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这首诗的体裁太过怪异,虽是七言,却不是律诗也不是绝句,古体诗?可又是工整的七言。”赵荒名也皱着眉喃喃道。

    人大中文系的一个教授也道:“这首诗的体裁和紫夜那首《琵琶行》到是有几分相像,说是古体诗也过得去吧。”

    “确是有些怪,不过……”

    “没什么不过的,这首诗太过偏门,不是主流大道,我看胡院长没有说错,这首诗就凭这一点,就当不得第一诗的称谓!”

    许多中文系的教授开始议论,这首《春江花月夜》初听之下,的确令人惊艳不已,但是现在品来,它的体裁的确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要知道,唐诗讲究的格律之美是很重要的,不管是绝句也好,律诗也罢,它们都有自己那一套完整的格律,令人一眼就能辨别的出来。

    可这首《春江花月夜》,你说他是律诗?

    不是!

    绝句?

    那就更不是了!

    就说它是一首古体七言诗,都牵强的很!

    看着这一幕,礼堂里的学生们都傻眼了。

    咋个意思?

    刚才这些教授不还都是一个个震惊的合不上嘴了么?

    怎么现在又一个个的开始批评叶教授了?

    “这首诗不好?”

    “胡院长说的体裁是咋个意思啊?”

    “什么古体诗啊?七言?诗歌不就是这样的么?”

    “叶教授有麻烦了!”

    许多同学不太懂,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不过也有懂得同学,就像是学霸孙学姐正皱着眉解释道:“所谓古体诗,是唐朝之前诗歌发展的还不成熟,是从民间向士大夫文人阶层发展演变时候的一种诗歌体裁,不过这种体裁的诗歌流传于后世的并不太多,到了隋唐之后,诗歌发展的已经成熟,这种体裁也就渐渐的被取代了。”

    旁边的窦泥万学长也道:“这种类型的诗歌,虽然在唐朝时候也有,但是现在的专家们认为,这不是当时的主流。现在诗坛的人研究唐诗,大多以律诗和绝句为主。所以说,因为体裁的限制,叶教授的《楚江花月夜》难以问鼎大唐。”

    “而且这首诗,不管是音律还是格调,都极为优美押韵,比之律诗都犹有过之,可却又不是律诗,的确是怪异的很。”窦学长疑惑的说道。

    ……

    不理会台下各种的议论声,叶风只是看着胡院长,淡声道:“如果这首《春江花月夜》算不得诗歌的话,那你说说什么才是诗歌?”

    叶风开口,场下又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胡院长和叶风的身上。

    “呵呵。”

    胡院长冷笑了两声,在他看来,叶风现在就是在做无畏的挣扎。

    是!

    这首《春江花月夜》的确惊艳,的确超凡入圣!

    这一点,胡院长也承认!

    但是!

    它先天就有缺陷!

    “我国诗词源远流长,绵延数千年之久!自先秦萌芽开始,自《诗经》打下基调之后,诗句以四言为主,多用重词叠句;后又有楚国地区的楚辞兴起,多用六七言错落,多用‘兮’字,称骚体。”胡院长中气十足,讲的头头是道。

    叶风也不打断他,淡然自若的看着他,任由他继续。

    “由秦入汉之际,经过一段时间的民间发展,诗歌兴起,至魏晋之时,诗歌成熟,涌现出了像建安七子等伟大的诗人。”胡院长冷着脸道:“隋唐之际,诗风大盛,涌现出了灿若星河的大批诗人,也正是这个时期,绝句和律诗最终定型。而在唐中期,词定型,晚唐涌现出了一批甚好的词作品。而至宋元,词曲大兴……”

    “行了行了,你说的这些诗词发展史,谁不知道?”叶风伸手打断了他,胡院长说的这些关羽这个世界诗词发展的东西,和叶风了解到的差不多。

    和以前那个世界一样,都是先秦启蒙、两汉兴起、魏晋成熟、隋唐兴盛、宋元繁荣……,这没什么好说的。

    但重点是,两汉兴起这段时间里,诗词是以一种什么形式兴起的?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研究明白!

    民间发展?

    民间发展你个二大爷啊!

    胡院长阴沉着脸,自己说话被叶风打断了,他心里很不高兴,“自先秦起,纵观诗词发展的整个历史中,可有你这《春江花月夜》这样的体裁?”

    顺着胡院长的话,赵荒名等教授也都认真的思索了一遍。

    没有!

    真的没有!

    历史上,真的没有出现过类似的体裁!

    当然,这只是他们自己认为的,叶某人可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

    “你觉得没有,那只是你学问还没有做到家罢了。”叶风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

    顿时,整个礼堂的人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无数双瞪的老大的眼睛呆呆的盯着叶风。

    啥玩意?

    叶、叶教授刚才说啥?

    他、他说北大中文系的胡力源院长学问做的不到家?

    不到家?

    握了个槽!

    大哥,人家他么是北大中文系的院长啊!

    你他么以为人家是海大吴校长是个教体育的?

    人家是正经八百的文学教授啊!

    你丫的一个搞数学的说人家学问做的不到家?

    胆大包天啊大哥!

    就连赵荒名都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大哥,您就算想为自己想为海大找回场子,那您老人家也他么的别胡说八道啊!

    要是胡院长学问做的都不到家,那我们是个啥?在您眼里是不是和小学生没啥区别啊!

    胡院长都被气笑了,“我活了大半辈子,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老夫的学问不到家!”胡院长身体挺得倍儿直,嘴角含笑,就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叶风。

    叶风也笑了,“您老也不用激动,以前没人说您,那是您老早没遇见我。”

    “呵!”胡院长嗤笑了一声。

    叶风也不在意,站在讲台边上,搂着自己的宝贝闺女,看着胡院长,看着台下的所有人,泰然自若。

    “你们不是说这首《春江花月夜》的体裁怪异么?”叶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们,这首诗的体裁不仅不怪异。

    “而且,是诗词正统!”

    此言一发,礼堂里瞬时鸦雀无声呢。

    一千好几百人,就这么无语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叶风。

    一秒……

    两秒……

    三秒……

    “哈哈。”

    忽然,胡院长笑了,笑的是那个高兴啊,笑的是那个前仰后合啊,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哈哈哈……”

    紧跟着,那些中文系的教授们也都笑了,而且是爆笑。

    此时此刻,看着台上的叶风,场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爆笑不止,就连那些记者都一个个的捂着脸笑个不停,估计都该有人笑岔气了。

    整个礼堂里,瞬间就被嘲讽的爆笑声淹没了。

    “他刚才说啥?《春江花月夜》是诗词正统?哈哈哈哈!”

    “不行了,笑了我了!叶教授果然是搞数学的啊!”

    “我的妈呀,这可能是我这几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还正统,我哈哈哈哈,我不知道说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