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宛如大海里的一叶扁舟,遥望着巨轮上人们眼中的冷漠,我低吼着一字一顿地道:“你们凭什么瞧不起我,大家都是人,都是妈生的,我为什么不能跟你们一样?难道就因为我没有父亲,就因为我家里穷,所以天生要被你们欺辱吗?李慧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了不起,我没有偷拍过你,也绝对不打算偷拍你,因为我对你没兴趣!”

    李慧琴以前在家就是大小姐,在学校更是被前拥后簇惯了,说我对她没兴趣,顿时就恼了。.『.

    她指着我的鼻子,涨红了脸说:“杨毅你就是个野种,你凭什么瞧不起我,快把手机交出了,否则我我跟你没完!”

    旁边的同学们也都没有谁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我,竟然会说她没兴趣,顿时议论纷纷,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而李慧琴不知道有多尴尬,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架势,被旁边的女生给拉住了。

    我收一摊,不屑地道:“随便你,你爱咋咋地!”

    见我不搭理李慧琴,郑健飞又站出来在那里逼逼:“杨毅,我看你就是做贼心虚了,要不你怎么不把手机给别人看呢?”

    郑健飞这么一说,班级其他人都觉得他说的有理,一时间郑健飞气焰更盛了,仿佛民族英雄一般冲大家说:“同学们,我们班出了个大变态,作为学习委员,我不仅有责任更有义务揪出这个变态,他以后肯定还会欺负她的女生的,你们说是不是?”

    他这一嗓子喊下去,同学们纷纷响应。现在不仅是李慧琴要检查我手机了,就连其他女生也纷纷嚷嚷着要我叫出手机。而郑健飞则直接朝我扑过来,一下子把我按倒在桌上。

    郑健飞那些狗腿子们看见他动手,也立即向我扑来,一瞬间四五个人压在我身上,我根本动弹不得。见我还要反抗,郑健飞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

    刹那间只感到腹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胃里更是翻江倒海,差点没把昨晚的隔夜饭给吐出来。

    “我草泥马!”我冲郑健飞狂吼着,可回应我的又是一拳,我忍不了腹部传来的疼痛,一口酸水直接吐在了郑健飞身上。

    这一下可把郑健飞给气坏了,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扇来,‘啪’的一声,我的耳朵别扇的嗡嗡作响,隐隐听着郑健飞在我耳边狂骂,说我不仅变态还是个脏逼。

    四五个人对我同时下手,我虽然极力反抗,最后我还是没能护住口袋里的手机,被他们给抢走了。

    我之所以拼命护住手机,是因为那里面有苏玉婷和他们班主任的聊天记录。我虽然十分厌恶苏玉婷,但我还不想跟她彻底撕破了,要是这事在学校传开了,光是被她勾搭的数学老师就会活活整死我,那样对我没用任何好处。

    手机很快被郑健飞拿到手里,她轻轻一划居然直接打开了,他笑着骂我一声傻逼,说我胆子真大,连个锁都没设就敢偷拍。

    我大声反驳说我根本就没有偷拍,所以不用设锁,可是郑健飞根本就不管我,命令那些狗腿子死死按住我,以防我抢夺手机,接着他自己便点开了手机相册。可郑健飞还没来得及看呢,却被一旁李慧琴给抢走手机了。

    李慧琴脸上一阵羞红,她对郑健飞说,这是我的*你看什么看,真不要脸!

    我心里暗骂不要脸的是你这货才对,看我手机你就要脸啦?不过我没有出声,身正不怕影子斜看见就看,反正老子没做过,至于苏玉婷和他们老师的聊天记录我就管不了那些了。

    很快我就从李慧琴脸上发现了异常,不用说,肯定是聊天记录被看见啦。

    就在我想着怎么解释的时候,谁知李慧琴却把手机屏幕直接对象了我,她得意洋洋的说:“现在人赃俱获,我看你怎么抵赖,果然是个死变态,哼!”

    人赃俱获?我有些没反应过来,按理说看见苏玉婷的聊天记录也不应该是这样啊。

    我赶忙望像手机,当看见屏幕的一刹那,我彻底傻眼了,我的手机相册居然多了一张女孩的照片!

    只见上面是一个女孩的背影,正弯腰在拍裤子上的尘土,臀部正对着镜头。她拥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扎成了一个干净的马尾辫,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衬衫,露出白嫩的香肩,而下身则是一条淡白色的七分短裤,彰显着青春与活力。光看背影,就让人想入非非,确实是个大美女。

    再看李慧琴的打扮,这不正是她吗?

    李慧琴拿着手机转了一个圈,顿时同学们的嘘声在教室想成一片,而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变的怪怪的,特别是女生们,一个个看我都跟看色狼是的,生怕我对他们图谋不轨似的。

    我的脸唰一下就红了,连忙解释说:“这照片不是我拍的,我根本就没有拍过。”

    李慧琴眼中说不出的鄙意,“这是你的手机,照片又在你手机上,不是你拍的蒙谁呢?但凡你能找出一个人为你作证,这事就算了,否则我立马告诉班主任,让学校开除你。”

    我妈为了给我创造良好的学习环境,不惜租下那么贵的房子,而且没日没夜工作,就是想让我好好学习。要是被学校开除了,还学个屁啊。

    我急得脑门直冒冷汗,这下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全班上下,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我。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野种,做出这种下流缺德的事正是我的作风。

    忽然我的脑子里闪出一个人,李文虎。刚刚他还我手机的时候就感觉他有些不对,之后郑健飞就过来了,肯定是他陷害我的。

    只是令我万万没想到,这个一直跟我称兄道弟的李文虎,居然会陷害我。

    想到这儿我大声辩解道:“刚刚李文虎拿过我手机,可能是他无意间拍到的,不信你们可以问他!”

    我不敢说是李文虎故意陷害我,那样说的话他肯定不会承认的,现在只希望他能够承认,好把这事给平息下来。

    李慧琴挑了挑眉,一只手指着李文虎那个方向道:“李文虎你说,是不是你偷拍我,你知道偷拍我是什么下场的!”

    我心里暗骂这逼真阴险,她这么一说,李文虎还会承认是他偷拍的吗?不过我还是心存一丝希望看向李文虎,希望他看在我多次借给他手机的份上,帮我说一句话。

    不过现实总是那么残酷,李文虎有些躲避我的目光,唯唯诺诺的说:“没……没有,我是拿过他手机,不过我只是打了个电话,并没有拍照。”

    听见这话,我的心瞬间跌倒低谷。往日里那一声声杨哥不停回荡在我的脑海。我把他当兄弟,免费借给他手机打电话,可他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这一刻我真的很想哭,很想向他们证明我不是变态狂,可没有用,他们不信我。尽管如此,我依旧坚持着,颤抖着声音,近乎于哀求的说:“我没有偷拍,更没有干那些龌龊的事,我求求你们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变态。”

    但同学们没有一个人同情我,相信我。李慧琴说:“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你别在这儿装可怜了,没人会相信你的。”

    “其实……那张照片……”

    李文虎支支吾吾还想说什么,这时上课铃响了,李慧琴高傲地说:“死变态不管你承不承认,我待会就告诉班主任让她开除你。”

    听见这句话,我的心顿时沉入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