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居住的地方,如今已经布满了尘埃。

    即便是只有几十天没有在这里居住。

    这边,也像是经历了千百岁月一样,腐朽的越发厉害起来。

    诗奈尔的脚,踩在地上,明显的从地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脚印。

    她低头,看见地上都是浅浅的尘埃。

    这些浅浅的尘埃,像是细薄的雪花一样,铺满了房间的边边角角跟所有望眼远去可以看到的地方。

    诗奈尔的心绪有些杂乱,手指尖的血液仿佛在无端的沸腾跳动。

    心头,也像是有一把被狂风吹得胡乱摇曳的火。

    这火焰,灼烧着她的胸膛,让她心里面焦躁又痛苦。

    眼泪像是已经被这火焰给灼干。

    她一步步的往里走,入眼的全是熟悉的东西。

    可是,仔细去看,却又像是完全不熟悉。

    有那个人活着的时候,这里是一个世界,而当那个人死去。

    这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在这个空间里安静下来,细细的去感受周围的一切。

    门口陪她过来的两个女兵,透过窗户的玻·璃,看着在房间中站定了,张开双臂一动不动的诗奈尔。

    也忍不住开始嘀咕了起来————

    “这家伙运气还不错。”

    “是啊,居然是那位亲自给她求情。”

    “要不是那位给她求情,她现在怎么还能看见太阳的亮光?”

    “是啊。”

    两个人都觉得她的运气很不错。

    在嘀咕了一会儿之后,就转头又看房间里面的诗奈尔。

    “她在做什么?好奇怪的样子,一动不动的,会不会是疯了?”

    这不是第一个人怀疑她已经疯了。

    所以旁边的人有些见怪不怪:“经历了这么多,不疯了也差不多,听说从平房那边放出来的时候,精神就有点不正常了。”

    “要不要立刻把她弄回去?”

    女兵已经开始担心起来。

    “没事,这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了,让她在这儿多待一会儿也没关系。”

    一门之隔。

    两个女兵的话语声,诗奈尔并不能听见。

    然而,闭上眼睛,张开双臂的诗奈尔,静静的感受着周围的空气,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皱起眉毛,侧耳去听。

    房间里出现了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那水滴声有点远。

    但是可以确定,就是在这个房间里的。

    她仔细听了一会儿,确定了方位,顺着那个传出水滴声的方向慢慢走了过去。

    滴答……

    滴答……

    滴答——

    终于。

    诗奈尔在房子最后面的一个房间里,发现了水滴声的来源。

    那是一个漏斗状的容器。

    容器不大,立面上盛满了水。

    水正从上面往下面一滴滴的落。

    诗奈尔伸出手去,想要碰一碰那个漏斗。

    但是,刚一碰,就发现在漏斗的下面,压着一封信。

    那封信上,印着蓝文珊生前最喜欢的那枚玫瑰火漆的印记。

    “蓝小·姐!”

    她惊讶有惊喜的叫了出来。

    伸手就去抓那封信件。

    本以为信封上也会有薄薄的灰尘。

    可是,抓到手里的时候,才发现,这封信是干净无比的。

    她手指发抖的急忙去拆信件。

    她想看看,蓝小·姐在最后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留给了她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