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心里被刺了一下。Ωヤノ亅丶メ....

    却仍旧没敢抬头。

    她不明白加文少·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加文少·将却道:“没别的事,就回去吧。”

    “是。”

    约瑟退出加文少·将的办公室。

    凯尔特因为有了前科,也不敢多说话。

    不过,悄悄去打量少·将的神色,却发现少·将的眼神有些隐隐的笑意。

    但是,笑意又没有沉到眼底。

    似乎是在算计什么一般。

    过了一会儿,加文少·将忽然问凯尔特:“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谭暮白信任艾琳娜要比信任约瑟好吗?”

    凯尔特哪里能明白加文少·将的意思,老老实实的回答:“属下不明白。”

    “谭暮白其实看人很准,”他微笑,“作为一个女·人,她的眼光已经算是很长远了,也有些不必要的心慈手软。”

    不必要的心慈手软?

    凯尔特眉心一拧。

    更不明白加文少·将的话了。

    “你也出去,我自己静一静。”

    加文少·将打发凯尔特也出去。

    凯尔特自然没有多说别的,就离开办公室。

    凯尔特离开加文少·将的办公室之后,在门口略略犹豫了一下。

    想到今天天早上路过餐厅的时候,看见约瑟被冷落的那一幕。

    心中的不安分,又如同不老实的藤蔓一样,开始弯弯曲曲的从心里面往上疯长。

    他一边走,一边神色沉沉的压着自己心中那可怕又危险的想法。

    走了几十米。

    终究还是没能完全压制住那个想法,被那个想法嗡的一下,占据了主导思维。

    他脚步一转,朝着约瑟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约瑟心里憋屈,一次次都是这样。

    从来执行任务的时候,自己就不是被上级看好的那一个。

    也不是被看重信任的那一个。

    如今,再次的经历了这样的事情。

    虽然已经平庸的习惯了,却仍旧觉得心中有种被人忽略轻视的愤懑。

    为什么两个人同样的身份,却要被人比较选择呢?

    为什么要有被重视跟不被重视的区别呢?

    为什么所有的人,不能是被公平对待的呢?

    她越想,心里就越是乱。

    越是愤怒,越是嫉妒。

    忽然,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约瑟。”

    约瑟停下脚步,辨认出了这道声音是凯尔特的声音。

    她松开了握紧的拳头,转过身,无奈的看向了凯尔特:“凯尔特秘书有什么事情吗?”

    她本来心里句烦。

    再加上凯尔特最近也惹了不少事,似乎在少·将的跟前也不是那么得力了,所以她对待凯尔特的态度,也不如之前那样尊重恭敬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捧高踩低。

    人性之恶,也是人性本能。

    凯尔特能感受出约瑟的态度,却并没有在乎,而是问她:“你想一直被她这样轻视吗?”

    约瑟眉毛微微一皱。

    凯尔特见旁边无人,走近一步,又压低了声音,蛊惑一样,问约瑟:“你想一直做那个被比较之后看做劣品的人吗?”

    约瑟的嘴角垂下,眉毛却皱的更紧了:“我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跟我合作吧,约瑟。”

    凯尔特在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对她说出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