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谈合作

    古医术!

    听了张狂的话,秦锋两眼都在放光。

    从事中医药行业这么多年,秦锋深知古医术的伟大和神奇。

    古代没有任何检查设备,看病完全是望闻问切,根据一代代人的经验,总结出一套完整的中医理论。

    中医这个行业,越老越吃香,从事这个行业久了,积累的经验就是最大的宝贵财富。

    想要学习中医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有几十年静心钻研,无法在这个行业立足。

    这就导致年轻人不愿意学习中医,再加上一些江湖游医假医骗子,导致中医逐渐没落。

    时代进步,医疗手段开始呈现多元化。

    有些病症中医治疗效果不如西医更快捷。

    种种原因,中医辉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一些曾经的传承也失传,导致很多神奇医术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一想到这些,秦锋就唏嘘不已,这都是人类的宝贵财富,却在逐渐丢失。

    秦锋出身中医药世家,对这个行业满满都是爱。

    所以当他听到张狂的医书来源于一本古医书,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

    脱口而出道:“是什么古医书,我能见识一下么。”

    话一出口,秦锋也意识到唐突了。

    中医和西医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传承!

    中医和许多古老传承一样,都是一脉相承,或是父子相传或是师徒相传。

    不属于一脉中人,绝对没有资格观看。

    这种传承方式,在现代看来,弊大于利,正因为这种敝帚自珍的传承方式,导致很多古老传承断代。

    不过话说回来,秦锋也不会把秦家传承的东西轻易给别人观看。

    张狂心说,你让我给你看什么,哪有什么古医书,只好无奈的说道:“别提了,那本古医书是我十几岁的时候在乡下老家看的,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就随便看了一下,后来老家盖新房,把那本古医书和其他书籍都当做废品卖破烂了。”

    啊?秦锋很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那可是无法衡量价值的古医书啊,怎么能当做废品卖破烂!

    见识浅薄!见识浅薄啊!

    今天仅凭张狂救人这一手,就可见那本古医书的博大精深,瑰宝级别的好东西,就这么被毁了。

    张狂感叹道:“谁会想到一本破破烂烂的繁体古书,竟然是这样的好东西。现在回想起来还追悔莫及。”

    失去的好东西肯定没办法找回了,张狂的小谎言算是蒙混过关,下回面对宋学武,也可以推到这个借口上。

    很快收起失望心情,古医书没了不要紧,这不还有一位看过古医书的大活人么。

    秦锋不指望张狂把古医书的内容全部记下来,也没有那个可能,繁体版的古书让人头疼,张狂只要记着几个古方,就堪称价值无限。

    “老弟,不知道你将来有什么打算,毕业后准备去哪家大医院工作。”秦锋再次试探道。

    提起工作,张狂苦笑不已,如果不能洗刷身上的污点,他这辈子休想从事医生这个行业。

    “暂时找了一个工作,只是和医学没什么关系。”张狂说道。

    “好啊!”秦锋激动的一拍大腿,随即意识到这么说话太失礼了,赶紧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问老弟有没有心思来百草坊工作。”

    “你放心,来百草坊工作绝对不会亏待你,你在别的医院能享受到的待遇,我一律给你翻倍,什么房子车子的都是小菜一碟,工作时间也比医院更宽松。老弟,要不要考虑一下。”秦锋目光热切的看着张狂。

    他认为,张狂一个没有工作经验,也未必有什么社会背景的学生,能找到一份两三千块的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给出这么好的条件,想必张狂应该满意。

    “这个嘛,容我考虑后再说吧。”张狂没有把话说死,去飞龙集团按部就班的上班,也不是长久之计,那种生活不是张狂所追求的,兴许以后就会辞职。

    见张狂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秦锋多少有些失望。

    “张老弟这次来百草坊购买中药?”看着茶几上的药包,秦锋又找到话题。

    尽量多接触,给张狂留下好印象,以后慢慢招揽张狂。

    说起买药,张狂动了心思。

    如果能和秦锋谈成合作,让秦锋帮他制作炼丹炉,找一处炼丹的地方,然后用百草坊的销售渠道,他只需要安心炼丹即可,这是双赢的合作。

    何况制作这么一尊炼丹炉也需要不少钱,张狂目前身上只剩下不到两千块,一时半会也凑不到制作炼丹炉的资金。

    “秦哥,是这样的,我准备制作古方记载的一种药丸,所以来百草坊购买中药。”张狂说明今天的来意。

    “古方记载的药丸!”秦锋兴趣大增,见识到张狂运用神奇手法救人,他想到古方上记载的药丸,必然是好东西。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老弟帮了百草坊一个大忙,我正想着怎么报答老弟呢,千万别跟我客气。”秦锋马上说道。

    “秦哥,你这么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张狂笑道,把他所需的炼丹炉图形拿出来。

    “古方记载的药丸制造方式很独特,需要这种奇形器皿才能制作,不知道秦哥能不能帮我制作一个。另外就是一个场地,需要绝对安静的封闭环境。”张狂也没客气。

    这点小事相对于他帮了百草坊的忙,完全不值得一提。

    “没问题,我马上安排人去办理。”秦锋一口应承下。

    哪怕这东西没什么用处,张狂不能制作出古方上记载的药丸,通过这件事和张狂拉近关系也不错。

    秦锋觉得这样还不够,不能体现对张狂的感谢。

    “老弟,你才参加工作,想必手头也不宽裕,这张卡上有点钱,没别的意思,你拿着。”秦锋取出一张卡。

    张狂推了回去。

    能有多少钱,十万还是几十万?

    不是张狂嫌钱少,如果不打算和百草坊合作,收下这笔钱也没什么,就当是他救人的诊金好了。

    “老弟,别嫌少,哥哥我没别的意思,兄弟你以后研究古方也需要资金,就当是我这个当哥哥的支持你一下。”秦锋坚持道。

    “秦哥,你要真是把我当兄弟,就收回这张卡,不如咱们谈谈合作,如何。”张狂看着秦锋。

    就看秦锋有没有这个魄力了。

    他选择和谁合作无所谓,只要有一个稳定的渠道即可。

    但对于合作对象就完全不同了,任何和他合作的人,用不了多久,就会一跃飞天,成为这个行业的绝对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