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断手

    “是谁打了我的兄弟,给我站出来!”大块头铁山人如其名,走起路来,带给人山丘迎面而来的压迫感。

    这下出大事了!

    这个铁山一看就不是好惹的,正在吃烧烤的客人们,纷纷停下吃喝,看着这边。

    “年轻人太冲动了啊,这下糟了吧,一顿打是跑不掉了,没准还得赔人家钱。”旁边座位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

    “现在这年头,就不该多管闲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刚才忍一下也就过去了,非得弄出这么大动静。”

    听到这些议论声,张狂心里就很不乐意。

    明明是那几个黄毛胡作非为,被他教训一顿,怎么听上去,胡作非为的好像是他呢。

    “就是他!山哥,就是这个人打了我!”带头的那个黄毛,一眼就看到了张狂,“好小子,你居然没走!”

    张狂和唐晓娇背对着黄毛,看都不看他。

    “就是你打了我的兄弟么!小子,你胆子很大啊,拿一万块给我兄弟看病,不然今天老子弄死你!”大块头铁山冲着张狂和唐晓娇这边走过来。

    “山哥,打断这个家伙的手!”带头的那个黄毛一脸贱兮兮的在铁山耳边说道:“山哥,你看那个女的,身材那叫一个棒,带回去爽爽。”

    靠近张狂的几桌客人,吓得纷纷离开座位,躲得远远的。

    张狂还是没理会铁山,一手拿着烤串,一手端着扎啤,吃喝的不亦乐乎。

    被张狂无视,铁山气不打一处来,一步来到张狂这张桌子前。

    “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小子!我和你说话呢,没听见么!”

    “抬起头来,我们山哥和你说话呢!”有铁山撑腰,那几个黄毛也来了精神。

    张狂不紧不慢的放下扎啤杯子,抬头看着铁山,“吃个烧烤也不消停。”

    看清楚张狂这张脸,铁山的嚣张气焰一下子熄灭,结结巴巴的说道:“张,张狂!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他,要不是张狂,我可就被你的小弟毁容了。”唐晓娇忍了老半天,这时候才抬起头,目光不悦的看着铁山。

    更可气的是,黄毛刚才居然说,让铁山把她带走,回去爽爽!

    “唐助理!你也在!”这下子,铁山彻底不淡定了。

    “你就是他们的靠山?给你的小弟出头露面,是不是要动手打我呢。”张狂似笑非笑的盯着铁山。

    没错,这个铁山,就是飞龙集团内保队的队员。

    几天前,张狂进入内保队,考核的时候,没有选铁山而是选了鬼手。

    一想到鬼手被废掉的手,铁山心里一阵惧意,他和鬼手不相上下,而这个张狂,却一招废掉鬼手,相比之下,他哪敢和张狂动手。

    今天的事情,说严重也很严重,只要唐晓娇在总裁面前一句话,铁山就会丢了这个工作。

    闷热的天气,铁山却感觉到阵阵凉意。

    “你说什么呢!我们山哥一巴掌拍死你!”带头的那个黄毛,还有些没弄清形势,冲着张狂叫道。

    “聒噪!让他闭嘴!”张狂脸色一沉。

    铁山犯了难,不管怎么说,黄毛是跟随他的小弟,张狂的话又不得不听,人家现在可是安保部副部长,是他们内保队的顶头上司。

    “怎么,让你很为难。”张狂作势起身,“要不要我亲自出手呢。”

    一句话,把铁山吓了个半死,张狂亲自出手,那还了得,一巴掌下去,还不得把黄毛打死。

    “不必了,不必了,怎么好劳动张部长大驾呢。”铁山转回身,冲着黄毛骂道:“不开眼的东西,谁都敢得罪!还不赶快向张部长赔礼道歉!”

    张部长?什么部长?

    这年头,跑业务卖保险的都叫经理,买菜的都敢给自己挂个后勤部长的名头。

    “山哥,这个人什么来头?”黄毛试探的问道,他看出来了,自己搬来的这个救兵,完全不管用啊。

    在这两个年轻人面前,山哥好像是气势不足。

    “你给我闭嘴!”铁山狠狠瞪了一眼黄毛。

    “张部长,实在抱歉,小兄弟不懂事,你看,这件事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他们几个。”铁山换上一副笑容,冲着张狂和唐晓娇点头哈腰。

    面前这两位,一个也得罪不起。

    铁山前倨后恭的变化,让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大跌眼镜,原以为会打起来呢,谁承想人家认识,而且这个小伙子,似乎能力很强。

    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那个黄毛,“打断一只手,滚吧。”

    铁山眉头紧皱,张狂油盐不进啊,好话说了一堆,张狂还是这个态度。

    “张部长,都是自己人,别这样。”铁山当然不可能打断自己兄弟的手。

    “谁和你是自己人,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张狂擦了擦手站起来,“既然你下不去手,我来!”

    随手抄起一根穿肉串的竹签。

    铁山先是一愣,然后一脸轻松,一根竹签还能把人怎么样,只要不被戳到眼睛,顶多出点血疼一下。

    被张狂用竹签炸一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结果倒也不错。

    “伸手!也别说我欺负你,我就用这根竹签,照着你手臂抽一下,不管结果如何,这件事就算过去。”张狂用竹签指着黄毛。

    黄毛笑了,到底还是山哥给力,这个年轻人再怎么嚣张,最后还不是给山哥面子。

    竹签抽一下,还能死啊。

    想也没想,黄毛痛快的伸出胳膊。

    “呜!”手起竹签落。

    啪的一声,竹签抽打在黄毛的小臂上。

    “啊!”黄毛的惨叫声,听上去心惊肉跳。

    “有这么疼吗?这个家伙可真会演戏。”旁边看热闹的人们,摇头不已,这场戏太没劲,演技太假。

    “黄毛,你没事吧!”铁山看出了端倪。

    黄毛平抬的小臂,明显垂了下去,极有可能是小臂的骨头被抽断了。

    听上去不可思议,竹签比筷子还要细很多,居然能把黄毛的小臂骨头抽断。

    但就是这么神奇,铁山仔细观看,黄毛小臂的肌肤没有伤痕,里面的骨头肯定是断了。

    “张狂!你欺人太甚!我已经向你赔礼道歉,你还不依不饶,真当我铁山好欺负么!”铁山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