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玉剑

    能让他叔叔随便一张嘴,就说出一两个亿的东西,必然不是俗物。

    况且,这还只是随口一说,最终的成交价,肯定要高于这个价位。

    王启昀心中合计着,到底是什么宝贝,让叔叔这么动心,不惜下了血本,拿出这么多钱购买。

    展台上,品鉴大会已经开始。

    马老六站在站台上侃侃而谈,“多谢各位给我马老六这个脸。看到今天到场的各位贵宾,我马老六倍感荣幸。”

    张狂知道,这个马老六,就是富贵山庄的主人。

    马老六背景强大,据说黑白两道通吃,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

    “今天请各位品鉴的东西,一共有十件。还是老规矩,展示的顺序由低到高。先总体介绍所有十件东西,给各位一个直观印象,然后再从第一件开始,展示细节。”马老六命人打开投影仪。

    出现在背投上的第一件物品,是一尊青铜鼎。

    古朴造型透着古香古色,一看外表,就是一件难得的好东西。

    对于这样的古董,张狂没什么兴趣,他又不是古董收藏者,给他这样一件古董,倒不如给他同等价值的货币呢。

    马老六大致介绍了一下这件青铜鼎,据说是商周时期的古董,从中原地区某处墓葬挖掘出来的。

    出土后几经周折来到了东宁市。

    大家都心知肚明,所谓的出土,无非是盗墓。

    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倒也不必担心太多,正常拍卖到手,就是他们个人藏品,没人会找到他们头上。

    况且马老六这里绝对安全,不然他们也不会前来参加品鉴大会。

    第二件物品,是一幅画,据说是某位大师的真品。

    如果都是古董,张狂就觉得没意思了。

    他没有那个爱好,对这些古董完全没兴趣。

    当第五件物品出现在背投上,顿时引起了张狂的兴趣。

    一把玉剑!

    这把玉剑剑柄和剑刃合起来,只有一尺长,更像是一把稍长一些的匕首。

    玉剑一面雕刻着龙纹,另一面是一个奇怪的面具图案。

    马老六介绍道:“这把玉剑年代不明,出土地不明,具体的材质也不太好确定,所以价格方面,定为中等。”

    正常来说,常见的玉质,有缅甸玉和田玉岫岩玉等等。

    而这把玉剑的材质很特殊,经过多位玉器专家和考古专家的鉴定,都无法判断玉质产自何地。

    从考古方面鉴定,通过造型纹饰和制造手法,应该可以断定大致的年代。

    而这把玉剑,从各个方面鉴定,多位专家都无法给出准确的年代。

    所有参与鉴定的专家都表示,这把玉剑来历不明,要么是一件震惊考古界的宝贝,有着划时代的巨大意义。

    要么就是后世的仿品,而且还是一件极其失败的仿品。

    仿制玉剑的人,对于古董完全不懂,随便臆造出来的这么一件东西。

    专家这样说也是有道理的。

    但凡是出土玉器,因为长时间埋藏于地下的缘故,都会有沁色。

    这把玉剑光亮如初,崭新铮亮,和刚刚制作出来没什么区别。

    所以,从各个方面来看,这把玉剑更像是一件现代人制作的工艺品。

    马老六敢把这样一件玉器拿出来拍卖,也承受了很大压力。

    玉剑的影像出现在背投上,张狂马上来了兴趣。

    没有看到实物,无法断定玉剑的品质。

    但从玉剑两面篆刻的图案判断,张狂得出一个惊人结论。

    这把玉剑不是古董,更不是所谓的墓葬品,而是一把飞剑!

    没错,张狂一眼看出,这把玉剑就是修炼者所用的飞剑。

    不同于练武之人所用的宝剑。

    结合生产力和生产方式变化,练武之人所用的宝剑也随着时代变化,从最初的石剑转变为青铜剑,到后来的铁剑,再后来的百炼钢。

    修炼者所用的飞剑,材质不拘一格,全凭个人喜好和所能找到的材质。

    材质越好,锻造出来的飞剑品级也就更高。

    通过背投上的影像,张狂判断,这把玉剑的材质不属于地球,应该来自于地球之外的世界。

    能在这样的品鉴大会上,见到地球之外的东西,实在太难得了。

    张狂有一种冲动,他要上去,拍下这把玉剑!

    马老六寥寥数语介绍完这把玉剑,开始介绍下一件物品。

    张狂的心思都放在玉剑上,对其他东西毫无兴趣。

    很快,来到了最后一件物品。

    这是此次品鉴大会的重头戏。

    马老六还没开始介绍,所有人都停止交谈,目不转睛的盯着背投大屏幕。

    张狂暂时收回心思,开始关注最后一件物品。

    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放着一个药丸。

    丹药!居然是一枚丹药。

    这倒是很出乎张狂的意料。

    在这个品鉴大会上,重头戏居然是一枚丹药。

    只是通过大屏幕,看不出这是什么丹药,张狂很好奇。

    能在这样的品鉴大会上作为压轴出场的丹药,必然非同凡响。

    要不要上去一下呢。

    张狂想要拍下那把玉剑,更对这枚丹药感兴趣。

    神识探查周围情况。

    把他们这些随行人员安置在一楼,准备了足够的饮品和食物,就没人再关注他们了。

    想来也是,这里规矩森严,谁敢趁机溜到上面去。

    神识又探查了一下上面的情况。

    二楼和三楼没人把守,只是在四楼的入口,有人守着。

    这就好办了!

    张狂轻声对唐晓娇说道:“我突然有点肚子疼,去卫生间方便一下,不用管我。”

    唐晓娇笑道:“你这个家伙,来到这里就没闲着,吃坏肚子了吧。快去快回,千万别乱走。”

    张狂点头,“我明白。”

    迟疑了一下,张狂又说道:“我去完卫生间,出去透透气,不习惯这里的气氛。”

    唐晓娇也没多想,再次叮嘱张狂不要乱跑。

    张狂转身去了卫生间。

    见左右没人注意,转身离开卫生间,快速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一路顺畅来到三楼。

    再往上走,可就是四楼入口,上面有守卫了。

    就这么上去,肯定会被赶下来。

    张狂当然有他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