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撒泼的女人

    张狂也跟着凑过去,透过人缝看检查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情况非常不妙。

    只看了一眼,秦建的脸就变了,这哪是李大夫说的昏厥,完全看不到这个人的呼吸动作,把手放在这个人鼻子下试了一下,果然已经停止呼吸。

    再放在心脏位置感受一下,心跳停止!

    “马上送医院抢救!”秦建当机立断。

    这样危险的情况最好还是送医院抢救,再晚一点都会有生命危险。

    老中医李大夫早就被吓坏了,叨叨咕咕的和病人家属解释着,始终强调他没有用错药,病人出现这么严重的反应,不是他的错。

    他可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病人一旦出事,那就不是小事。

    那个女人不依不饶,抓着李大夫不放手,“你说没用错药,我老公怎么会这样!我老公刚才当着你的面喝下你给开的中药冲剂,然后就这样了,你说,你是不是给我老公喝的毒药!”

    这话未免有些严重了,就算李大夫和病人有什么仇恨,也不可能给他服毒吧,更何况他不认识这个就诊的病人。

    “你听我解释,我怎么可能下毒呢,而且也不可能这么快见效啊,才喝下去没五分钟,什么毒药发作这么快!”李大夫叫苦不迭,却又不敢太硬气,尽可能的安抚病人家属。

    “我不管,反正你害死了我老公,今天不给我个满意说法,我就找记者打官司,把消息发布到网络上,让你们百草坊倒闭!”

    那个女人的话很奇怪,这个时候不着急他的老公是不是还有救,完全不关心老公的情况,还没确定病人死亡,就开始想着怎么打官司,把这件事闹大。

    救护车一时半会也来不了,秦建招呼店员帮着一起抬着病人,准备开车送病人去医院。

    这就看出来中医和西医的区别了,这样的急症,西医治疗方式更有效果。

    “你们要干什么!”女人挡着,不让秦建和店员动她老公。

    “你们是不是想要推卸责任,只要把我老公送出百草坊,你们就可以不用承担责任了!我告诉你们,休想!我老公是被你们害死的,死也要死在百草坊!”

    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就算看着老公死,也不让别人动。

    秦建和李大夫苦口婆心劝那个女人,病人的情况很危急,耽误了抢救,那可就真的没救了。

    这么一闹,百草坊已经没办法正常营业,就诊的病人和买药的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店长马上联系老板,然后劝看热闹的人散去。

    一时间,百草坊变成了菜市场,闹哄哄一片。

    “别闹了,再闹下去,你老公可就真没救了。”张狂看了一会,实在看不下去了。

    挤开前面的护士,来到检查床前,对那个女人说道:“你老公的情况很危险,再耽误一会,谁也救不了他。”

    刚才站在外面,张狂运用神识探查这个病人的身体,确定还能抢救,这才过来。

    情况不算太差,如果是需要消耗太多灵气,就像救治宋学武那样,张狂绝对不会出手。

    那个女人回头看了看张狂,“你是谁?”

    “不用管我是谁,只有我能救你老公,不想让你老公死,赶快闪开。”张狂可没有那么多耐心,他总感觉这个女人有问题。

    老公明明还有救,她不关心怎么抢救老公,却开始想着和百草坊打官司。

    “我不许你动我老公!我老公死的这么惨,你还不让我老公死后安生,你安的什么心!”看着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那个女人更来精神了,大声叫喊着:“大家都看看,他们百草坊害死了我老公,不说怎么解决问题,还用各种手段骗我!”

    指着检查床上的病人,“大家看看,我老公这样,还怎么救!”

    病人身体僵硬脸色发青,呼吸停止心跳停止,体温也开始下降。

    不管让谁说,病人所有生命特征全部停止,这已经是死人了。

    张狂冷眼相看,“也好,既然你不愿意让我出手救他,那就算了,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难得有一次好心,人家却不领情,这年头好人难当啊。

    “小伙子,你说他还有救?”那个李大夫抓住救命稻草,着急的问张狂。

    张狂点点头,“十分钟之内还有救,再过十分钟就等着处理后事吧。”

    十分钟根本来不及,去最近的医院也来不及。

    “你真能救人?”秦建不知犯了哪门子神经,可能是急病乱投医吧,居然问张狂能不能救人。

    “我可以试一下,不过不保证能不能把人救活。”张狂可不愿卷入纠纷中,先给自己留下退路。

    “我不许你们胡来!我老公死的够惨的,不允许你们再胡作非为!”那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叫,拦在检查床前,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算了,当我没说,人家老婆都想自己男人死,我跟着瞎操什么心。”张狂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这是什么人啊,不管是不是有救,总要试试嘛,眼睁睁看着自己男人死,这个女人的心太狠了!”旁边一个看热闹的人摇头叹息。

    “可不是嘛,就算有一丝希望也得试试啊。”

    众人纷纷谴责那个女人。

    女人恼怒,冲着周围的人们喊叫:“你们算什么东西,都给我滚!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

    “我老公已经死了,你们还说这些风凉话,你们还有没有公德心!”

    这个女人撒泼,让所有人都看出了问题。

    死活不让救人,分明就是要看着老公死在百草坊。

    “都闪开一下。”店长招呼看热闹的人闪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人群外进来。

    “秦总,你快想想办法,病人家属说什么都不让救人。”看到来人,秦建松了一口气。

    中年人点头,“小吴都跟我说了。”

    来到那个女人面前,中年人很客气的说道:“这位女士,我是百草坊经理秦锋,事情已经发生,请你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人。”

    那个女人一听是百草坊的经理,更来劲了,“你是这里的经理,好啊,我老公被你们害死了,你说怎么办吧。”

    秦锋进来之前,已经了解了情况,看到这个女人撒泼,就是不许救人,脸色一沉,说话的语气也不再客气。

    “请你先站到一边去!怎么救人是我们的事情,病人是死是活不是你一句话就说的算。”这样的事情,秦锋见过太多,招呼店员架走这个女人。

    然后来到张狂面前,“这位小兄弟,能不能请你帮忙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