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希望你将来别后悔

    看到张狂一脸认真,秦锋也认真起来。

    涉及到合作,那就不是简单的回报张狂今天出手救人这份情义,这涉及到百草坊和张狂之间的利益,不能马虎。

    “怎么个合作方式,我们百草坊需要做什么,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我作为总经理,必须要为百草坊负责,还请小兄弟谅解。”秦锋表现的很专业。

    张狂很满意秦锋这样的态度。

    “制作这种药丸的原材料以及场地和各种器材,再就是百草坊的销售渠道,这些都需要百草坊提供。我负责制作,至于利益分成,二八如何。”张狂要求的不多。

    实际上也不需要太多,他安心炼制培元丹,其他事情全部交给百草坊,最后等着收钱即可。

    秦锋稍稍考虑一下,随后说道:“百草坊准备这些事情没问题。不过二八分成是不是太亏了,我是说小兄弟你太亏了,不如四六如何。百草坊对待合作伙伴一向都很公平的,有钱大家赚,我们只要六成利润即可。”

    他也是为了张狂考虑,毕竟百草坊欠下张狂一个大人情,不能太亏了张狂。

    何况张狂所说的药丸到底有什么作用,能有多大利润,都未经市场检验,一切还都是未知数呢。

    张狂笑了,“秦哥,你误会了,我说的二八分成,是百草坊拿两成利润。”

    这是张狂的底线,他也不想和秦锋磨叽。

    培元丹到底有什么药效,没人比他更清楚,相信这种丹药一旦推出市场,绝对会引起轰动效果。

    现代快节奏生活,工作压力大,生活规律不稳定,人们的身体多少都有些小毛病。

    培元丹就是针对这一人群,固本培元增强体质,还有一个特殊功效,治疗心脑血管疾病,改善心脑血管功能。

    这样神奇丹药,保证赚的盆满钵盈。

    之所以选择炼制培元丹销售,主要是张狂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生活中,张狂用不了多少钱,对于普通人所需要的房子车子什么的,张狂不在乎。

    他需要的钱,主要用于修炼。

    地球灵气匮乏,修炼环境非常差,想要尽快提升修为,各种资源必不可少,任何一种资源都不是白来的,需要花费海量资金换取。

    总不能人张狂修炼的同时,还要奔波各地寻找资源,况且资源也不是那么容易寻找的,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不容易寻找资源。

    和百草坊合作,利用百草坊的成熟渠道,可以省去很多时间,所以张狂才会考虑合作。

    秦锋惊讶,没想到张狂如此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拿走八成利润,百草坊岂不是亏大了,这位小兄弟还真敢张嘴。

    “秦哥,我也没必要和你讨价还价,这是我能接受的最低底线,你要是觉得可行,咱们就合作。觉得不可行,就当没有这回事。”

    张狂可不想百草坊赚了大便宜还觉得吃亏,培元丹放在任何一家中药企业销售,都会大获成功。

    无非因为渠道够不够强大,前期的效果稍差一些,只要打开市场,必将带来一场风暴。

    这是他给秦锋,给百草坊的一次机会,能不能抓得住,就看秦锋的魄力了。

    秦锋考虑再三,苦着脸笑道:“不是我没有魄力,实在是这样的合作方式,对百草坊太不公平。”

    张狂抬手打断秦锋的话,没必要继续说下去了。

    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

    况且他和百草坊也没什么交情。

    “小兄弟,要不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把制作好的药丸放在百草坊进行销售,我们只赚取属于百草坊的那一部分利润。”秦锋提出另一个方案。

    张狂笑了,秦锋这是转移风险,既想赚取利益又不想承担风险,这样的合作方式,他需要自己承担各种费用。

    也好,这样的合作方式省去许多麻烦。

    “那就这样,售价的百分之一,作为百草坊的分成。”张狂这次压价更狠。

    秦锋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百草坊收取售价的百分之一作为利润,这样的合作方式,实在没办法谈下去了,一年能卖出去多少丹药,还不够人工成本呢。

    “不要觉得这百分之一很少,我还没考虑好这种药丸的售价,肯定不会低于一万块。打开市场后,百草坊的利润不会太小。”张狂看出来秦锋的不满。

    一万块一枚小药丸?

    秦锋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张狂,没有说胡话吧,什么药丸能卖到这样的价位!

    按照这样的定价销售,百草坊的利润倒是不会太少。

    一盒十枚或者十二枚药丸,百草坊可以赚到一千块。

    但问题是,可能有人拿出十万购买一盒药丸么。

    秦锋觉得这笔合作不靠谱。

    转念一想,管他呢,反正成本都是张狂承担,百草坊不过是代为销售,赚到钱更好,赚不到钱也不会赔上什么。

    “百分之二,再少了我没办法交代。”秦锋狠着心答应张狂。

    销售价的百分之二,肯定比纯利润的两成少太多,但百草坊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

    张狂倒也干脆,销售价百分之二也在他的承受范围内,卖出去一亿的药丸,也不过是分给百草坊两百万,百草坊却还要运用渠道推广,需要人力物力等方面。

    秦锋之所以答应张狂这么苛刻的条件,也是出于还张狂人情的考虑。

    不然的话,百草坊怎么可能接受这样苛刻条件,完全没什么利润嘛。

    “场地和制作药丸的器皿,还请秦哥帮忙准备,所需要的费用算我的。”张狂不想在这点小事上占便宜。

    “那都是小事。”秦锋不以为然,就当是陪着张狂胡闹了,能不能成功还两说呢。

    谈好合作,两人又交谈了一些其他方面事情。

    秦锋侧敲旁击,试探张狂在医学方面的能力。

    张狂不免有些露怯,他所学专业仅限于书本上的知识,才开始实习就被肖明月陷害,赶出第一医院,在这方面的知识实在有限。

    一番交谈,秦锋对张狂很失望,对接下来的合作更没有信心了。

    眼看着中午了,张狂起身告辞。

    秦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边事情太多,也就不留小兄弟吃饭了,下次有机会一定补上。”

    张狂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他出手救了那个男人,秦锋才不会对他这么客气,更不要说请他吃饭了。

    张狂淡然一笑:“不必麻烦了。”

    两世为人,这些事情早已看淡。

    等培元丹打开市场,财源滚滚来的时候,秦锋肯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离开秦锋的办公室,出了百草坊。

    秦锋站在窗子前,看着张狂离开,微微摇头自语:“真看不透这个年轻人,说他胡闹还是有这个信心呢,浪费这么大的人情,就为了胡闹么。现在的年轻人啊。”

    他比张狂也大不了几岁,出身名门,总有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