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混进去

    从三楼悄无声息上四楼太简单了,张狂打开窗子,纵身向上翻,同时用脚勾住窗子关好。

    如同壁虎一样,沿着滑溜溜的外墙壁向上爬,双手紧贴在外墙壁上,来到四楼窗子下面,抬手贴在窗棱上,运用神识操控闭锁小装置,轻松打开窗子。

    翻身跳进去,随手关好窗子。

    这一切不过是三秒钟,完全没人注意到这里。

    直奔四楼正在开品鉴大会的大厅。

    来到大厅外,被两个彪形大汉拦住,“这位先生,请止步,闲杂人等不允许进入!”

    张狂脸色一沉,“混账东西,本少爷居然成了闲杂人等!不就是去了一趟卫生间么,难不成你们富贵山庄的卫生间不允许用!”

    两个彪形大汉一脸的呆滞,这位是谁啊,说话怎么这么冲!

    “我刚才出来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不允许呢!出来一趟就不允许进去,这是谁规定的!信不信我去找马老六!本少爷还真就不信了,胆敢拦着我,弄死你们两个!”张狂活脱脱一副纨绔富二代的架势。

    左边的那个壮汉赶紧陪着笑脸说道:“这位大少,恕我们哥俩有眼无珠,请问您是哪位?”

    “宋之文!飞龙集团的宋之文听说过吧!”张狂垮着脸说道:“都怪马老六,好端端的一场高端宴会,他居然用假酒骗老子,害得老子喝坏了肚子,不得不跑去一趟卫生间,把马老六给我叫来,看他怎么赔偿老子医药费!”

    看门的两个壮汉一脸苦笑,心说这位大少还真敢说话。

    在富贵山庄这个地盘,敢直呼马老六这三个字的人不多啊。

    两人当然知道飞龙集团是哪家大公司,却不知道飞龙集团总裁,今天还带着儿子宋之文来参加宴会。

    转念一想似乎也对,这样的场合,完全是上等人物聚会。

    宋学武带着儿子前来开开眼界,拓宽一下人脉关系,培养下一代,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看这位大少的表现,只怕是未必能承担起飞龙集团的重担啊。

    两个人不敢慢待,“宋少您请,我们哥俩身份低微,可不敢惊动马爷,您请自便。”

    开玩笑,一旦惊动了马老六,且不说他们的饭碗保不住,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还两说着呢。

    张狂大摇大摆进入展厅。

    幸好这个门口没有正对着展台,不然的话,张狂可就要来一次万众瞩目了。

    即便是这样,站在展台上的马老六,也看到了张狂。

    马老六不记得这个年轻人是哪位带来的,眉头稍稍皱起,心说这个年轻人真没规矩,品鉴大会都已经开始了,他才来到,这样的人,成不了什么气候!

    张狂不需要多看,就知道宋学武在什么位置,直奔宋学武所在的位置。

    看到张狂坐在宋学武身边,马老六心中疑惑。

    莫非这个年轻人,就是宋学武的儿子宋之文?

    他可是没少听说这个富二代的光辉事迹,什么喝酒打架玩女人,反正没一件好事。

    马老六心中暗想,可惜宋学武一世英名,居然培养出这么一个败家子,飞龙集团交到宋之文手里,用不了几年就得败光!

    也不怪马老六误会。

    张狂做到宋学武身边,宋学武惊讶的看着张狂,低声说道:“你怎么上来了。”

    看到宋学武如此吃惊,怕宋学武坏了他的好事,张狂赶紧说道:“宋总,不是你告诉我上面要鉴赏一些好东西,让我上来帮你鉴赏一下么。”

    说着,张狂向宋学武眨眨眼。

    宋学武恍然大悟,他不知道张狂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上面正在进行品鉴大会,肯定是张狂知道消息后,想要上来长长见识。

    马老六举办的品鉴大会,没有严格的人数限制,每个参与品鉴大会的嘉宾,都可以带一两个随行人员。

    宋学武原本想带宋之文一起参加品鉴大会,让宋之文增长一些见识,顺带拓展一下人脉,为以后铺路。

    宋之文不争气,所作所为太让宋学武失望,所以宋学武也就没有带上宋之文。

    宋学武没有追究张狂是怎么上来的,他知道以张狂的身手,想办法混进品鉴大会,也不是什么难事。

    宋学武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既然来了,那就坐吧。”

    他没多想,心说张狂再大的胆子,敢混进品鉴大会,肯定就是为了长长见识,还敢怎么样。

    坐在王胖子旁边的王启昀吃惊的看着张狂,“你不是飞龙集团的什么安保部部长么,也有资格参加这样级别的品鉴大会?”

    王启昀摸不清张狂的底细,按理说能参加这样的品鉴大会,身份肯定不一般。

    就算是跟着宋学武来的,那也是宋学武的绝对心腹。

    要知道他也是跟着他的叔叔,才有资格参加品鉴大会。

    一想到这个张狂的实力背景也不比他差,王启昀心里很不是滋味。

    张狂斜着眼看了一眼王启昀,“怎么,就允许你参加品鉴大会,我就没有资格么!”

    一句话说得王启昀哑口无言。

    在没有弄清楚张狂的背景之前,他还真不敢太放肆。

    他的叔叔王胖子虽说有一定的实力,在东宁市也是风云人物,但和宋学武比起来,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飞龙集团是天奉省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实力太雄厚。

    倒是王胖子,对张狂另眼相看,能跟在宋学武身边的年轻人,日后的成就肯定不得了,绝对是东宁市上层圈子中的一个。

    “启昀啊,你们认识?那就好,都是年轻人,以后多多交流,对你们都有好处。”王胖子自以为是,想要提醒王启昀,和张狂打好关系。

    他却不知道,王启昀把张狂当成了情敌。

    在这样的场合,王启昀也不敢当众翻脸,目光不善的瞪了张狂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坐在王胖子身边。

    王启昀多少听过一些关于马老六的事迹,敢在富贵山庄乱来,他叔叔都保不住他。

    这个时候,品鉴大会已经开始。

    马老六让人拿上第一件物品。

    “各位,原定于第一件品鉴的物品青铜鼎体积较大,搬运不是很方便,临时把第一件物品换成了古画,青铜鼎将会在第二位置登台。”马老六宣布道。

    临时打乱品鉴顺序,对品鉴大会没什么影响。

    古画展现出真面目,马老六介绍这副古画。

    下面的来宾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来,看得出来,有不少人对这幅画感兴趣。

    宋学武饶有兴致的问王胖子,“王老板,我很看好这幅画,王老板你要不要参与一下呢。”

    却不料张狂冲他很隐蔽的做了一个摇头动作。

    宋学武有些不悦,张狂这小子在干什么,让张狂留在这里,是给张狂一个机会。

    他和王胖子说话,张狂有什么资格胡乱参与,摇头晃脑成什么样子。

    “张狂,这样的场合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宋学武很不满的低声说道。

    张狂没往心里去,压低声音说道:“宋总,这幅画不对劲,不要参与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