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谈判

    秦锋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竞争对手,对他来说很不利。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拖延这几天,实验室出结果后,立即联系张狂,开始推广上市,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毕竟他和张狂的合作,只是口头协议,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

    现在张狂寻求新的合作伙伴,这也是正常举动,他不也是想要更改合作方式,谋求更大利益么。

    “张狂,要不这样吧,我们见面详谈如何,电话里也说不太清楚,你给我个地址,我这就去你那边。”秦锋觉得,只要掌控肯见面,他就有办法说服张狂。

    张狂和唐晓娇对视一眼,觉得来家里谈事情不妥。

    “秦哥,这样吧,还是我去你那边吧。”张狂说道。

    秦锋一想也好,“那我就恭候大驾光临了,不管能否谈成合作,还请你给哥哥一次机会,见面谈谈。”

    如今,秦锋已经无法再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挂断电话,唐晓娇兴奋的看着张狂,“行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下子,一个电话,就把谈判的主动权掌握在手中。”

    张狂笑了:“不要以为我只会炼丹,只是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罢了。准备一下,咱们过去。”

    秦锋焦躁不安的等着,心里埋怨自己好几次,这样的大好机会,如果因为自己的犹豫不决错过,将来后悔都来不及。

    他也想过,张狂电话里说的话,很可能是托词,是张狂编造出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朋友,更没有其他合作伙伴。

    但那重要么,有这样的神奇药物,张狂绝对有资格和任何人谈判,没有百草坊,他也可以寻求其他合作伙伴。

    不过既然张狂还和他见面,就还有机会继续合作。

    看看张狂来了后怎么说吧。

    秦锋忐忑不安的等着。

    没多久,张狂和唐晓娇上来,秦锋多少松了一口气。

    “两位快请坐,喝点什么。”秦锋热情的不得了。

    “都是熟人了,秦哥不要太客气。”张狂坐在沙发上,“秦哥,这件事很抱歉,让你帮我准备场地,又帮我弄了炼丹炉,最后我们却没有达成合作,实在抱歉啊。”

    秦锋笑了,“没什么,你不也是帮了我的大忙么,这么说可就外道了。”

    “张狂,能透露一下你和那边的合作方式么,或许我这边可以给你更加宽松的合作条件,你也可以有一个更好的选择方式,对吧。”秦锋也不啰嗦,直奔主题。

    “还是让娇娇说一下吧,基本都是她负责操作,我不太喜欢参与这些事情。”这是来之前,张狂和唐晓娇商量好的,所有商业上的事情,都交给唐晓娇负责。

    张狂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管这些事情。

    “唐小姐,能详细说一下么。”秦锋期待的目光看着唐晓娇。

    看得出来,张狂对唐晓娇很信任,两个人的关系,绝对没有张狂所说的同事那么简单。

    “秦先生,是这样的。”唐晓娇说道:“我和张狂研究了一下,人工制作药物的方式,实在不利于发展,这样的模式也是不健康的。然后我们研究了一下,设计了一个简单的自动生产设备。”

    “然后有人决定和我们合作,我们这边以设备和技术建厂,对方提供启动资金和场地,以及帮助我们办理各种审批手续。”

    说到这里,秦锋轻笑道:“这样的条件,百草坊完全可以满足你们啊,你们所说的这些事情,都不是问题。”

    唐晓娇淡然一笑:“如果只是这样,我们也不会动心。主要是对方给出的条件,让我们无法拒绝。”

    “说来听听。”秦锋已经意识到,张狂电话里说的事情,都是子虚乌有。

    “对方负责推广宣传以及销售,并且低价提供原材料。换句话说,也就是我方只负责生产,其他所有事情,都由对方来完成。”唐晓娇说道。

    “这也没问题,百草坊不敢说全国规模最大,至少在东三省,暂时还找不到太强的竞争对手,无论推广销售还是提供原材料,百草坊都是最好的选择。”秦锋信心十足。

    这也是百草坊的底气所在。

    “其实主要打动我们的还是对方提出来的利益分配。”唐晓娇严肃的说道。

    秦锋笑了,这才是最主要的。

    “他们给了你们什么更加优惠的条件?当初,我可是答应张老弟,百草坊只拿销售额的百分之二。要知道,这个分配方式,还不够我们百草坊的各种费用呢,这可是赔本买卖。”

    秦锋说的有点夸张,但百分之二销售额作为百草坊的利润,的确赚不到什么钱。

    “对方给的条件是?”秦锋心中吐槽,分明就是张狂想要的条件,偏偏说的这么隐晦。

    “百分之十,对方要销售额的百分之十作为合作条件。”唐晓娇说道。

    秦锋皱着眉头,想了老半天没有说话。

    百分之十,实在太低。

    比如说,如果培元丹年销售一千万,百草坊只能拿到一百万。

    这一百万,对于百草坊来说,实在是少了点。

    见秦锋犹豫不决。

    张狂看了一下时间,“秦哥,实在抱歉,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改天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这下,秦锋真的着急了。

    他不敢保证,张狂走了之后,还会不会再次和他谈判。

    这又不像是两个大公司,超级大集团那种谈判,往往要谈判很久,中间很长时间互相不沟通交流,也是正常情况。

    万一张狂脾气犯倔,再不给百草坊机会,那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等一下。”秦锋赶紧叫住张狂,“吃饭是小事,再说说合作的事情。”

    张狂不说话,等着秦锋继续说。

    他现在已经不急于和百草坊合作,创业初期肯定是艰难的,实在不行再找其他合作伙伴,大不了自己来,顶多稍微晚一些。

    “说实话,我对培元丹的未来很看好。”秦锋也不掩饰,“越是这样,利益分配就显得更重要。如果能把培元丹做成一个拳头产品,市场是无限大的。百草坊拿不到足够的利润,我对百草坊,对家族都无法交代,希望你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