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家的狗?”

    叶风吹胡子瞪眼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壮硕的大胖子,语气相当的不友善,虽然眼前的梅谱真的很胖,一米八的大个子,目测最少都得有二百斤的身躯。但是,叶风可不怕,别看叶风清瘦,但是他的战斗力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看着叶风这凶神恶煞的样子,梅谱吓了一跳,心想二舅家的破狗和你是有啥深仇大恨啊?至于这么咬牙切齿不?

    “咳,不是我家的,是我二舅家的。”梅谱顺势松开了叶风的衣角,还不留痕迹的朝着后面退了一小步,窝在肥肉中的小眼睛,贼溜溜的盯着叶风,右手微微抬起,好似在戒备着叶风突然暴起一样。

    “你二舅家的?那和你家的也差不了多少!”叶风气呼呼的说道:“你家的破狗无缘无故的侮辱我,你管不管吧?不管的话,我管管!”

    “尼玛,神经病吧!”

    梅谱在心里骂着,虽然他真想一口盐汽水喷在叶风脸上,但是良好的家教还是让他忍住了。

    “兄弟,你说我家的狗骂你?这玩笑有点过分了吧?”梅谱笑呵呵的摇着头,一脸你别开玩笑了的样子。

    “兄弟,要是说大哈它咬你了,或者是吓着你了,我都能理解。但是你说它侮辱你了,这我就有点理解不了了,你说这事说出去有人信么?”见叶风没有说话,梅谱继续“好言相劝”开解着叶风。

    这时候,叶风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低下了头,见叶风这架势,梅谱还以为叶风是羞愧的想要认错了呢,心里正构思着接下来如何用大度的语言来彰显自己的宽容。

    “兄弟,没啥大不了的,谁没有犯浑的时候呢?”梅谱肥嘟嘟的脸上洋溢着佛性的笑容,心里更是飘然然的,这种谆谆教诲、感悟了傻子的感觉,真好!

    不过,就在梅谱还飘飘然的时候,低着头的叶风冷不然的抬起头来,与脸上还带着笑容的梅谱四目相接。

    好似“嗡”地一声,梅谱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顿时,冷汗不要钱似得从他脑门上流个不停。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

    横尸遍野?血光冲天?

    这些词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梅谱不知道怎样去形容。

    但是,当他和叶风对视的时候,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绝对令他终生难忘。

    “懂了么?”

    叶风收回那种戾气,目光再次变得平凡,虽然他不怎么会用眼神侮辱人,但是用眼神来吓唬人,他绝对是轻车熟路。

    “懂、懂了,大、大哥,别杀我,我、我、我给您道歉。”

    胖子都要吓哭了,肥嘟嘟的脸蛋涨的通红,能在这里出现的人,绝不会有平凡人,梅谱的见识、眼力都不是平常人能够比拟的,此时此刻,他万分肯定,叶风绝对不是普通人!

    能有那种眼神的人,不会普通。

    “你给我道歉干嘛?我要那只狗给我道歉!”叶风不满的哼了一声。

    听了叶风的话,梅谱的脸顿时就胯下来了。

    “大哥,要不……您还是杀了我得了。”这时候,梅谱也看得出来,其实叶风对他没什么恶意,虽然不知道为啥这个精神病非要和一条狗较劲。

    “我他么的……”叶风满头黑线,看着眼前的死胖子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想一巴掌呼死他,叶风感觉这个大胖子比那条破狗都气人!

    “哥就想听个音乐,咋碰上的都是这么气人的奇葩?”叶风心里很是悲愤。

    “小三儿,别愣着了,过来吧。”

    就在叶风被噎的说不出话来的时候,悠扬舒缓的琴箫合奏缓缓结束了,那边有位老人正笑呵呵的朝着他们这招手,估计是在招呼这胖子。

    “算了算了,这事就算了吧。”

    叶风气呼呼的撂下一句话,转头就慢悠悠的离开了。人家有正事了,叶风也懒得纠缠了,还是赶紧去偶遇小宝贝吧。

    看着叶风晃晃悠悠的背影,梅谱长出一口气,偷摸摸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唉,那位大师,既然来了,何不喝壶茶再走?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是瞧不起我们几个老家伙么?”

    听见这声音,梅谱连忙转头看过去,一位身穿灰色古风长袍,戴着老花镜,头发略有花白,一幅学究样子的老者,怀前还摆着一张古琴,这老人正伸着手朝着叶风的背影高声招呼着。

    见此情景,梅谱顿时心里一惊,大呼“坏了事”。

    “二舅,你先听我说,他……”

    梅谱小跑着到了二舅身旁,刚想解释,话还没说完呢,边上的大哈“嗷呜”一声就径直窜了出去,看那方向,好似是冲着叶风去了。

    (大哈:主人叫你站住,你竟然不站住?哼哼!)

    “哈哈,老许,你家的狗到是挺聪明的嘛。”柳教授一群人看着愣头愣脑的大哈,一个个都哈哈的笑着。

    被称为“老许”的胖子他二舅也笑呵呵的望着窜出去的大哈,显然很享受老友们的夸赞。

    “我擦!”

    别人都很高兴,但是梅谱却是像个热锅上的蚂蚁,真滴着急啊!大哈这举动真的是吓着梅谱了,你这破狗是找死啊?本来人家就想揍你呢,你现在还鸡儿自己跑过去zuo?千里送叉叉?

    原本梅谱以为叶风那么清瘦,估计会被大哈欺负,但是现在梅谱不这么觉得了。看着大哈歪着脖子、吐着舌头那不知死活的撒丫子的样子,梅谱只希望它能活着回来。

    “二舅,那个你先听我说,那个人他……”

    “唉,小三啊,先别说别的了,等大哈把大师追回来在介绍也不迟嘛。”许二舅热情的招呼着梅谱,给他介绍着旁边那位刚才说话的老者。

    “来来来,三儿啊,这就是你一直仰慕的柳兴学柳教授,成天念叨着,现在见着了吧?”

    “后生晚学梅谱,见过柳教授。”

    虽然着急想要解释一波,但是现在二舅正给他引荐呢,他也只能先恭敬的给柳教授问礼了。像是柳教授这样的文化人,就注重这些礼节,要是一见面就给人留下个不识礼数的印象,那就gg了,这些天的准备也就付诸东流了。

    “你就是老五家那孩子?你爹身体还好吧?好久时间没见过他了,得有二十多年了吧?”柳教授也笑呵呵的,还转头看了看胖子他二舅,言语中满是对以往的回忆合感慨。

    “是啊,得有二十年喽。”许老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梅谱也忙是说道:“好,挺好的,我爹他也一直念叨着您呢。”

    “那个二舅、柳教授,刚才那个人吧,其实他……”

    “唉~(二声,拉长音),叫什么教授啊,叫叔就行。”柳老道。

    “唉(四声),柳叔。”听柳教授这么说,梅谱喜形于色,能拉进关系是好事啊,他忙前忙后就是为了和他拉近关系啊。

    不过,还是那个精神病的事还是得解释一下啊,要不然误会就大了!

    “二舅,你听我说啊,就是刚才那人……”

    “你说你请来的那位大师啊?不着急介绍呢,等人来了在简绍也显得正式啊。”

    “不是二舅,是这么回事……”

    “咋着,你还来劲了?你是怕我和你柳叔赢不了他是咋着?我们要是真技不如人,那输得也心服口服。”

    “老许说的对啊,输了不就是输一把南雁古琴么?虽然心疼,但是我们也不是输不起的人。”

    “不是,二舅,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那个人可能不懂音乐。”

    “不懂音乐你请他来干啥?”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那你是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那个人不是我请来的。”

    “谁也没说是你请来的啊,你以为你有钱就能请动人家大师么?我们这是艺术上的交流,你就是人家大师一个传话的,懂么?”

    “二舅,不是……”

    ……

    (几个老头儿围着一个悲催的胖子绕口令ing)

    此时此刻,梅谱真的是要爆炸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就这么难么?虽然和柳教授聊得挺好,今天的目的差不多已经算是达到了一半了,这本应该值很高兴才对。但是现在的梅谱真的一点都不想笑啊,大哈那条死狗现在是“生死不知”啊,大哈可是二舅的心肝宝贝啊,要是大哈真被那个神经病给咋着了,那二舅不得拔了他的皮啊?

    “不是二舅,我的终极意思是……,是,咱们咋着也不能让一条狗去请人家大师啊,那显得多不正式啊!”梅谱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已经冒烟了。

    “嗯,有道理,那你赶紧追上去啊。”许老爷子也喝了一大口茶水,润了润嗓子。

    “嘎?”

    梅谱这下子真是懵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个啥?自己都说了个啥啊?

    梅谱都想哭了,恨不得给自己俩大嘴巴,自己的嘴咋就这么笨呢?多简单的一个事啊,咋就能解释着、解释着就成了事实了呢?

    (梅谱:此时此刻,我想狗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