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突发怪症

    奇怪,宋学武怎么会戴着这样的一串手链。

    佩戴手链不奇怪,这样的手链就不得不让张狂多想了。

    宋学武这样的身份,这串手链必然价值不菲,很可能是他非常信任的人送的,不然宋学武也不会戴着。

    张狂想要更仔细看看这个手链,睁开眼利用后视镜向后观看。

    “往哪儿看呢!再看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唐晓娇的警告声音从后排传过来。

    张狂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唐助理,你误会了,我是观察一下前后有没有危险。再说了,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呢。”

    唐晓娇脸一红,这个混蛋张狂,刚才肆无忌惮的看人家,居然还振振有词!

    宋学武没有说话,唐晓娇也不好再纠缠这件事,车内气氛略显尴尬。

    张狂当然不会解释他刚才看的是总裁宋学武的手链,唐晓娇喜欢胡思乱想,就由她去吧。

    闲着没事调戏一下这位总裁助理,似乎也不错。

    车队不疾不徐的行驶在市区,张狂的思绪随着车窗外的景象变化着。

    很快,车队驶入市第一医院所在的这条街。

    看着对面熟悉的建筑,张狂心中感慨颇深,如果不是肖明月陷害他,他这个时候应该在市第一医院实习。

    等到实习期结束,然后成为一名医生,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人生经历了吧。

    那个可恶的肖明月,不但想办法把他排挤出市第一医院,还利用人脉关系,搞臭了张狂的名声,让他再也没能从事医生行业。

    这才有了他后面七八年悲惨的人生。

    尽管再后来遇到师父,张狂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

    但肖明月给他带来的伤害,是张狂两辈子都不能忘记的痛。

    肖明月!早晚有一天,老子要让上辈子所承受的一切,都报应在你身上!

    张狂正在浮想联翩,突然坐在后排的总裁宋学武发出一声痛苦低沉叫声:“老李,赶快停一下车,我胸口有点疼。”

    开车的李忠跟随在宋学武身边十几年,既是宋学武的专职司机,又是贴身保镖,深得宋学武信任。

    听到宋学武的叫声,宋学武立即降低车速向路边停靠。

    同时用通讯设备通知其他几辆车,“总裁身体有些不舒服,暂时停一下。”

    贸然停车会引起其他车上的内保慌乱,李忠处理这些事还是很有经验的。

    车队停靠在路边。

    面对总裁的突发情况,唐晓娇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张狂回头看了一下,顿时眉头紧皱,他发现宋学武的情况不容乐观。

    宋学武双手用力捂着胸口心脏位置,脸色苍白,就这么一小会的工夫,宋学武脸上汗滴密布,看得出来宋学武正在承受着强烈疼痛。

    “老李,总裁平时身体状况怎么样,心脏方面是否有什么病症,比如心绞痛什么的。”张狂询问李忠,宋学武身体怎么样,李忠肯定最清楚。

    李忠也知道张狂是一片好心,“总裁身体很好,别胡乱瞎想别的!”

    张狂一撇嘴,他的职责只是保护宋学武出行的安全,的确有些操心过度。

    宋学武的情况越来越差,整个人微微颤抖,双眼紧闭,嘴角出现了白沫。

    “李叔,赶快送总裁去医院吧,对面就是市第一医院。”唐晓娇慌乱中看到了第一医院的大牌子,赶紧建议把总裁送去医院。

    “我怎么忘了医院了!”李忠懊恼的一拍脑门,马上启动车子,通知车队立即前往市第一医院。

    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交通规则了,李忠开动车子,直接从双黄线穿了过去。

    车子停在急诊门诊前,李忠飞快下车,打开后排的车门,不用唐晓娇帮忙,李忠很轻松的把宋学武从车内抱了出来。

    “医生!医生呢,赶快来人!”李忠大声叫喊着。

    急诊大厅内出来一个护士,听到李忠的喊声,很不乐意的指责李忠,“这是医院,请注意影响,不要大喊大叫。”

    “少废话,这是我们总裁,耽误了我们总裁就诊,你就等着回家吧!”王强等人也都赶了过来,冲着那个护士叫喊着。

    一看眼前这个阵势,护士明白这个患者有大来头,她招惹不起,赶紧进去叫值班的急诊医生。

    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宋学武已经昏迷不醒,白沫顺着他的嘴角滴在衣服上。

    病情紧急,李忠抱着宋学武冲进急诊大厅。

    王强他们几个动作更快,已经把急诊医生叫了过来。

    两个护士推着担架车,李忠小心翼翼的把宋学武放在担架车上。

    两个急诊医生快速检查了一下,不敢确定宋学武的病情。

    像是心绞痛冠心病之类的心脏病,又像是羊角风,还符合中暑的一些症状。

    “赶快送往内科门诊,请心脑血管专家诊断一下,初步诊断是心脏方面的问题。”两个急诊医生互相交换一下意见,让李忠把宋学武送到内科进行详细诊断。

    宋学武的症状符合几种病症,但更符合心脏病症。

    慌乱之后,唐晓娇逐渐稳定,做总裁助理也有一段时间了,唐晓娇的能力体现出来。

    “王强,你派人去办理各种手续,其他人推着总裁去内科门诊。”

    李忠马上推着担架车奔向电梯。

    张狂跟在担架车旁边,很好的履行着内保的职责。

    等电梯的时间,唐晓娇拨通了宋学武家人的电话。

    “夫人,是这样的,总裁在出行的途中突发不适,现在正在市第一医院准备接受检查。”

    “嗯,好的,夫人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确定总裁的身体情况,您不要着急。”

    简单的说了一下宋学武的情况,唐晓娇挂断电话。

    “电梯怎么还不来!”看着电梯门旁边显示器上显示的数字是向上的9,李忠着急了。

    等不了那么久了,内科门诊就在三楼,李忠抱起宋学武,双手平托着,直奔楼梯间。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跟上!”唐晓娇跟了上去。

    “张狂,等会带着担架车上去。”王强也跟了上去。

    一行人急匆匆的从楼梯间上三楼,两个急诊医生目瞪口呆的跟在后面,看着双手平托着宋学武的李忠,两个急诊医生想不通,这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见过背着人也见过抱着人的,却还是头一次见到两只手平托着人,而且还是爬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