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后遗症

    煎熬的三天,尽管有单独卧房可以休息,唐晓娇还是满脸憔悴。

    当张狂来到第一医院的那一刻,看到张狂这张充满了自信和青春活力的面孔,唐晓娇激动的差点叫出来。

    “张狂,你总算来了。”唐晓娇幽然说道。

    张狂惊讶,“唐助理,发生什么事了么,为什么要让我来医院上班?”

    昨天晚上接到唐晓娇的通知,让他今天直接来医院上班,张狂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宋学武的双脚没能复原。

    不过当看到唐晓娇时,张狂还是被吓了一跳,三天没见,唐晓娇变得如此憔悴。

    “没事,就是总裁的身体还没有康复,你是总裁身边的内保,来这边上班也是正常工作。”唐晓娇的解释很无力。

    从集团那边得到的消息,那天秦丽和宋之文离开医院,直接去了集团总部。

    然后召开高层会议,完全不管几位在医院不能到场的高层,直接宣布从现在开始,宋之文管理集团的一切工作。

    如果只是接管工作,倒也没什么。

    宋之文接管工作第一件事就是换人,他没敢动集团高层,开除几个中层,当场任命几个中层管理人员。

    宋之文任命的这些中层管理人员,以前并不是飞龙集团员工,都是宋之文平时一起混的狐朋狗友!

    这样的一批人进入集团,可以想象到,必然会把集团弄得乌烟瘴气。

    唐晓娇是宋学武一手提拔起来的,能够获得这样的工作机会非常不容易,在同届毕业的同学当中,这也是让人羡慕的好工作了。

    她不忍心看到飞龙集团就这样被宋之文毁掉,却无力干涉。

    唐晓娇认为,让飞龙集团继续发展下去,只有尽快让总裁站起来,身体健康才能更好的工作。

    张狂之前救醒了总裁,相信他一定有办法治好总裁身体。

    所以看到张狂的这一刻,唐晓娇激动万分。

    “没事就好。”张狂跟着唐晓娇一起进入病房。

    第一次进入这样豪华的病房,张狂表现的非常不正常,完全没有那种震惊,仿佛这一切极为平常。

    宋学武注意观察张狂的表现,发现这个年轻人太冷静了。

    正常人进入这么豪华的病房,绝对不会表现的这么冷静。

    “宋总,我过来报道了。”张狂和宋学武打过招呼,然后向李忠点点头,退到一旁。

    他是内保,只关心自己分内的工作,至于其他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李忠看着张狂,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小张,那天你帮着总裁治疗,效果很好。不过却留下了后遗症,到现在总裁还不能站起来……”

    张狂毫不客气打断李忠的话,“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能说是我治疗后留下的后遗症呢,医院方面是这么诊断的么!那天如果不是我及时出手,只怕总裁现在的情况更严重,能不能在这里见到总裁还两说着呢!”

    张狂心中不悦,不是他及时出手,宋学武早就没命了!

    看来他就不该趟这趟浑水,出手救人这还摊上责任了。

    额,李忠被张狂的话堵得哑口无言。

    第一医院方面的确有这样的说法。

    宋学武住院的这三天,田启光召开了几次会议,召集专家进行会诊,最终也没能确诊宋学武的病情。

    昨天下午的一次专家会诊,肖明月突然提出来张狂治疗的事情。

    李忠记得很清楚,当时肖明月一口咬定,就是因为张狂乱治疗,才导致宋学武出现后遗症,导致双脚失去知觉。

    经过第一医院的专家们会诊,给出了比较模糊的结果,认为有后遗症因素,不能具体确定。

    毕竟关系到飞龙集团这样的大企业总裁,田启光也不敢大意,在没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他不敢让专家们下结论,万一宋学武出现其他病情,或者诊断出其他结果,后果很严重。

    但更大的说法还是趋向于张狂治疗后的后遗症。

    李忠已经在考虑,如果总裁的情况一直不能好转,就派人盯着张狂,起诉他无证行医。

    唐晓娇不清楚这些,看到张狂还觉得来了救星,“张狂,你能不能再检查一下,总裁双脚一直没有知觉,你看怎么才能让总裁站起来。”

    那天,张狂神奇的救人手段,让唐晓娇惊叹,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张狂都能救活宋学武,想必他一定有办法治疗好总裁。

    不用看,张狂也知道宋学武的情况,无非是阴毒气息没有排除干净,被他用灵气压制在宋学武的双脚,所以才会导致宋学武双脚失去知觉。

    如不尽快排除阴毒气息,宋学武的双脚不保,甚至会再次威胁到生命。

    他也不是故意留下后患,实在是体内灵气有限,无法一次将宋学武体内的阴毒气息全部排除。

    既然已经出手救人,并且也接受了宋学武的回报条件,张狂没道理留下隐患,他也不是那种人。

    张狂刚要说话,病房的门开了,院长田启光带着几位专家进来。

    “宋总今天气色不错。”田启光笑呵呵的和宋学武打招呼,心里却拧成一个劲,他恨不得宋学武马上站起来,然后出院,再这么躺下去,各方面压力让他都要崩溃了。

    就在昨晚,还有几位医疗系统大人物打电话询问,在电话里批评第一医院业务水平低下,让他这个院长很难做。

    宋学武点头,“昨晚睡得很好,今天觉得还不错。”

    他也是见惯风雨的大人物,知道第一医院也尽力了,不能站起来也不能怪医生不给力。

    跟随田启光一起进来的专家们开始装模作样检查,同样的工作每天至少进行两次,根本就无法检查出宋学武双脚没有知觉的原因。

    肖明月站在后面,他已经没有了出头露面的心思,面对这样奇怪的病症,肖明月没有任何办法。

    查找了许多资料,甚至联系了国外的一些同行,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突然看见张狂,肖明月眼睛一亮,来到田启光身边,指着张狂对田启光说道:“院长,就是这个张狂乱出手,才导致宋总留下后遗症。他之前在我们医院实习,由于人品方面有问题,被医院开除。我建议立即报警,审查这个张狂。”

    什么!张狂一听火冒三丈。

    这个混账肖明月,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看来给他的教训还不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