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二世祖宋之文

    飞龙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宋之文坐在舒服的老板椅上,两条腿翘起搭在办公桌上。

    得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等待这一天很久了,终于如愿以偿。

    虽然事情没有完全达到满意效果,却也算是实现了一部分。

    都怪那个可恶的张狂!

    如果不是他,现在的效果会更好。

    一想到张狂这个名字,宋之文的气就不打一出来,张狂!你给我等着,少爷我有的是时间收拾你。

    “小梅!你是怎么工作的!平时就是这么伺候总裁的么,还是觉得我的权利不够大,看不起我这个临时总裁呢!”宋之文不满的叫了一声。

    正在冲咖啡的秘书小梅手一哆嗦,差点被烫着。

    小梅万万没想到,这个混蛋二世祖,这么快就接替总裁的位置,开始管理集团工作了。

    以前,宋之文来集团总部,没少对她动手动脚,不过那个时候宋之文还有所顾忌,没有太放肆。

    现在宋之文一手遮天,大权在握,就开始显现本相了,更换了好几位中层管理,有什么不随心的地方张嘴就骂。

    宋之文才来到总部两天,就弄得人心惶惶。

    小梅听说有人要准备辞职了。

    再这么下去,这份工作再好也不能继续做下去了,谁能受得了这样一个领导。

    赶紧换上一副笑脸,端着咖啡来到办公桌前,“总裁,您的咖啡好了。”

    宋之文没喝咖啡,而是看着小梅,“小梅,你在集团工作多久了。”

    “马上满两年。”小梅回答道。

    “两年啊,两年时间还是秘书,你就没想过追求上进,换换工作么。”宋之文笑眯眯的看着小梅,让小梅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总裁,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您有什么吩咐请讲。”女孩子在外工作,必须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更何况顶头上司是这么一个花花大少,小梅警惕的看着宋之文。

    “你没做错什么,你的工作很出色。我是觉得像你这样优秀的员工,就该担任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上进心,我可以实现你一切愿望。”宋之文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来到小梅面前,就要去抓小梅的手。

    “总裁,我工作能力有限,现在的工作就很好。”小梅吓得往后退,她很清楚宋之文话里的意思,无非是用她的身体作为代价,换取一些利益罢了。

    “小梅,你要看清楚形势!如今的飞龙集团,我宋之文说了算,什么事不过是我一句话而已,非要我把话说得太明白么!”宋之文语气变得凌厉,双眼死死盯着小梅。

    无力感涌上小梅心头,委屈的泪水在眼睛中打转。

    她很想掉头就走,马上辞职不干了。

    但离开飞龙集团,她能去哪里找条件这么优渥的工作。

    她就是一个处理文件的小文秘,这也不算什么专业技能,去哪里找工作都要从头做起,再想达到现在的条件,不知道需要付出几年努力。

    宋之文趁机抓住小梅的手,“乖嘛,你是聪明的女孩子,知道该怎么取舍。”

    小梅惊吓,挣扎着挣脱宋之文的手掌。

    她一个柔弱女孩子,宋之文又是有意为之,让她怎么挣脱。

    “总裁,你不要这样!”小梅惊恐,用力挣扎。

    “哼!不要给脸不要脸!”宋之文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小梅脸上,“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进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总裁办公室隔音效果相当好,里面发出什么动静,外面的人都不会听见,小梅很清楚这点。

    一颗心沉入谷底,小梅惊慌失措。

    就在小梅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总裁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

    宋之文火冒三丈,冲着满口大声骂道:“哪个混账王八蛋打扰老子工作,给我滚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进来!”

    门口的人站着没动,愣在门口并没有关门出去。

    趁着宋之文愣神的工夫,小梅奋力挣脱,赶快跑向门口。

    看着门口站着的人,宋之文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门口站着几个人,最前面的是宋学武,身后是助理唐晓娇和保镖李忠,再后面是一个年轻人,宋之文不认得这个年轻人。

    “爸,你怎么回来了。”宋之文反应过来。

    宋学武脸色很不好看,看到小梅脸上的巴掌痕迹和泪痕,再看到宋之文气急败坏的架势,不难猜测发生了什么。

    这个混账逆子!

    才管理公司两天,不把心思放在正道上,就开始做这些混账事。

    宋学武并不反对儿子做什么风流事,作为这么一个大企业的继承人,年少多金,发生一些逢场作戏的风流事,也无可厚非。

    但在公司内部发生这样的事情,尤其还带着强迫性质,宋学武不能接受。

    沉着脸进入办公室。

    张狂也随着一起进来,随手把门关上。

    “爸,你怎么好了。”宋之文情急之下有些口不择言,他等待这一天等了太久,好不容易坐在这个位置上,这才两天,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宋学武居然回来了。

    坐在老板椅上,宋学武目光不悦的看着宋之文,“怎么,你不希望我好,要我一辈子住在医院么!”

    宋之文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关心你的身体嘛,你的脚好了?那也应该多住几天,确保绝对康复再出院也不晚嘛。”

    嘴上这么说,宋学武心想,谁想你住一辈子医院,最好住进医院那个太平间才好呢!

    宋学武这些年为了公司,一直努力工作,平时疏于对宋学武的管教,父子二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比较少,宋之文对宋学武没有太深厚感情,甚至非常排斥父亲,一点都不喜欢宋学武的管教。

    “爸,是谁治好了你的脚。”宋之文说道:“我觉得很有必要好好感谢一下这个人。”

    至于感谢的方式嘛,只有宋之文自己最清楚。

    听到儿子这么说,宋学武脸上多少出现了一丝笑容。

    “你有这个心思,我很高兴。我能这么快出院,完全是小张的功劳,人就站在你面前,你替我好好谢谢小张。”宋学武指着张狂说道。

    什么!宋之文双眼死死盯着张狂,“你就是张狂!”

    宋之文的语气让张狂有些莫名其妙,我救了你爹,不是你的杀父仇人,怎么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