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羞辱肖明月

    医生这个行业,一旦名誉臭了,还怎么在这行混下去。

    肖明月才三十出头,美好的日子还在后面,绝对不能栽在一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手里。

    瞬间想了很多,肖明月进入门诊。

    “宋总醒了,真是太好了。”肖明月面带热情的笑容,来到担架车近前。

    “这位是?”宋学武向李忠问道。

    “这位是内科门诊的心脑血管专家。”李忠对肖明月可没什么好脸色。

    刚才的情况太特殊,李忠现在也相信了张狂的话,如果耽误几分钟,说不定总裁就会有生命之危。

    这些该死的庸医,就知道检查再检查。

    宋学武毕竟是见多识广的大人物,马上换上一副淡淡的笑容,“麻烦医生了,给你们添了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宋总刚才的情况很特殊,我们正在根据宋总所表现的症状,研究下一步治疗方案,宋总及时醒来,证明吉人自有天相。”肖明月腆着脸说道。

    “无耻!”唐晓娇心里暗骂,这个肖明月太不要脸了,就好像是他救活了总裁是的。

    宋学武想要从担架车上下来,在这上面坐着实在不舒服,双脚一软差点坐在地上,宋学武感觉不到双脚的存在,从小腿一下部位,完全是麻木的。

    “宋总,您这边坐,先稍稍休息一下,我马上安排给宋总做个全身检查,确定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肖明月手疾眼快,赶紧扶着宋学武,把宋学武搀扶到比较舒适的沙发椅上。

    “不用检查了,你们能检查出什么!”坐在担架车上,张狂用讥讽的语气说道:“目前宋总身体很虚弱,需要静养,没必要做什么检查,你们也查不出什么!”

    “胡说!不检查怎么确定宋总的身体情况,我是医生,必须听我的,宋总就是再忙,也要全面检查一下。”肖明月义正言辞,坚持要给宋学武做全面检查。

    “肖医生,你不是说宋总能醒来,你就和我一个姓么,那以后你是不是要改叫张明月了!”张狂一脸讥笑的看着肖明月。

    “你!”肖明月羞臊的面红耳赤,张着嘴不知道怎么回答张狂。

    他堂堂市第一医院心脑血管主治医生,被这个开除的实习生一巴掌打在脸上,那叫一个火辣辣的疼。

    “现在也不用你和我一个姓,刚才你也答应了,如果我五分钟内能让宋总醒来,你就学三声狗叫。”张狂盯着肖明月,“现在宋总醒来了,你该兑现赌约,学狗叫了吧!”

    没出什么力,还想趁机沾点便宜,张狂岂能让肖明月得逞。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宋总身体没有完全康复,全面检查一下也是很必要的!”肖明月不敢继续纠缠打赌这件事,马上转变话题。

    宋学武深以为然,他不清楚张狂的治疗过程,但那种噩梦般的感受让他不敢大意,他更相信更先进的医疗设备。

    况且两只脚的麻木感,让宋学武很害怕,他总有一种感觉,这两只脚不正常。

    不好好检查一下,实在不放心。

    宋学武决定住院休养,一行人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狂认出走在最前面那个人,是院长田启光。

    田院长进入内科门诊,还没有来到宋学武面前,老远的就面带笑容和宋学武打招呼,“宋总你好,才知道宋总过来检查身体,慢待了宋总。”

    手握大权的市第一医院院长,无论人脉资源还是在东宁市的地位都算得上上层人物,不过在这位飞龙集团总裁面前,却还是差了许多。

    飞龙集团的业务虽然不涉及医疗行业,但宋学武的地位在那摆着,人家可是经常和市长会面的大人物,有些时候参加高层次会晤,能够接触到省一级的大人物。

    不管从哪个方面说,交好宋学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田院长太客气了,没想到这点小事也惊动了田院长。”宋学武很客气的和田启光打招呼。

    二人曾经在一次宴会上结识,算是有一面之缘。

    “应该的,咱们医院不止要为百姓服务,更要为宋总这样的商业精英服务,像宋总这样的大企业家,身体更重要。”田启光的一番话,让张狂略感不舒服。

    “小肖,有没有安排给宋总做全面检查,说一下具体情况,适当安排专家进行会诊。”田启光进来后,马上掌握了话语权。

    肖明月赶紧说道:“正在准备为宋总做全面检查,目前宋总身体比较虚弱,我建议宋总能够放下工作,安心静养几天,健康的身体才能更好的工作。”

    田启光笑着和宋学武说道:“宋总,你听见了吧,小肖这也是为你身体考虑。知道宋总你很忙,但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多谢田院长的安排,我做个检查一下,然后在市院休养几天。”这也和宋学武最初的决定一致,他对张狂所说的话不怎么相信,要不是唐晓娇和李忠说是张狂救了他,宋学武才不会听张狂说了什么呢。

    田启光把肖明月和王东飞叫到一边,“宋总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初步检查结果是什么病。”

    肖明月迟疑了一下,让他怎么说,难道要说宋学武得到的一种奇怪病症,他束手无策,幸好是张狂救了宋学武?

    “院长,情况是这样的,宋总被送来时昏迷不醒,我们初步判断是心脏方面急症。不过还没来得及做具体检查,宋总醒了。所以肖医生建议宋总做全面检查。”王东飞撇开了张狂,完全不提张狂刚才的治疗手段。

    “你们两个随时关注宋总的检查情况,有事情马上通知我。”

    院长田启光不可能总跟着做完所有检查项目,交代肖明月,等宋学武的检查结果出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我这去给宋总办理住院手续。”肖明月赶紧转身走了。

    留在这里只会被张狂继续羞辱,趁着张狂没注意到他,赶紧闪人。

    其实张狂已经看到肖明月向门外走去,他已经用实际行动打了肖明月的脸,没必要再理会这个小人物。

    宋学武把张狂叫道身前,“小张,这次多谢你救了我。”

    张狂无所谓的一笑,“没什么,我是医学院的学生,将来也要成为医生的,总不能看着宋总身体不好不管吧。”

    “小张,能说说我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么。”宋学武心里总有一种不祥预感,他的突发急症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