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根本就没有理会苏玉婷,要是以前我还可能跟她打声招呼,可那天她打我妈耳光,现在没抽她已经算是给她面子了。

    我不搭理是苏玉婷,可不代表她不想搭理我,就在我走到苏玉婷身旁时,她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杨毅你什么意思,看见我连声招呼都不打吗?”

    我有些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有屁快放!”

    “你!”我的话明显刺激到了苏玉婷,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对她说话,脸上虽有不忿,但还是勉强笑着说道:“这几天你妈没来我们家当保姆,估计你连菜都没得吃吧。还想你妈继续在我家当保姆,你就先给我道歉,再把你拍的照片都删了,如果诚意还可以的话,我就让你妈继续当我们家的保姆。”

    听到她这句话,我被她气笑了。看来她还以为我妈不在他们家当保姆,我就活不下去了。殊不知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可比以前好千百倍。

    我冷声说道:“去你妈的保姆!”

    “你说什么?”苏玉婷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

    在她眼里,我一直就是个逆来顺受的废物,可现在就是我这个废物居然骂了她,而且还骂了两次。

    “我说去你妈的保姆!”我突然朝苏玉婷怒吼道。

    我的怒吼声把周围同学下了一跳,估计谁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和疯子一样大吼大叫。

    我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继续吼道:“别特么假惺惺的演戏了,让我妈去你家当保姆,除非我脑袋被驴给踢了,还让我删照片,你脑子有屎吧!”

    “哼,你吼什么吼,你不过是我们家吃剩菜剩饭养大的狗,你有什么资格冲我大喊大叫的!”苏玉婷忽然朝我扑上来,那样子就好像准备冲过来打我似的。

    还好她冲过来的时候被周围同学给拉住了,不过苏玉婷还是一脸鄙视的冲我大骂起来:“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个没人要的野种,我爸看你们母子可怜,让你妈来我们家做保姆,可你妈那个臭婊子却当小三,破坏别人家庭,你们一家还要脸吗?”

    听见苏玉婷这么说我妈,心中那团沉闷已久的怒火当即就点燃了,我冲上去狠狠地扇了苏玉婷一记耳光,怒吼道:“不准你骂我妈!”

    一声脆响,这记耳光结结实实的落在了苏玉婷脸上。

    “你敢打我!”苏玉婷一下子被打懵了,捂着脸颊楞在原地,显然没想到我会打她。

    我原以为苏玉婷会找我拼命,可是我错了,她戳着我的鼻子说:“杨毅我要让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复出惨痛的代价。”

    说着苏玉婷怒气哼哼的离开了,我有些为刚才的冲动后悔。

    苏玉婷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追求她的男生不计其数,其中就有几个是学校的混子,要是苏玉婷出面让他们找我麻烦,我可能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来到座位上,一直忐忑不安的等待着苏玉婷的报复。不过说也奇怪,这都第二节下课了,也不见有人找我麻烦。

    “杨哥,能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嘛?”

    这时候李文虎凑了过来。李文虎是农村人,比我还穷,平时去食堂吃饭还自带家里腌的咸菜,在班里也就他愿意跟我说话。

    我没多问,直接就把手机给他,不用说他肯定是打电话回家要生活费了。

    快上课的时候,李文虎把手机递给了我,不过脸色显得有些难看,我说:“没要到生活费吗?要不我借你一点?”

    想到我妈留给我五百块钱的生活,要是他需要的话,借他一点不是不可以了。不过李文虎并没有问我借钱,只是随便说了句家里有事,我也不好多问了。

    可没想到就是这个小插曲,很快就出事了。

    我先是发现一些男同学围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接着他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我们班的学习委员郑健飞冲我吼道,说我用手机偷拍同桌李慧琴。

    李慧琴一直看我不顺眼,说我身上脏有味,不愿跟我座一起,一直跟老师嚷嚷着调换座位。一听见我用手机偷拍她,当即就火了,骂我是色狼不要脸等等。

    我一脸懵逼的说道:“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偷拍过你?”

    李慧琴长得挺漂亮的,是我们班的班花,家里也挺有钱。平时总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什么香莱尔化妆品,名牌包包那是一样都不缺,但她总是鼻孔朝天,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特别瞧不起穷人,也就是我这样的。

    不过我为人低调,她平时骂我两句,我全当听不见,但说我偷拍她照片可不是小事,弄不好我就要背上色狼的头衔。

    李慧琴瞥了我一眼,满脸的嫌弃:“你还不承认,以前我就经常看见你拿着手机翻来覆去,你一个朋友都没有,别告诉我你在跟别人聊天。而且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闻我身上的味道,你说有没有?”

    这话说的我挺尴尬的,我的确没什么朋友,也没有跟人聊天,但我那是在看小说好不好。至于说我偷偷闻她身上的味道,那还真有其事。李慧琴长得就好看,每天又在身上喷香水,试问哪位身旁坐着个美女不会躁动。

    见我没说话,旁边一个跟李慧琴关系不错的女生挺身而出说:“我也看见他偷闻了,而且我还看见他把小琴喝过的饮料瓶偷偷藏在书包里,也不知道做什么,想想就觉得恶心,简直就是个变态。”

    她这么一说,班级所有人看我的眼神瞬间都变了,对我指指点点,不时爆出我拿过谁谁女生喝完的饮料瓶,说我回去肯定对着瓶口添了,骂我是个大变态。

    一时间我成了众矢之的,纵使我又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

    我气的差点吐血,不过我还是我要为的行为辩解,我冲她怒吼道:“你放屁,我是看那些饮料瓶扔了可惜,拿去废品站卖钱了。”

    “那钱呢?”这女生一句话说的我竟还不了口,“你拿我们的饮料瓶去卖钱,钱哪去了?还有你为什么总拿女生的瓶子,被我说中了还死不承认是吧?”

    我气的怒火攻心,我也想拿男生的瓶子啊,可他们的钱都拿去打上网了。

    李慧琴听见这话,更加鄙视我了,更加认定我偷拍她照片了,怒火冲天地道:“大色狼,我命令你赶紧把手机上的照片给删了,否则我报警抓你坐牢。”

    其他围观的同学纷纷让我快点把手机交出来,特别是刚才说我偷拍的学习委员郑健飞,他苦口婆心的劝我说:“杨毅,我知道你是单亲家庭,性格可能有些扭曲,我们能够理解你的冲动,但偷拍这种事是不道德的,我劝你还是赶紧把照片删了,否则闹到老师那,把事情闹大就不好了。”

    他这么一说,同学们纷纷劝我把照片删了,别不识好歹,否则难堪的只是自己。

    这时有人小声说:“刚才在外面还看见杨毅打她表妹了,这种人渣连女人都打,真恶心。”

    “他连人渣都不如,听说他妈在外面破坏别人家庭,给人当小三,自己的爸爸都不知道是谁,他就是个野种……”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我万万没想到苏玉婷会在学校散播我妈的谣言。我总算看明白了,就因为我没有爸爸,做了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被无限的放大,就可以断定我是色狼是变态,这是哪门子道理?

    我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他们脸上充满了嘲讽与戏谑,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我说一句公道话。

    我的内心被委屈的怒火填满,直到最后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