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被吓尿的宋之文

    位于高级病房内的众人,只是吸收了轻微的一丝黑烟,就觉得头昏脑涨,体质稍弱的人,都要扶着墙才能站稳。

    张狂不动神色,手掌搭在唐晓娇肩膀上。

    一丝细微灵气输入到唐晓娇体内,帮助唐晓娇化解这道黑色烟雾。

    至于其他人,张狂才懒得管呢,反正死不了人,三五天之内,身体会有些不适感,过了三五天,也就没事了。

    高级病房内一片寂静。

    只有众人浓重的呼吸声音。

    刚才这一幕,实在太惊心动魄,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惊悚,让人有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

    “那个,宋总,你安心让张狂治疗,我们先出去了。”田启光感觉头晕目眩,绝对和刚才的黑色烟雾有关系。

    一想到病床上的宋学武,田启光一刻都不敢多留,就怕再有什么诡异的黑烟,多吸进去一些,还不得要人命啊。

    第一医院的专家们,赶紧跟着田启光一起跑了。

    谁也不愿意在病房内多呆片刻,以后都尽量不来这间病房。

    “你们两个留下吧,你们可都是宋总最亲近的人,这样的重要时刻,必须要留在病房内,万一出现了什么情况,比如再出现刚才类似的东西,你们也好帮我作证,绝对不是我治疗有问题。”张狂看着秦丽和宋之文。

    宋之文早就被吓尿了,这不是形容词,而是真正的吓尿裤子了。

    只是这个时候,谁也不会笑话宋之文,别人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不!不!我要出去!我头昏脑涨,我要去检查一下。”宋之文可不敢再多留片刻,万一再吸入那种黑烟,还不得要了他的命!

    秦丽脸色一阵变化,她只知道这条手链具有奇异功能,可以实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却没想到,手链内还有这样诡异的东西。

    她这个贵妇,哪见过这样的惊心动魄场面,没被当场吓得昏迷不醒,就已经算她心理承受力超人一等了。

    再让她留在这里,打死都不敢。

    “哎呀,不行,我也是头昏脑涨,之文等等我,我也要一起去检查一下。”秦丽就要出去。

    张狂挡在秦丽面前,“夫人,你就这么走了可不行,万一我治疗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我这人怕摊责任,可不敢让你和宋之文出去,你们必须留在这里,做个见证。”

    “张狂!你想干什么!”宋之文大怒。

    “废话,当然是让你们一起在这里做个见证,无论能否治好宋总的病症,都和我的治疗方式无关。”张狂就是不肯放他们母子离开。

    “张狂,小张,我们相信你,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都和你没有关系,这总可以了吧。”秦丽苦苦哀求,她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滚吧!”张狂也没想非要留下他们母子,无非是给他们一点教训罢了。

    “我警告你们一句,最好识相点,不要想着日后找我的麻烦。一旦被我发现,你们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别怪我没提前警告你们!”张狂面带凶光,狠狠盯着宋之文和秦丽。

    这一对蛇蝎心肠的母子,都能对宋学武下手,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以后肯定会报复张狂。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张狂也不再有什么顾忌。

    他不想破坏这个世界的规矩,不想因为一些小事杀人。

    但要是有人欺负到他的头上,也就别怪他不守规矩。

    终于清静下来了。

    张狂这才来到宋学武窗前。

    让李忠把宋学武的袜子脱下来,然后打开窗子通风。

    宋学武目光呆滞,任凭张狂和李忠摆弄。

    尽管之前张狂说手链有问题,宋学武也有些怀疑,却没有完全肯定。

    经过那样一幕,不由得宋学武不相信。

    同床共枕的亲人,居然对他下这样的毒手。

    宋学武不相信秦丽不知道手链有问题。

    宋学武清楚的记得,半年前秦丽前往东南亚旅游,回来后带给他一串手链,说是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实际上,宋学武的生日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但宋学武还是很高兴,一直带着这条手链。

    他还记得,秦丽对他说,这条手链,是秦丽在东南亚某座著名寺庙求来的,经过某位著名*师亲自做法开光,具有佛力加持,具有强健身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为此,宋学武很高兴,经常有意无意的向别人显示,这是夫人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却没想到,这串手链的终极功效,是为了要他的命!

    宋学武心如死灰,他甚至想要放弃治疗,就这么一死百了算了!

    张狂动作很快。

    宋学武这次的情况比上次要轻很多,所以在张狂一次能力范围之内,就将全部奇异气息逼迫到双脚。

    然后用唐晓娇那根胸针,在宋学武叫上刺穿两个小洞,将黑色物质排出来。

    做好这些,张狂也有些气喘吁吁,体力消耗非常严重。

    取出培元丹,不需要全部吞下,只是吃掉小半枚,片刻就将消耗的体力补充好。

    看到宋学武虚弱的身体,张狂心说,既然做了,索性好人做到底吧。

    用指甲挑下来黄豆大小的一块培元丹,放入宋学武口中。

    宋学武此刻,内心还在挣扎着,做着剧烈斗争,完全没有任何自主意识,任由张狂摆布。

    “小气,就给这么点培元丹。”唐晓娇嘟囔道:“宋总还能亏待你啊。”

    张狂无奈,“娇娇,你懂什么,这可是纯度更大的培元丹,给宋总服用这些,已经很不少了,超量的话,培元丹内蕴含的强大能量,会撑爆宋总的身体,导致全身血管爆裂而亡,难道你希望见到宋总那样么。”

    “这么厉害!”唐晓娇吓了一跳。

    培元丹入口即化。

    张狂亲手炼制给自己服用的培元丹,当然不是拿给秦锋的培元丹,效果完全不一样。

    说话的这一会,培元丹药力已经遍布宋学武全身。

    所有疲倦感一扫而空,宋学武突然感觉精神振奋,前所未有的精神,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好像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