人都是感情动物,日久生情,更何况是诗奈尔跟蓝文珊在一起十多年,不是亲人也胜似亲人了。”

    “那她会不会……”艾琳娜脱口而出。

    谭暮白转头看她。

    艾琳娜瞬间打住了自己几乎要脱口说出来的话。

    “不要想这么多了,走吧。”

    谭暮白仿佛明白她刚才差点脱口而出的话是什么,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而是带着她回去。

    那边。

    加文少·将的办公室里,凯尔特已经重新开始工作。

    约瑟也照例来加文少·将的身边将谭暮白每日的行踪汇报给加文少·将。

    “她去找诗奈尔了?”

    凯尔特还是有些格外关注谭暮白的一举一动。

    听到约瑟说谭暮白去找诗奈尔,就在少·将未开口之前,先出声问了。

    等到问完了之后,才察觉是自己话多了。

    有点后知后觉的垂下眼睛闭上了嘴。

    约瑟也看着加文少·将的脸色,小心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是,谭小·姐似乎对诗奈尔格外的关注,所以早上吃过早饭之后,便带着艾琳娜去看诗奈尔了。”

    “带着艾琳娜一起去……”

    加文少·将抓了一个奇怪的重点。

    抬起眼,还多看了约瑟一眼。

    约瑟被加文少·将那冰蓝色的眼珠看的心里面慌慌的。

    回答完之后,就赶紧低下了头。

    “看起来,在她的身边,艾琳娜比你更值得信任。”

    约瑟抿唇,心里有些不舒服,却难以反驳这个事实。

    少·将笑了一下:“也好,总要在异国他乡的龙潭虎穴里面找一个自己可以信任的人,不是吗?”

    约瑟不敢答话。

    加文少·将自语道:“她信任艾琳娜,总比信任你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