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肖明月失禁

    上次给宋学武治疗,最后时刻因为灵气不足,张狂没能彻底清除宋学武体内的阴毒气息,导致少部分阴毒气息滞留在宋学武的双脚。

    这就是宋学武双脚失去知觉,到现在还不能站起来的原因。

    现在,张狂状态正好灵气充沛,宋学武的身体情况也比三天前好很多,治疗起来比三天前更容易。

    “其实呢,让宋总站起来很容易!”张狂一边说话分散宋学武的注意,手臂突然扬起落下,飞快在宋学武脚心分别刺了一下。

    还是涌泉穴位置,随着银质胸针刺入涌泉穴,灵气也随之输入宋学武体内。

    的确比上次治疗更简单,拔出胸针,张狂双手分别贴在宋学武的一条小腿上,运用神识操纵灵气在宋学武体内运转,确定宋学武体内的阴毒气息全部压缩到两只脚,然后开始向外排毒。

    “噗!噗!”但只见宋学武脚心涌泉穴被张狂刺破的两个针眼,分别喷出两滴黑色粘稠状物质。

    黑色的粘稠状物质滴落在病床上,病房内顿时充满难闻的腥臭味道。

    “好了,宋总可以试着站起来了。”张狂收回双手,冲着宋学武笑道。

    这就可以了?

    前后也不过一分钟,就能让宋学武站起来?

    田启光不相信,困扰第一医院所有专家医生的奇怪病症,用一枚胸针扎了宋学武脚心两下,流出两滴黑色东西,就彻底治愈?

    宋学武也不太相信,试着感受一下。

    病房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宋学武身上。

    就见宋学武脸上出现惊喜,“有感觉了!我感觉到双脚还在!”

    翻身下地,双脚稳稳地站在地面,宋学武脸上满是狂喜神色。

    “太好了!”唐晓娇激动的一把抓住张狂的手摇晃着,“太神奇了,居然这么简单!”

    张狂无力吐槽,怎么就简单了,看着不过是短短的一分钟,他在一分钟之内做了什么,谁又知道呢。

    田启光和肖明月等人,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第一医院动用了全部资源力量,检查了三天,也没能找出宋学武两只脚的病因。

    张狂就这么简单的扎了两下,宋学武居然站起来了,这简直就是打了第一医院所有人的脸嘛!

    张狂转回身笑眯眯的看着肖明月,“肖医生,我这个无证游医的医术怎么样,是不是人品有问题,以至于医术也不怎么样呢。”

    “这个,我……”肖明月刚要说话,突然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就感觉肚子十分的不舒服,忍不住想要去卫生间。

    “肖医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张狂很清楚肖明月的身体状况,一把抓住肖明月的手,不让他走。

    “你放开我,我身体不方便!”肖明月恼怒,肚子传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再不去卫生间,他不敢保证能够控制住。

    张狂故作惊讶,“不会吧,肖医生一个大男人,也会有不方便的时候。”

    唐晓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张狂这张嘴太损了。

    “你放开我!”肖明月挣扎着,却挣不脱张狂的手,带着哭腔让张狂放开他。

    “有病早点治疗嘛,在医院上班,条件多方便啊,可不能为了工作牺牲自己身体。”张狂假惺惺关心肖明月,松开了他的手。

    来不及了!

    肖明月都要哭了,就听见噗地一声怪响,然后肖明月的裤子湿了,还带着黄黄的颜色。

    再然后,病房内满是难闻的骚臭味道。

    “张狂!你这个混蛋!”肖明月真哭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小便失禁,他变成了第一医院最大的笑话,用不了十分钟,第一医院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丢脸的事情。

    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偏偏张狂哪壶不开提哪壶,“肖医生,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大小便失禁的毛病。”

    “你才大小便失禁!你们全家都大小便失禁!”失态的肖明月口不择言。

    张狂脸色一沉,“肖医生,你这是什么话,有病就赶紧治嘛,亏你也是医生!不赶快治疗,这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还会发生。”

    张狂捂着鼻子往后退,话音刚落地,就听见肖明月再次发出噗的一声响,又来了!

    这间高级病房是不能住了,味道太难闻。

    田启光脸色更加难看,“肖医生,你赶快去处理一下。”

    然后对宋学武说道:“宋总,你看,要不换一间病房吧。”

    “不用了,我这就出院。”宋学武感觉身体完全没有问题,两只脚活动自如,之前的不适感觉全部消失,甚至感觉到神清气爽,身体充满力量。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张狂向他体内输入灵气的结果。

    “那个,不需要这么仓促吧,我觉得宋总应该再做一次全面检查,确保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再出院也不晚。”肖明月舔着脸说道。

    “肖医生,我建议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吧,是不是又有不舒服的感觉了。”张狂远远的看着肖明月。

    “啊!”肖明月惊叫一声,转身踉踉跄跄的跑了,一边跑着,地面留下了两道黄黄的痕迹,散发着恶臭气息。

    看着肖明月狼狈的跑了,张狂心中暗暗得意,上辈子被肖明月害惨了,这辈子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混蛋,就让他一辈子生活在这种状态之下吧,就当是对他的一点小小惩罚。

    李忠似乎有所察觉,看到张狂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李忠不禁打了个冷战,想必肖明月大小便失禁情况,和张狂有直接关系!

    以后尽量少招惹这位,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太可怕了。

    李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奇人异士,能够运用一些正常人无法理解的手段。

    对于这样的人,千万不要得罪,否则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宋学武换好衣服,吩咐回公司。

    他也知道自己儿子宋之文是什么德行,但愿宋之文这几天没有胡作非为。

    想想还真是让他头疼,宋之文不成器,将来怎么掌管飞龙集团。

    偏偏宋琳是女孩子,注定不可能继承这么一份大家业。

    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啊。

    宋学武车队驶离第一医院,直奔飞龙集团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