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张狂上任

    王强心中叫苦不迭。

    之前听到总裁宋学武任命张狂做安保部副部长,他还一肚子的记恨。

    他也是飞龙集团老人了,在内保队长这个位置上坐了几年,安保部只有齐理一个副部长,他认为不出意外,齐理应该会被任命为部长,副部长的位置,肯定有一个属于他。

    谁会想到,总裁会任命一个刚刚进入集团没几天的张狂做副部长。

    并且,没提齐理做部长。

    这等于把属于他的副部长位置堵死了。

    王强怎能不记恨张狂。

    记恨归记恨,王强却不敢当面挑衅张狂。

    谁会想到,张狂作为副部长,上班的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王强一脸尴尬,赶紧向张狂解释,“副部长,这是误会,大家可能还没有接到总裁的任命通知。”

    张狂也不想深究,毕竟这件事和内保队没什么太大关系。

    冲着王强点点头,“既然是这样,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工作吧。”

    王强赶紧带人离开安保部。

    细心的文员们发现,王强走的时候,满脑门子汗水。

    小影心里惊讶,都知道内保队平时的工作是负责总裁安全,很容易接触集团高层,这帮家伙,平时在集团很嚣张的,今天在这个新任命的副部长面前,怎么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吓得话都不敢说。

    这个新来的副部长,恐怕不简单。

    比她更有眼力的是那个丽丽,弄清楚张狂的身份后,丽丽心里忐忑起来,以后在安保部的工作,只怕是不好做了。

    “误会,天大的误会,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胖子齐理一脸虚伪,“昨天刚接到通知,还没来得及通知下面的人,这件事倒是怪我了,还望张老弟不要怪罪。”

    张狂不喜欢齐理这样圆滑的人,但生活在这个社会中,就是这样,形形色色的人都会有交集。

    “我初来乍到,对安保部还不熟悉,让齐部长多费心了。”张狂说的很客气。

    安保部的文员们都松了一口气,看来齐理出马,就是管用,刚才还不依不饶的张狂,这不也有所松动么。

    紧接着,张狂的一句话,却让安保部的文员们脸色非常难看。

    “不过我感觉安保部工作很轻松啊,好像没什么要紧事,一个个不是聊天就是上网,还有人打情骂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菜市场呢,闹哄哄的成什么样子!”

    张狂目光一一扫过众人,“飞龙集团用这么高的待遇,你们就是这么工作的么!”

    众人集体无语,安保部就是这样啊,自从安保部成立以来,也都是这样的,难不成来了个小年轻副部长,要改改规矩么。

    “听说安保部还在招收文员,我看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嘛。恰当的时机,我会向总裁建议,安保部可以撤销一部分人员编制,没必要养活这么多闲人!”

    张狂的一句话,把安保部上下得罪一个遍。

    齐理脸上很不好看,对于安保部的现状,齐理最清楚不过。

    集团内部肯定也知道这种现状。

    之所以没有做出改变,无非是利益关系罢了,能进入飞龙集团安保部工作的,哪个没有一点身份背景。

    说白了,这些人就是进入飞龙集团混日子拿工资的。

    总裁对这件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张狂又算什么东西。

    齐理心中冷笑,嘴上却说道:“那是,那是。是我平时管理不够严格,让张老弟见笑了。”

    一句话,就把张狂推到所有人的对立面,齐理不愧是老油子。

    文员们心里都松了一口气,齐理这么说了,肯定不会继续深究。

    旁边的赵玉林听明白了,张狂前后一番话,矛头对准的不就是他么。

    能进入飞龙集团安保部,赵玉林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托关系找熟人,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这个安稳工作。

    他可不想上班第一天,就被开除。

    换上一副笑容,看向张狂。

    赵玉林合计着,总归是有点交情的合租室友,自己开口,张狂总得给点面子吧。

    哪知,张狂看都没看他。

    对齐理说道:“齐部长这话就见外了,以后还希望我们能够好好配合,把工作做好。”

    风平浪静?齐理心说,这个小年轻,无非是来到安保部,给大家一个下马威罢了,看来以后安保部还掌控在他齐理手中。

    “小影,赶快去打扫一下办公室,带张部长去办公室。有什么需要,马上通知我。”齐理又拿起了副部长的派头。

    张狂办公室位置挨着齐理的办公室。

    很快收拾一遍,张狂进入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飞龙集团待遇很不错,安保部副部长顶多算是集团中层,独立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关上门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坐在舒适的沙发上,张狂自己都觉得好笑。

    上辈子来飞龙集团应聘,被打成重伤,导致几年受罪。

    这辈子再来飞龙集团,这才几天,就坐在了安保部副部长的位置上。

    这个位置,固然不可能让张狂满足,比起他上辈子的成就差了太多。

    但要考虑到张狂目前的身份,一个才开始实习的大学生,就能有这样的工作,不知道羡慕死多少人。

    没看到外面那个赵玉林么,家境也算是不错了,父亲在家乡小县城是一个科长,赵玉林能进入飞龙集团安保部,都乐得到处招摇。

    正想着,外面传来敲门声。

    赵玉林推门进来,站在张狂面前,忐忑不安。

    今天早晨,赵玉林还是满面春风,准备开启自己的人生全新生活。

    却没想到,转眼之间从天堂跌入地狱。

    打死他都不会想到,这个合租室友,居然来了个华丽丽的大转身,变成了飞龙集团安保部副部长,变成了他的顶头上司!

    还有没有天理啊!

    早知道这样,合租的时候,就该和张狂打好关系。

    刚才就不该嘲笑张狂,就应该主动给张狂收拾办公室。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赵玉林心里很清楚,能不能保住这份工作,还要看张狂的脸色。

    形势逼人啊,不想向张狂低头也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