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恐怖的虫子

    秦锋在外面看得很清楚,这个年轻人刚才说可以救人,绝非那种出风头胡闹,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有把握救人。

    张狂惊讶,这位秦经理请他救人,是信任他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小兄弟你尽管放心,不管治疗结果如何,外面百草坊都会感谢小兄弟你仗义出手,即便出现什么不好的结果,也绝不会让小兄弟你承担责任。”见张狂迟疑了一下,秦锋以为张狂怕承担责任。

    人命关天,这样的大事,肯定要慎重考虑。

    张狂本不想管闲事,这个男人死活和他无关,承担责任的是百草坊,失去亲人的是那个女人。

    转念一想,救活这个男人可以让百草坊,让秦锋欠他一个人情。

    以后修炼需要炼制很多丹药,也不是所有丹药都要天材地宝,也有一些丹药需要用到中药材。

    和百草坊打好关系,购买中药材能更方便一些。

    “人命关天,我尽力而为吧。”张狂嘴上这么说,实际有绝对把握,否则他也不会站出来,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

    “太好了!”秦锋高兴,“都需要准备什么。”

    百草坊的这些人指望不上,从开始到现在,除了说送医院抢救,就没有人能有办法,秦锋这也是没办法,把宝压在张狂身上。

    退一步讲,张狂治疗失败,最坏的后果不也就是现在这样么,还能怎么样。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秦锋肯定不会放弃。

    “一把手术刀,十二根针灸用的银针。”张狂吩咐道。

    “赶快去准备!”秦锋马上让人去准备。

    百草坊就有手术刀和银针,店长马上拿来各种手术刀和银针。

    张狂随手拿起手术刀。

    “你要干什么!我不允许你乱来!”看到张狂要救人,那个女人挣脱两个店员的手,冲过来挡在检查床前。

    张狂看都不看这个女人,他既然决定救人,这个女人的态度无所谓。

    抬手在这个女人前胸点了一下,女人身体一抖,然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保持着愤怒神态,张着嘴睁着眼,一只手还保持着指着张狂的姿势。

    “把她弄到一边去,无关人员后退!”张狂吩咐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就这么抬手点了一下,这个女人就不会动了。

    点穴功?

    秦锋眼睛一亮,真人不露相,敢情这个年轻人还是个高手!

    这让他对张狂更有信心了,马上让几个女店员抱走那个女人,然后让秦建驱赶看热闹的人们。

    “别这么小气嘛,让我们看看嘛。”看到张狂露了这么一手,都想见识一下张狂怎么救人,人群中一个年轻人叫喊着不愿意离去。

    “各位,人命关天大事,别影响救人,还请大家体谅一下。”秦锋亲自过去解释,请这些人出去。

    费了一番口舌,终于把这些好奇的人们都请了出去,门诊这边只剩下百草坊的工作人员。

    护士主动站在检查床前帮忙,秦锋示意可以开始了。

    张狂让护士解开病人衣扣,把上衣脱掉。

    大热天的穿着一件长袖,这个病人也不怕中暑,护士费力脱掉病人上衣,露出病人上半身。

    “呀!这是怎么回事!”看到病人上半身,护士惊叫一声。

    秦锋他们几个也在一边看着,看到病人身体,都被吓了一跳。

    病人的心口窝位置有一个红疙瘩,鼓鼓的有鸡蛋黄大小。

    “居然在动!”秦锋惊出一身冷汗,就见红疙瘩蠕动着,像是随时都会刺破肌肤,从里面钻出来虫子什么的。

    “这就是他假死的原因,再拖下去,红疙瘩里面的东西进入胸腔,一旦钻入内部器官,马上吐血而死。”张狂说道。

    所有人齐刷刷后退,看得出来病人身体的红疙瘩里面有活物,可不敢靠近病人,万一这种东西沾到自己身上怎么办。

    曾经和病人身体有过接触的几个人更是后怕不已,谁知道这种东西会不会传染。

    他们都是从事这个行业很久,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奇怪的症状。

    门诊安静异常,都准备看张狂怎么治疗这么奇怪的病症。

    拿过来十二根银针,手起针落,十二根银针全部刺入病人身体。

    这手法,太简单粗暴了!

    一旁的秦锋看得直皱眉,他出身中医世家,对针灸多少也有些了解。

    哪有这样下针的,完全不符合任何手法,就这么直直的刺下去,而且十二根银针刺入的部位,没有一根刺中穴位。

    这是救人么,看到张狂下针的动作,秦锋有些后悔了,这个年轻人该不会是不懂针灸吧。

    他哪里知道张狂用针的方式,和中医手法没有任何关系,之所以运用银针,只是为了封住病人心口窝红疙瘩里面那个活物的行动。

    银针被张狂输入一点点灵气,恰好将那个活物能活动的路线全部封死,让活物老老实实呆在红疙瘩内。

    否则在张狂下刀时,活物马上就会钻入病人体内,一旦进入心脏等器官,那才是真正的麻烦呢。

    十二根银针刺入病人体内,那个红疙瘩马上出现剧烈反应。

    蠕动速度更快,红疙瘩越来越红,里面的东西挣扎蠕动,被限制了活动路线后,唯一能够行动的方向就是体外,但那个活物却不愿意出来。

    “小东西!还想挣扎么!”张狂轻笑,手起刀落,手术刀准确在红疙瘩中间割开一道大约一公分长的伤口。

    伤口足有三公分深,诡异的是,居然没有鲜血流出。

    “给我出来!”张狂手指快速捻动十二根银针,激发银针上的灵气,刺激红疙瘩里面的活物。

    门诊气氛紧张,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既希望看到这神奇一幕,又有些心惊胆战的感觉。

    嗖!一条黑色东西从伤口飞出。

    张狂眼疾手快,手术刀扬起。

    下一刻,就见在手术刀上,一条面目狰狞恐怖的黑色虫子挣扎着。

    这条黑色虫子有筷子粗,体长十公分,被手术刀准确扎在身体正中间。

    不甘心被制服,黑色虫子来回挣扎,甚至张嘴咬手术刀。

    “哇!”一旁的护士实在受不了了,快速冲向外面,没等跑出去,就呕吐不止。

    就是这个东西,差点导致病人丧命,看得秦锋等人阵阵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