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众矢之的

    宋学武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张狂,且不说张狂的判断是否准确,但他表现出来的这份沉稳,以及处理事情的方式,让宋学武刮目相看。

    这可比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强了太多。

    今天拍卖的物品只有十件,数量少来宾多,十件物品各不相同,分属于十种类型,每一种物品的针对性都很强。

    喜欢古字画的来宾,马上对这幅明代画家关思的山水图,展开了竞价。

    那位姓张的来宾,刚刚给出一千两百万的价格,马上就有人加价,“我出一千五百万!”

    不愧是东宁市上层圈子的拍卖会,马老六要求每次加价不低于一百万,这才两次喊价,就提升到了一千五百万。

    展台上的马老六刚要说话,另一边立即有人跟着加价,“一千五百万可对不起大画家关思的名气,我出两千万!”

    这次喊价的是王胖子,喊出了两千万的价格后,王胖子得意的看着周围。

    王胖子展示出势在必得的架势,他却没注意到,马老六眼底闪过的目光。

    然而,王胖子的两千万也没维持多久,紧接着又有人跟着提价。

    竞争场面很激烈,没几分钟就把这幅山水画的价格提升到了三千万。

    张狂嘀咕了一句:“这些人都疯了么,一幅赝品,居然给出了三千万的价格。”

    他的声音很低,以为除了宋学武,没人能听到呢。

    却不料隔着宋学武不远,另一边的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突然向他这边看过来,饱含深意的目光,把张狂吓了一跳。

    不会吧,这个老头的听力这么好。

    不可能!正常人的听力再好,也不可能听到他的话。

    张狂不由得多看了这个老头一眼。

    这一眼,让张狂吃了一惊,这个老头不一般啊!

    身体健壮,气息悠长,整个人有一种无尽力量感,从外貌判断,老头应该有七十岁,给人的感觉比二十岁还要富有活力。

    张狂瞬间作出判断,这个老头不是普通人,应该是一个习武之人,而且属于最顶层的那种习武之人!

    发现张狂关注那位老者,宋学武心头一动,张狂的身手非常好,面对那样的凶险,都能化险为夷,显然也是一个高手。

    何不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张狂。

    “小张,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我们天奉省,乃至整个东北的一代传奇人物,钱老。”宋学武说话的语气非常客气。

    张狂点头示意,“钱老你好。”

    钱老目光疑惑的看着张狂,他在张狂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却又不是很明显,几乎是一闪即逝,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钱老有些不敢相信,那种气息,是他梦寐以求所不得的境界,这个年轻人才有多大,看上去顶多二十三四的样子,怎么可能具有那样的气息。

    “小伙子你好,不知道怎么称呼啊。”钱老说话的语气很平易近人。

    这让宋学武大为惊讶,熟悉这位钱老的人都知道,钱老脾气很特别,平常人和钱老说话,钱老理都不理,就算是天奉省的那些达官贵人,想要见钱老一面,都得看钱老的心情。

    就是这么一位脾气奇特的传奇人物,居然对张狂这个小年轻这么客气。

    宋学武心中对张狂的评价,又有了全新认识。

    “我是张狂,在飞龙集团工作。”张狂说道。

    “小张,刚才你说这幅关思的山水图是假的,可有什么依据么。”钱老说话声音洪亮,颇有老当益壮的味道。

    这句话不要紧,展厅内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顿时,上百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这边。

    张狂一脸无语,这老头什么意思,这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么。

    张狂虽然不在乎这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也不在乎那位马老六,但被这个钱老这么一说,他变成了众矢之的,心里非常不痛快。

    钱老似乎并没意识到自己不该大声张扬,反而继续说道:“小张,你尽管说,有我在,这里没人敢难为你。”

    宋学武不由得苦笑,在这个场合,有钱老的面子,当然没人敢难为张狂,富贵山庄的主人马老六,也不敢拨了钱老的面子。

    但离开这个场合呢,那些打了眼的来宾,肯定会记恨张狂。

    马老六也不是寻常人物,张狂拆他的台,马老六以后肯定会找机会报复张狂。

    钱老一句话,给张狂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年轻人的话岂能当真,小张没什么见识,觉得一幅画价值几千万,可能无法接受吧,钱老不必当真。”宋学武对张狂还是很有好感的,尤其张狂几次救他,宋学武可不希望张狂遭到什么报复。

    “这位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我马老六拍卖的这幅山水画是赝品,我倒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道理!”展台上的马老六脸色阴沉似水,冲着张狂走了过来。

    “老马,何必和一个不懂事的年轻人计较呢,他说错了话,我让他道歉。”宋学武不惧马老六,却要为张狂考虑一下。

    “他没有胡说,刚才我们过来鉴赏这幅山水画之前,他就说这幅画是赝品!”王启昀完美补刀,关键时刻狠狠给张狂来了致命一击。

    马老六冷笑道:“看来这位小兄弟对古字画很有造诣啊,不妨说来听听!”

    好端端的一场拍卖会才开始,就要被这个毛头小子搅黄,马老六动了杀机。

    “马老六,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老头子和这位小兄弟闲谈而已,你们进行你们的。”那位钱老不悦的说道。

    马老六赶紧陪着笑脸,“钱老别误会,我就是好奇,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兄弟,对古玩字画也有研究。”

    马老六前后变化速度堪比变脸,也体现出这位钱老的能量。

    钱老没理会马老六,对张狂说道:“小兄弟,你不妨说说看,这幅山水画到底哪里不对。”

    张狂不明白这个老钱头到底什么意思,自己好像没得罪他啊,非要这么逼自己。

    看来不拿出点真本事,恐怕是镇不住场面了。

    正要说话,看到展台那边的王胖子一脸苦色,手捧着那幅山水画,在王胖子身边的王启昀,则是一脸的怒火。