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医疗事故

    “绝对是真的,据说是从黄帝内经中演变而来。”张狂倒也会扯。

    黄帝内经,在古医术和中医药发展史中有着无可动摇的地位。

    说到黄帝内经,秦建多少有些相信了,他想着,要不要请这个年轻人制作出药丸后,送到百草坊进行检验一下。

    反正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现在都讲究与时俱进,百草坊也不例外。

    在尊重和延续中医药的基础上,也开始运用先进的检测手段,对一些药物进行检测。

    如果张狂肯把制作好的药丸拿到百草坊进行检测,通过仪器进行分析,完全可以检测出药物的效果。

    不过有一点,先进的仪器只能检测效果,分析对人体有什么好处和伤害,却无法检测药物的成分。

    这就是中药的神奇之处,几种药物成分互相发生作用,改变了最初的结构,无法用仪器分析最初的药物组成。

    所以正常的检测,不存在通过成品药物分析最初的药物构成和用药量。

    也就不存在百草坊贪图古方的可能。

    “小兄弟,你制作好药丸后,能不能先不要服用。我没有别的意思,更不是质疑你。你也知道,一些古方在传承中难免会有所变化。我们百草坊有检测仪器,可以帮你检测一下药效,以免有什么副作用。”秦建热切的盯着张狂。

    张狂当然知道这些,他也有信心保守培元丹的秘密,经过他独门炼制手法,和中医制作药丸的手法截然不同,通过仪器更不可能检测出什么。

    “好是好,不过我的资金有些紧张,拿不出那么多检测费用。”张狂心说,一旦检测出培元丹的神奇效果,对百草坊绝对是天大好事,他才不会花这笔检测费呢。

    “好说,我可以做主不收你的检测费,还可以让你用百草坊的各种设备制作药丸。”秦建故作大方。

    他也在想着,古方复原,一旦制作出来的药丸有神奇效果,无论花费多大代价,都要留在百草坊,一定可以成为百草坊的独家主打产品,这对于百草坊是一个绝佳的契机。

    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损失,不过是一点检测费罢了。

    万一成功,他就可以一步登天,东家的眼睛亮着呢,不会亏待他的功劳。

    张狂又有些为难的说道:“我也正发愁制作药丸呢,其中有一道很重要的工序没办法解决。恐怕百草坊也没办法解决。”

    “不可能。”秦建信心十足的说道:“任何炮制中药的设备,在百草坊都能找得到,你说吧,是什么工序。”

    张狂向店员要来纸和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图形。

    “我需要这样一个东西,就把它称之为炼药炉吧,其中最重要的一道工序,必须在这个炼药炉内完成。”

    秦建盯着图形看了看,然后笑道:“小兄弟,你要的这个炼药炉还真奇怪,怎么像是西游记里的太上老君的八卦炼丹炉呢。”

    看到这个炼药炉的图形,秦建对张狂的信心没了一大半。

    用炼丹炉制作药丸,那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怎么可能运用在中药上呢。

    炮制中药手法很多,但绝对不包括张狂所说的这种手法。

    秦建开始有些怀疑,这个小年轻根本就不是什么医学院学生,更像是一个小说看多了的中二青年。

    感觉到秦建的态度变化,张狂一笑了之,想要炼制出培元丹,炼药炉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他有信心不被别人学到的保障。

    “既然百草坊没有这样的炼药炉,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张狂也没指望秦建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那好吧,等小兄弟你的药丸制作成功后,欢迎前来百草坊检测,检测费方面,我可以给你打八折。”失去对张狂的信心,秦建再也不提免费检测。

    人性便是如此。

    陌生人之间能有什么情谊,无非是互相利用而已,张狂没有了利用价值,秦建哪有时间继续陪着他胡闹。

    多少敷衍一下的心情都没有,秦建转身回到之前坐着的椅子上继续喝茶。

    很快,店员把张狂需要的几种中药秤好,连同价格单一起放在张狂面前。

    张狂扫了一眼,价格还算公道,几种中药总价七百八十六。

    交了钱,拎着中药向外走。

    张狂一开始也没想和百草坊合作。

    目前无非只是缺少炼制培元丹的炼丹炉,还可以想其他办法解决。

    实际上,张狂需要的炼丹炉,和秦建所说的太上老君八卦炼丹炉完全不是一回事。

    先不说是否有八卦炼丹炉那样的宝贝,就算是有,现在拿给张狂,他也用不到。

    道理很简单,真存在神话传说中那样的宝贝,必然是仙器,张狂只是聚气成功,经脉中的灵气都不够启动八卦炼丹炉所需。

    仙器虽好,也需要同等的修为境界才能运用。

    所以,张狂目前只需要一尊形状相似的炼丹炉,级别越低越好,最好是普通精钢铸造。

    说白了,就是一个炼制容器罢了。

    看着张狂转身离去,秦建摇头不已,现在的年轻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思想太奇怪,这么好笑的想法都会有。

    百草坊分为两部分,经销中药的药店和另一边的门诊。

    中间隔了一道墙,一个门口互通,在药店这边可以看到门诊那边的情况。

    刚走到门口这边,门诊那边的嘈杂声让张狂停住脚步。

    刚才还很肃静的门诊那边突然一片吵闹。

    就听见一个女人痛哭叫喊着,“你们这些庸医!你们害死了我老公!我要报警,查封你们,让你们给我老公偿命!”

    什么情况?张狂看向门诊那边。

    检查床前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女人情绪激动,指着旁边的老中医和护士叫喊着。

    “赶快叫救护车!”老中医满头大汗,护士安抚那个女人,让她不要太激动。

    “说得简单!你们治死了我老公,你们是杀人凶手,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好过!”那个女人情绪非常不稳定。

    出大事了!

    秦建的脑袋嗡的一下,最怕的就是这种医疗事故。

    赶紧放下茶杯冲到门诊那边,向那位老中医询问:“李大夫,发生什么事了。”

    老中医早就乱了方寸,“小秦,你赶快帮忙看一下,我没用错药啊,病人的反应完全不正常,怎么会出现昏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